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网游小说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在线阅读 - 62.樱木水道

62.樱木水道

        他们满脸惊骇地盯着那在毫无预兆之下变成了冰雕的本间吹叶。

        浑身上下已不由自主的充斥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冰凉寒意。

        就这么死了,一个紫级快突破红级的强者就这么被冻死了?

        下一刻,求生的本能敦促了他们膝盖一软对牛仁义完成了个土下座。

        “大人,我错了。请饶过小的一命!”

        “大人,我错了,请饶过小的一命!”

        仅剩下的三个本间家专员为了活命,直接对牛仁义开始了羞耻且重复度极高的复读机工作。

        牛仁义微微偏头,无视了这三个本间家专员的求饶。

        他脚步缓缓的走到本间吹叶的冰雕前想看看还能不能废物回收——对方好歹是紫级专员,保不准身上有什么能废物利用的装备。

        然随着他的走近,本间吹叶的人形冰雕就咔嚓一声轰然爆裂了开来。

        别说人影了,甚至连半点骨头渣子都没有留。

        这恐怖一幕也令在场的其他人倒抽一口凉气。

        作为当事人,牛仁义看着满地的碎屑却不禁叹息。

        只听他用中文小声嘀咕道:“老师,你这下手可真是狠,这可是让我我连缴获的机会都没有。早知道这样,我就自己动手了。”

        面对牛仁义的调侃,药尘在戒指里则笑骂道:“所以说,你小子是真的运气好。你不是不信异火的威力吗?现在自己使了,有感触了吧。”

        “我也救了她的命不是吗?而且……”

        牛仁义的眼前闪过萧薰儿的音容,这一刻,他的感慨和思念并存。

        现在的他终于意识到当初在体育馆医务室,自己对萧薰儿出手有多么冒失。

        如若萧薰儿心横手辣点,把金帝焚天炎用出来,那他恐怕在当时就化成了一道灰。

        “咕…”

        很不适时的是,这个时候,位于牛仁义身后的半泽志树咽了一口唾沫,咕嘟咕嘟的声音让牛仁义微微蹙眉。

        他侧头瞥了眼对方,半泽志树的冷汗顿时也是哗哗的从脸颊滴落。

        “抱歉大人,实在是……你的力量太强大了,让属下钦佩。”

        “不用和我拍马屁,我自己有几经几两清楚的很。和那些强者比我还差的远呢。”

        牛仁义收起心中的得意,对自己说。

        半泽志树小心翼翼的看着少年的清秀脸庞,点点头,想了想又恭敬的问道:“上杉大人,冒昧问一下,他们三个怎么处理。”

        牛仁义看向三个投降的本间家专员,眉头微蹙,继而纠正道:……强调一下,我不姓上杉,你们可以叫我牛大人或牛头大人。然后他们三人……”

        他沉思了一小会儿,最后取出了三粒小还丹丢给半泽志树。

        “你们不是想知道我给你们吃的丹药是什么效果吗?刚好在他们三人上做个演示。”

        接过丹药,半泽志树连忙准备照做,而三个求饶的人看到牛仁义要给他们喂药自然也知道那药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名本间家的专员对视了一眼,看看彼此,最后皆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无奈的将那手中的药丸吞了下去。

        不管怎样,对方既然给了药,那也就说明暂时他们这条命该算保住了。

        只不过他们虽这么想,牛仁义却不打算这么做。

        在他的眼中,这些人既然是保护本间吹叶的嫡系,那么就不能够完全相信。

        谁又能知道本间家会不会利用他们的家小让这些人在牛仁义不知道的地方阴他。

        人是善变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信赖。

        现在让这三人吃药其实只是为了让三人心安,继而从三人口中套出需要的本间家信息。

        之前在旅馆,半泽志树和西野司介绍本间吹叶时,两个人只介绍了个大概,具体只能说出对方是本间家旁系,实力大约紫级近红级。

        考虑到未来本间家极可能派人来报复,关于这个家族的具体消息他还是想能多了解一些就多了解一些。

        他随手抽出一张椅子坐了上去。瞥着三个依旧下跪的本间家专员,轻剔着指甲,淡淡的道:“自我介绍一下。然后我记得本间家不是在东京发展吗?怎么跑到滋贺县了。这是为了钱,饥不择食了?”

        一般来说,外区的专员不轻易到别区公干。通常都是别区的干事无能为力解决案件,然后才请的外区。

        作为跑腿费,获得的报酬会非常多,但那也只对于普通人。本间吹叶作为本间家的一员,按理说不应该会亲自出马来滋贺县办差。

        听着牛仁义这略微有些损意的话语。

        其中一个剃着刺猬头的蓝级专员讪讪的笑了笑,抬头苦笑道:“大人我叫樱木水道。是本间吹叶大人的护卫队副队长,其实和您了解到的情况差不多,我们的确在接任务。这也是为了生计啊……”

        自称为樱木水道的专员似乎很擅长聊天,牛仁义的这个问题最后被他答出了花。

        他从本间吹叶的身份说起,继而又谈到本间家目前在东京的局势。

        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光听他的言论,绝对会以为这是一个经济评论家。

        他表示,斯哥拉事件后,东京都已展开了重建工作。

        为了防止劳动力外流,国安组S科配合政府实施了交通管制——说的通俗点即封城。

        但即便如此,人才外流和死亡人数还是数量巨大!

        就本间家了解到的真实数据,仅东京都内,斯哥拉事件造成的死亡、失踪人员的人数就将近五十万。

        其中,绝大多数平民死于平民区的煤气中毒、火灾、交通事故。

        同时,这次受灾,损失达数十兆日元。约占日本本年度GNP的百分之三十。

        日本国预算将近一半的财富,因为斯哥拉毁于一旦。这期间又由于全国五十万个企业中有五分之一也遭到了破坏。

        大批失业的员工为了养家糊口开始搬家迁移。

        以至于东京的劳动力在这次浩劫下外流了近一千万人。

        在这场人才损失的浩劫中,本间家也损失巨大。

        他的产业主要有是钢铁、造船、电力的产业,然而因为斯哥拉的摧毁,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生产设备都因遭受严重破坏而不能使用。

        因此,由于灾难,本间家要继续发员工工资,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和源家和橘家不同的是,由于他们的服务型产业大多不在中央三区。

        所以他们就没和其他两家一样,想向外拓展势力,而打算是继续留在东京,和政府与当地血族抗争到底,建立以横滨和八王子市为中心的新东京!

        因为重建需要大量的钱和外资,本间吹叶这种级别的内部人才才会出外勤。

        按照他们原本和滋贺县当地国安组谈好的报酬,只要他们能帮着消灭紫级吸血鬼,那就可以获得近一亿日元的报酬。

        这笔钱对本间吹叶来说多不多,但也绝对能够为本间吹叶的功绩簿舔上一有效的一笔。

        只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本间吹叶惹谁不好,偏惹牛仁义!

        听着这樱木水道夸夸其谈讲述了数分钟,牛仁义对自己杀的这本间吹叶也有了更全的认识。

        而当他听到本间家目前最强的人不过是一个叫本间吹雪的红级后,他笑了。

        然后…兴之所至的他侧头又问了问另外两人,还有没有要补充的有价值信息或对他有用的消息。

        见两人皆选择表示没有,牛仁义就侧过头对半泽志树两人道:“您们不是想看吃了这个药有什么后果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如果意图对我背叛后会有什么下场吗?下面请好好欣赏。”

        话毕,两个没补充发言的倒霉蛋就随着牛仁义的心念一动下自燃了起来。

        绿色的火焰先从他们的肺部向上蹿升至头顶,继而把他们的全身所覆盖!

        不一会儿,两个本间家专员就被烧成了黑碳。

        半泽志树和西野司眼见到这一幕,一股难以遏制地彻骨寒意也从脚心处渗发而出。

        望着那对漆黑如墨,看着自己和西野司的眸子。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牛仁义知道他有背叛之心,这个少年会对他多么不留情面。

        当下,他单膝下跪,声音因为恐惧,而略有些急促和尖锐:“大人,属下誓死效忠大人!”

        由着他带头,西野司和樱木水道赶忙也低头单膝下跪,逐一表示对牛仁义效忠。

        看着樱木水道对自己单膝下跪,牛仁义叹了口气。

        他把自己的手掌轻轻的放在了樱木水道的后脖颈处。

        那一霎,樱木水道浑身的毛孔也乍然间猛的倒竖。

        “你该庆幸…对我那么主动交代。所以作为奖赏,我打算多留你活一会儿。现在打个电话给自己的家人吧。然后我给你一个痛快。”

        牛仁义平静的说着,这是他打算给樱木水道最后的处理打算。

        他不需要拖油瓶也不需要墙头草,既然知道了该知道的,他告诉自己,绝不能心慈手软。

        “大人,求您放过我啊。我还有孩子和妻儿啊。”

        樱木水道打着哆嗦。脸色因为恐惧而略微有些发青。声音也是因此嘶哑了许多。

        闻言,牛仁义的面部表情依旧淡漠。

        见状,樱木水道突然道:“大人,你想要本间吹叶少爷的私藏吗?我可以带你去取。里面有各种来自异界的秘宝和药材,虽然有保险柜锁着,但以您火焰的高温必然可以把柜门烧化。”

        “药材?!在哪!”

        牛仁义沉声问道。同时瞥了眼药老所在的戒指!

        “大人,请你放过我。我还要养家。我还有妻儿,只要你答应放过我,我一定告诉你。而且那里只有有人带路才能找到。然后位置就在京都一个地级市的地下,那个位置地图上是没有的。”

        “你在威胁我吗……”

        听着樱木水道的话,牛仁义的脸色略有些难看,他讨厌这种感觉!

        樱木水道涕泪横流的摇着头,为自己辩解:“不是威胁绝不是,而是我得活啊,我想活着。我们家不能没了我!”

        “大人!我想看着我的孩子长大啊!”

        “……”

        卧室之内,随着樱木水道的这句话,房间的气氛骤然间变得鸦雀无声。

        樱木水道也没在发声,因为他看到牛仁义的脸上出现了动容。

        额头上冷汗缓缓的滴落而下,同样半跪的半泽志树和西野司也发现了这一异状。

        “哎……那就给你一条活路……打电话联系你的妻儿让他们马上来京都,然后他们也需要吃下我特制的药丸,可否?”

        牛仁义终究是心软了,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瞬和樱木水道对视的他仿佛看到了曾今的自己。

        那个在庆晨面前苦苦求活的自己。

        “可以…当然可以……”樱木水道努力压制着心中的喜悦,但泪水依旧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结合牛仁义刚才露出的表情,他明白自己这回是真的能活下来了。

        “然后本间吹叶的这个秘藏,你是如何知道的。这种地方应该…”说到这里。牛仁义顿了顿。“只有他最至亲至信的人知道吧…你一个副队长竟然能知道他秘藏所在?”

        “是这样的……”闻言,樱木水道的脸庞上又滚下了汗珠。

        他顾不得搽拭,面如土色的解释道:“我是东京大学的经济系毕业,因为想报效祖国才转做了警察,然后我这个蓝级其实也是有水分的,是因为我帮本间大人处理财务有功,组织上安排带着我刷的。”

        “然后,十年来,我帮大人做账十年,所以在大人财务周转不好的时候,他派我去哪儿取一些东西到黑市上卖。每次都给我不同的密码。”

        “这些大人如若不信您可以派人去查,该怎么说呢,我其实只能算……文职。实战能力并不强。”

        “额……”

        听了樱木水道的解释,牛仁义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组织上帮忙安排刷的!

        他还是真没想到国安组S课内部还有这种内部操作!

        随着牛仁义的再次沉默,大厅之内也是再度陷入了寂静。

        沉默间,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个绿级专员敲响了门。

        门口是一个面孔晒得黝黑的年轻专员,他对牛仁义敬个礼,满脸紧张,报告道:“大人,名古屋的国安组来了,他们为首的是一个漂亮的少女,那少女说要见大人。自称是大人的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