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三弃公子在线阅读 - 生包子记3

生包子记3

        胭脂站在屋外喂鸟,她做的鸟食是方圆百里最好吃的,山里的鸟嘴都给她养叼了,每隔几日就来要,好几只是往日被她弄秃了的,现下好不容易头上的毛长了回来,见了她不敢多话,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她认出来又楸秃了去。

        七煞其中一只见这群鸟吃得欢忍不住尝了一口,差点呸出了肺,这甜不甜咸不咸的还没糖葫芦好吃,怎么下得去口。

        其他几只见了也一只接一只地尝了,没想这般难吃,便开始一只只七嘴八舌相互埋汰起来不早说,没说几句就又开始扭打成一团。

        鸟儿淡定地吃着鸟食让开了一小块地皮,这几只黑乎乎的玩意儿自来了就没消停过,山里的精怪早见怪不怪了。

        “娘亲~”小包子还没到,小奶音已经远远传来。

        胭脂一转头,就见三只短腿小包子争先恐后地跑来,一群鸟吓得不轻,一下四散而去,这三个小的比胭脂可怕多了,简直就是混世魔王,上回险些被他们抓去当弹炮玩。

        老大拉着胭脂的衣摆抽咽道:“娘亲,爹爹欺负窝们……”

        老二拉着胭脂的裙摆抹眼泪,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爹爹坏……”

        老三挤到胭脂跟前,小眼儿湿漉漉的,冲着她伸出小手,“娘亲,手手疼~”

        胭脂心疼得不行,忙抱起了最近的这只给他揉小手,老大老二一见,黝黑的眼珠满是不敢置信,整个世界一下崩塌了。

        娘亲为什么不抱他们!?

        娘亲一定是不要他们了!

        一时间皆小嘴一撇,崩溃地坐在地上直哭得撕心裂肺。

        胭脂忙放下手中的去抱另外一只,可抱起了这只,那只又哭了,她一只阴物又不能一下抱起三只,不好哄极了,他们越哭越伤心,一会儿功夫就被闹得手忙脚乱,满头大汗。

        忽然周遭气流就不对劲了,黏着胭脂哭的三只包子立刻就静了声。

        胭脂抬头一看,果然是叶容来了,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他们,嗯……应该说是看着粘在她腿边的三只包子。

        叶容看着一张张神似自己的小脸哭成了花猫,又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他们的小嫩手。

        将胭脂裙摆攥成菜干的一只只小手忙松了开,皆低着头乖乖站着,完全没了在胭脂面前闹腾的嚣张气焰。

        “既然有这个力气哭闹,便再去将礼记抄五遍。”

        三只闻言一声也不敢吭,排着队迈着小短腿往刚头逃出来的书房去。

        胭脂看着委屈的小背影就觉得好心疼,忍不住嘀咕道:“他们加起来还没有十岁呢,你太严苛了。”

        叶容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问了句,“你也想抄?”

        胭脂神情微一恍惚,忙凑上去抱着他的胳膊当做什么都没说过,“卿卿,我给你做了新甜糕。”这可真是进步了许多,以往可就只认准了桂花糕做,如今还知道做新花样。

        叶容揽过她笑着调侃道:“什么味的?”

        屋里突然响起婴儿啼哭,胭脂忙转身进屋去。

        里屋摆着一排摇篮,白嫩嫩的小脚丫一蹬一蹬的,小嘴微张,哭得小脸皱巴巴。

        胭脂一时不知抱那只好,刚头可被折腾得够惨,现下便有些不知所措。

        叶容可果断多了,上前抱起一只哭得最凶的,轻声哄着往外头去。

        最会闹的那只被隔离了,余下两只可就乖多了,胭脂忙轻轻摇起摇篮,不多时就不哭了,睁着湿漉漉的小眼儿看着胭脂。

        白嫩嫩的小模样叫胭脂心都化了,俯身在小额头上亲了一下,小嘴一咧甜甜地笑了起来,胭脂忍不住又各亲了一次。

        胭脂看着两只小包子,一时又想起了其他几只。

        也不知怎么回事,生了六只却只有这么一只软嫩嫩的女儿,不过唯一的好处,便是煞气被前面的哥哥们平分了不少去。

        这小女儿性子温和乖巧,一双小眼儿蕴生灵气,软嫩嫩的一只,笑起来可讨人欢心了,每回儿带出去看戏总招人喂糖。

        胭脂本还担心,这般软性子会招上头几个坏脾气的欺负,可没想到她多虑了,以叶容那个明里暗里的磨砺法,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每回儿爹爹要罚他们的时候,只要妹妹出现就不会凶凶了,语气都会轻柔很多很多,像是怕吓坏妹妹.......

        他们虽然小,但一下就领悟了个中奥妙,每日抢着抱软嫩嫩的妹妹出去玩,卯足了劲讨她欢心,倒是让胭脂省了不少心。

        暖春的轻风拂面,缕缕花香打着圈儿萦绕进屋,屋旁一排门迎花丛而开,一串铃铛轻轻摇晃着,荡出空灵悦耳的轻铃声响。

        两小只摇着摇着就睡着了,胭脂起身去了外头,叶容正抱着小包子站在院子里,扫了眼四散着趴在院子里晒太阳的七煞,哄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包子,“爹爹让它们给你跳肚皮舞给你看好不好,嗯?”

        此话一出,七煞就弹了起来,它们好歹也是威名远播的大祸物,帝仙竟然要它们跳肚皮舞,这实在太过埋汰它们了,究竟将它们摆在了何处!

        奈何权衡利弊之后,感叹惹不起的终究是惹不起,只能硬生生忍下来,想着该如何跳出一段赏心悦目的肚皮舞。

        它们围成一团战战兢兢商量了许久,却听叶容又不悦道:“罢了,它们一团漆黑,跳起来也不好看。”

        这可真是拿刀子扎七煞的心窝子,一团漆黑怎么了,它们明明黑得这么可爱,难道瞎了吗!?

        包子弄不明白他爹爹的心思,一脸懵懂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胭脂闻言耳根微烫,先前生了三只后,他就不让生了,她为了哄骗他,又是喂酒,又是跳了些面红耳赤的舞,没想到他还记着。

        怀里的小包子终于不哭了,叶容抱着往回走,一转身便对上了胭脂羞答答的眉眼,不由挑了挑眉梢。

        胭脂心率一快,下意识垂眼避开,只觉落在身上的视线很烫人,眼前钻进来一只小包子,睁着小眼儿歪着小脑袋瞅她。

        面前一道阴影笼着她,胭脂伸手去抱小包子,叶容却不放手,她抬眼一看,果然见他颇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胭脂面上发热越发不自在起来,“别这样看我.......”

        叶容低头靠过来,压低了声音轻轻问了句,“那要怎么看你才好?”尾音在唇齿间微微一绕,落在耳里心口便微微一紧。

        胭脂眼睫轻颤,看着他慢慢靠近,薄唇轻轻碰上自己的。

        小包子睁着小眼儿,看着爹爹娘亲,一脸懵圈。

        胭脂忙往后一仰,捂上小包子的眼睛,慌道:“他会看见的。”

        “这样就看不见了。”叶容伸手抚上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上去。

        可怜的小包子夹在中间挤成了小肉包子。

        这日下凡间去看戏,胭脂抱着一只包子,看着抱着一只背着一只走在前面的叶容,浅色衣衫干净雅致,玉带束腰衬得身形修长,两只包子在身越发叫人移不开眼。

        她故意放慢了脚步,隔了段距离矮下身子对着后头排队跟着的三只悄悄吩咐道:“一会儿一定要看紧你们爹爹,不能让他再买下去了,否则屋里都摆不下了,你们的大玩偶们就没地方搁了。”

        胭脂也是没办法,叶容这个大手笔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变。

        不!应该是变本加厉了,以往只给她一个人买,倒也不会摆不下,可现下情况不一样了,多加了这么六只,东西便多了六倍。

        基本上他眼睛扫过的东西,都得买回去,长此以往,这座山头怕是建不下屋子放东西了。

        三只包子很认真得点了点头,忙小跑着追上了前头的爹爹。

        胭脂放下了心,便慢悠悠在后头晃着,怀里的小包子突然伸出了白嫩嫩的小指头,小身子一个劲地前倾。

        胭脂抱着往摊子那处走,一看又是白须老者,手中正拿着拨浪鼓,看见她抱着的小包子,“来来来,小不点,快来给我抱抱,给你拨浪鼓玩~”

        胭脂笑着将怀里的包子递过去,老者一抱到小包子激动地不行,忙冲对面的月老喊道:“抱到啦,抱到啦。”

        月老忙一溜烟过来,急着抢,“给我抱抱,先给我抱一会儿!”

        胭脂见状颇有些哭笑不得,“您们这回儿又是送姻缘?”

        老者闻言眉头竖起,像是气得不轻,“我这是算准了时候等你们,你那夫君太小气了,上回儿向他要一只来抱抱,那眼神冷得快冻死人,我又不是不还……”白须老者面不改色,虽然他是打算百八十年以后还,可话还没说出口呀!

        胭脂想了想忍不住笑出声,这确实是他做得出来的事。

        “娘亲,爹爹他开始买了......”老二跑得最快,一下冲到胭脂面前拉住她的裙摆,睁着小眼儿一脸慌张。

        胭脂:“!”

        老大随后而来,一脸惊恐,“娘亲,爹爹已经买了七十只差不多模样的胭脂盒了.....”

        胭脂:“......”

        片刻后,老三边跑边大声嚷嚷着,“娘亲,爹爹把铺子里的衣裳全买了,连外头的铺子挂布都没放过!”

        胭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