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一路高升在线阅读 - 第1219章 想多了

第1219章 想多了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朱立诚挂断电话以后,想想他确实有段时间没有联系曾若涵了,请对方吃顿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对方口中说的两个人倒有点很是意外。莫不是这小妮子交男朋友了?

        想到这的时候,朱立诚先是心里一动,但随即有种涩涩的感觉涌上心头。虽然他一直鼓励曾若涵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但当这一天真的降临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有点堵得慌。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对方在一边默默陪伴的生活,从泾都到应天,再到现在的泰方。当猛地发现这一切即将成为过眼云烟的时候,他心头的那份失落感不知不觉地跳了出来。

        人都是自私的,在这点上,谁都不能例外,朱立诚也是。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尽管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这赤果果的现实,但他却客观存在着。

        朱立诚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但随即他便调整了过来,从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然后啪的一声,点上了火。

        这样也好,免得在面对若涵的时候,总有点不知所措。朱立诚暗想道。

        一直以来,不管待人接物,他都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唯独在面对曾若涵的这件事情上面,他显得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对方是一个好女孩,他也清楚对方的眼里一直有他,但他自觉欠下的情债已经不少,实在没有再接纳曾若涵的勇气。现在好了,一切都将过去,他也不比再为这事费心劳神,这何尝不也是一种解脱。

        尽管朱立诚想着这样那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但从接到曾若涵的电话以后,他就再也无法集中起心神,都说关心则乱,真是一点没错。最后,朱立诚甚至扔下了手头的工作,打开了电脑,浏览起新闻来。

        一下班,朱立诚就起身往外走去,之前他已经交代过黄振,下班以后他有事情要办,自己开车,让对方直接回去了。他知道黄振和王勇这段时间都有点忙,两人准备在国庆的时候举办集体婚礼。他们为此特意征询了他的意见,秘书和司机准备一起结婚,他这个做老板的当然表示支持。

        虽说双方的家人都知道他们俩的工作性质特殊,脱不开身,把大部分事情都帮他们承担了过去,但总有一些需要两人亲力亲为的,所以朱立诚只要没什么事情,就放他们两人的假了。

        虽说之前曾若涵说的时间是六点半,而广玉兰西餐厅距离市政府也就五分钟的车程,但朱立诚还是决定早点过去。他现在和曾若涵之间以兄妹相称,现在对方把男朋友带过来了,他当然该拿出点做哥哥的样子出来,不管怎么样,这个场子他都得帮曾若涵撑着。

        朱立诚进入西餐厅以后,果然没有见到曾若涵的身影,他报了对方的名字以后,一个漂亮的迎宾将他引到了一间不大的包间里。想不到小妮子倒也知道害羞,竟特意开了一个包间,这还真有点出乎朱立诚的意料之外。在他的印象中,曾若涵一直是大大咧咧的,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矜持起来了。

        想到这的时候,朱立诚心头没来由的一酸,为了掩饰这种感觉,他点上了一支烟。虽然谁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但大家还是乐此不疲,主要的一个原因可能在于,不管任何时候,它都能陪伴在你的左右,尤其像朱立诚此刻心情失落之时,更是需要。猛吸了两口烟以后,朱立诚暗暗提醒自己,打起精神来,这样失魂落魄的表现看在曾若涵的眼里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朱立诚拿着手机随意翻看的时候,门外传来笃笃的声音,这是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他知道曾若涵过来了,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听上去这个声音不规则,还有点杂乱。刚才她不是说带个朋友过来吗,难道不是男朋友,他会错意了。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朱立诚连忙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然后站了起来。不管来人是谁,他这样大马金刀地坐着总归不是待客之道。朱立诚站起身的一瞬间,透过包间的磨砂玻璃,隐隐看见是两个女人,曾若涵走在前面,后面一个虽看不出来究竟是谁,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在朱立诚疑惑不解的时候,曾若涵轻轻地推开了玻璃门,见到朱立诚已经在里面了,她很是意外,笑着说道:“立诚,你竟然已经到了,我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呢,现在看来……不对,停,晓,不对,你等会进来!”

        曾若涵说到这的时候,猛地冲着身后的人影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一脸坏笑地看着朱立诚。

        朱立诚被曾若涵这恶作剧式的动作搞得哭笑不得,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斜了对方一眼,说道:“好呀,曾若涵,几天不见,你的胆子变大了,哥不叫一声,竟然大言不惭地直呼其名,我看你真是长能耐了,先不和你计较,你挡在门口,不让客人进来,哪儿有你这么待客的?”

        朱立诚尽管想严肃一点,但当着对方的面哪儿严肃得起来,开始还好一点,说到后面的时候,脸上竟挂满了微笑。

        帮曾若涵开门的服务员看到朱立诚的微笑以后,猛地想起眼前这人的身份来了。之前对方进来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点眼熟,现在对方这一笑和常在泰方新闻里面出现的那张面孔一般无二,再加上刚才那个女孩称呼他为立诚,这不是泰方市市长朱立诚,还能是谁。

        一直以来,泰方民间关于这位年轻市长的段子就不少,什么搞经济的能手呀,掀翻前任市长的始作俑者等等,想不到今天她竟见到了真人,回去以后可以和左邻右舍好好显摆一番,看看谁还会小看他这个服务员。

        想到这的时候,女孩向曾若涵投去了羡慕的一瞥,她要有一个这么牛叉的哥,也不至于在这端盘子伺候人了。

        曾若涵听到朱立诚的话以后,呵呵一笑,然后说道:“我就不让她进来,你能怎么样?嘻嘻!”

        就在朱立诚无可奈何之际,曾若涵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声,若涵,别闹了,立诚,是我!

        朱立诚还没缓过神来,一个深蓝色的身影走进了包间。进来的是一个身材丰满的漂亮女人,身穿着深蓝色的真丝短裙,裙摆处镶着一圈洁白的裙边,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腰带,一个可爱的小蝴蝶结看上去很是惹眼。

        那个漂亮的服务员搞清楚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便知趣地带上门。她心里很清楚,有些事情,她还是少知道为妙。

        朱立诚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心中激情澎湃,低声说道:“艳芸,你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让人去接你呀!”

        “若涵约我过来玩的,还说要给你一个惊喜,不让提前告诉你。”谭艳芸低声解释道,同时还不忘含情脉脉地瞟了朱立诚一眼。

        许久不见谭艳芸了,朱立诚此刻很有几分心动,但碍于曾若涵在一边站在,他也不好做出什么亲昵的举动,于是用右手食指冲着曾若涵虚点了两下,然后说道:“曾若涵,你现在越来越胆大了!”

        曾若涵见状,斜了对方一眼,然后对谭艳芸说道:“艳芸姐,我们不理他,做,今天某人请客,我们拣最贵的点,吃不完的话,一会打包带回去当宵夜。”

        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差点气破肚子,但却一点辙也没有,只好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