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我在西天暴打诸神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金蝉子第六世

第十七章 金蝉子第六世

        八百黄风岭,山势险峻,直没云端,云端之上,危峰兀立,云雾缭绕。

        黄风岭内,巨大山石横卧,山路崎岖,断裂难寻。

        夏明隐于虚空已经一天多了。此处并非取经唯一去路,却是通往流沙河的必经之路。

        夏明总觉得金蝉子的前九世绝对是有人故意将他引上了取经之路,而且也同时将他送向流沙河的去路,否则又怎会九世命运一样呢?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改变你的命运吧,或许并不是最好的结局,但起码走了自己的路!”夏明在虚空中,盯着那条断路若有所思。

        又是一日……

        这日夏明化作了一只白鹭,与那一大群白鹭,在崖壁上正追逐嬉戏。

        突然,远处山林间出现了两个身影,细看一个行动迟缓,喘着粗气,他弯着腰,不断地将手中禅杖撑着地。

        另一个则闲庭若步,轻松自若,完全没有劳累的感觉。

        “木吒?怎么会是他?”夏明一愣,他记得第十世唐僧取经就是木吒来到流沙河指引沙僧认师。可这第六世怎么也是他?

        夏明脱离了白鹭群,变成了一只苍鹰,他一振翅,掠到了山林这边,而后化作了一只小麻雀,从山林夹壁飞下,远远地跟在两人后面。

        “大师,我就互送你至此,此处断路已过,前方路段畅通,我们就此别过!”木吒声音传来。

        “好!有劳惠岸行者!”金蝉子第六世恭敬的微微鞠了一躬,而后一个人拄着禅杖沿着这崎岖的山路而去,正是去往流沙河的方向。

        这路难行,虽说无断开的地方,但一路泥泞,巨石突兀,朽木横卧,蚊虫更是多如牛毛。

        金蝉子第六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肩上还背着两个极重的行李包,一步步缓慢地向前走去。他并不知道前路是送死,前世,前世的前世……他没有这些记忆,他只知道要将真经带回,他只是凭借那股意志在支撑着自己。

        “哎,可怜之人!还不知道再往前就是去送死!”夏明一阵感叹。

        “嗯?这家伙为何不离开?”夏明此时将目光一转移,才发现这木吒居然还未离开,而是远远地跟在金蝉子第六世后面。

        “不对劲啊,难道你是看不到他的第六世死,心里不放心没法交差?”夏明觉得很奇怪,如果是这样,那也未免太歹毒了吧?

        夏明一边想着一边扇动翅膀跟在后面。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夏明现在就是那只黄雀。哦,不,是那只麻雀。

        两日后,终于出了黄风岭,地势猛然间变得平坦开阔。眼前一片敞亮,那迷雾般的景象消失。

        兴许是实在太累了,又或者是地势突然平坦了,金蝉子的第六世扔下了两个行李,撑着禅杖坐在了行李上。

        日头高照,此时的阳光极其毒辣,过了许久,金蝉子第六世都未起身,夏明发现,那远在山岭内隐藏的木吒略显焦急之色。可依然沉着气,隐于山内。

        太阳向西慢慢倾斜,可这里地势平坦,毫无遮拦,阳光依然猛烈,他抬头看着太阳,叹了口气,而后起身背起行李,拄着禅杖,顶着日头继续前行。

        夕阳西下,黄昏的太阳在地平线上射来,将金蝉子第六世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此时他终于来到了流沙河岸边。

        “看来,今晚只能在这流沙河岸过一夜了。”金蝉子第六世看着流沙河石碑,心里默默的说着。滚滚咆哮的流沙河阻挡了他的脚步,他开始解开行李包裹,准备铺设今晚的被褥。

        可就在这时,沙僧从流沙河里窜了出来,一宝衩就向着金蝉子第六世袭击而来。

        “妖,妖,妖,妖怪……救命啊……”金蝉子第六世一看,六神无主,哆嗦着转身就逃。

        与此同时,夏明化作的小麻雀猛然间冲天而起,变回了自己本来的面目,他手握紫金梁,挡住沙僧劈来的宝衩。

        这是他数日前离开时跟沙僧谈好的,演一出戏。

        “卧槽,你这演的也太卖力,太真实了吧!”夏明见沙僧一宝衩打来,想着跟沙僧的约定,以为演戏,一时没在意,却差点着了道,他一个踉跄直往后退。

        沙僧一上来就来狠的,一招下去还嘿嘿的傻笑,把夏明气得咬牙切齿。

        这时,夏明收住脚步,猛地一棍子打来,沙僧一招得手,那还敢恋战,哗啦一下穿回了河底不见了。

        夏明一看沙僧就是故意的,本想打回来,却没想到他竟这么干脆,得了手跑了。不过也好,既然跑了,也算是演戏结束。

        “孙悟空?不对,不是,这是?菩萨说又有一只猴子出世了,难道是他?竟然破坏佛祖的计划!”远处的木吒看着这一幕,心里思量着是制止还是回去禀报,正在纠结着。

        这边,夏明走过去正欲扶起吓得倒地,口吐白沫的金蝉子第六世。去没想到这家伙一抬头看见夏明,大叫了起来道:“妖怪!”

        “我好心救你,你却骂我妖怪?早知道让真的妖怪把你吃了算了。”夏明恼火地说道。

        “你不是妖怪?那你,怎么长着猴脸?”金蝉子第六世胆怯的说道。

        “长着猴的样子就有罪吗?我也不想啊,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夏明十分不满。

        “长得丑并无罪,但长得丑出来吓到人就有罪了,阿弥陀佛!”金蝉子第六世一本正经的说道。

        “……”夏明无语。

        他一拳落在了金蝉子第六世身上。哐当一声,金蝉子第六世抓着禅杖,连人滚了出去,样子十分狼狈。

        “你怎么不去死?最好让妖怪吃了你才好!”夏明叫骂着。

        “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贫僧不与施主计较!”金蝉子第六世说道。

        “……”

        “贫僧观施主内心歹毒,戾气太重,可否入我佛门静修,三五载后可消除戾气。”金蝉子第六世见夏明不说话,于是又嘀嘀咕咕说道起来。

        夏明忍无可忍,又是一拳。

        “施主,贫僧的死如果能令施主回心转意,那你就打死贫僧吧,只可惜贫僧还未完成取经大业。”金蝉子第六世看着西边天际,一脸哀怨。

        “我打死你干嘛?神经病!”夏明抓狂。

        远处木吒看着这一切,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一看夏明连打两拳,心里焦急,“不行,如果被他打死了,岂不破坏了佛祖的安排?”

        “泼猴,不得无理!”他一声大叫,整个人猛地一窜,直冲而来。他手里居然也握着一根铁棍,当头就向夏明砸下。

        “惠岸行者,不可伤其性命啊,他虽打了贫僧两拳,却未伤及贫僧!”金蝉子第六世在不远处大喊。

        夏明抬头一看,这木吒居然出手了,那沙僧出现的时候却视而不见,明显是有问题。

        夏明冷冷一笑,猛地暴起,突然,他手中也多了一根铁棍,向着半空的木吒撞去,两棍相撞,火星四溅。

        猛然间,紫金梁紫光大作,像是遇上了极其兴奋的事情,竟自主暴起,只见那铁棍猛然间脱手而出,变得无比巨大,其内部'紫光大亮,笼罩向木吒手中的铁棍。

        木吒手中那铁棍似乎见到了天敌一般。嗖的一下,也脱手而出,直窜天际而去,竟然开溜了。

        紫金梁紫光一闪,唰的一声猛追了出去。

        “这……”夏明一看,这紫金梁居然还能自主还击,绝对是至宝,可那木吒手中的铁棍也复苏了,却又非常惧怕紫金梁,想必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

        “木吒,你居然指引着那和尚来送死,其心可居。我问你,这笔账该怎么算?”夏明怒视着木吒。

        “你胡说!我堂堂菩萨坐下弟子,乃受命指引取经人,你却血口喷人,该当何罪?”木吒不可能承认,但他此刻心里也震惊,这猴子又是怎么知道的?菩萨又不可能出卖他。

        “是啊,贫僧是受了惠岸行者点化,前往西天取经,救受苦受难的世人,他一路护送我至此,我们才分开没多久。施主不可辱了惠岸行者啊!”金蝉子第六世这时拦了上来,跟着向夏明解释。

        夏明看了看金蝉子第六世,淡淡地说道:“你个榆木脑袋,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人数钱呢!”

        说完,夏明一拳砸向了木吒,木吒没了兵器,只能以拳招架,可他并非擅长肉搏,十余招过后就败下阵来。

        “怎么样?还想反抗吗?说吧,为什么要害这和尚,而且还有他的前几世。”夏明冷冷地说道。

        木吒一听,脑子猛地巨震:“不对,这猴子是怎么知道的?不行,我得赶紧回去禀报,这可是天大的机密,况且这猴子那铁棍还压制着我的兵器,再晚我可得交代在这里了。”

        木吒心里想着,手中突然多出了一颗小小的纸莲花,这朵莲花一出现猛然间变大,而后散发着七彩光芒,整个莲花包裹着木吒,不断的闪耀着七彩光泽。

        “不好!”夏明看到木吒想逃,猛地就是一拳,可那一拳,犹如打在空气中,那闪耀的七彩光芒包裹着木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在半空中留下了点点光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