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师姐的极品医婿在线阅读 - 第920章 凤凰胎记

第920章 凤凰胎记

        盛情难却,苏梦和林挽月坐在了餐桌前。

        这里也没有外人,除过他俩便是双儿与其父母二人以及柳玄风,再加上玄镜性格内敛不怎么说话,饭局中都是兰芝一直在招呼着二人。

        林挽月也饿了,倒是不太拘束,该吃吃该喝喝,至于苏梦举止得当,倒是颇为的讲究。

        “苏梦斗胆,称您一声伯母,这杯酒我敬您。”苏梦端起酒杯。

        闻言,兰芝急忙站起身来,道:“使不得,使不得。你乃陆阁主亲传弟子,此刻陆阁主跟我门主都称兄道弟,我又岂敢以伯母的身份自居,再说了陆阁主可是将玄风称为伯母,这关系不是乱套了吗!”

        苏梦看向柳玄风,后者也是尴尬一笑,不知道这称呼怎么弄。

        “要不这样。”柳玄风起身道:“我觉得苏梦对您的称呼没毛病,各喊各叫嘛,反正陆阁主也不在场。”

        说着,她当先端起酒杯,先是敬了兰芝而后方才是冲着苏梦,扬了扬手里的酒杯。

        “喝个酒,哪有那么多规矩!”林挽月憋着一嘴的饭菜,说着端起酒杯大口大口的喝着。

        虽有些伤大雅,但众人见状噗嗤一笑,气氛倒是缓和了许多。

        三杯两盏淡酒,众人也就闲聊了起来,从柳玄风的口中得知当年她在高武学院的时候,为了保住孩子初一,从而选择以命换命,却恰巧被前往高武学院办事的兰芝所救,从此便留在了玄门。

        她的本名叫柳风,定居玄门后才在名字之间加了一个玄字,虽说是兰芝的手下但平时跟兰芝也以姐妹相称。

        满桌五人,仅玄镜一个男人而且腼腆不语,没过多久尴尬的玄镜就找了个理由离场了。

        他一走,场中的气氛倒是缓和了许多,众人有说有笑并不见外,很快自斟自饮无拘无束的林挽月,便已经喝的有些醉意朦胧了。

        眼见月上枝头,林挽月已经有些醉了,苏梦起身道:“多谢伯母款待,今天就到这里吧。”

        “也好!等明天陆阁主闲暇,我跟双儿再亲自下厨,宴请诸位。”兰芝起身,冲着双儿说道:“双儿,房舍我已经收拾妥当,那你就带着苏梦和林挽月姑娘,先去休息吧。”

        “好的娘亲。”

        双儿起身走来,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苏梦含笑转身要走,林挽月刚好站起身来,一个转身醉意朦胧的她一个趔趄。

        眼疾手快的双手,一把抓住林挽月的肩头,可惜没有拉住,嗤啦一声衣衫给撕破了,所幸一旁的苏梦这才是一把扶住了林挽月。

        “你可真不客气,喝得酩酊大醉,别忘了你是阁主的贴身婢女,你喝醉了谁服侍他?”苏梦低声指责着。

        腾!

        就在这时,兰芝和柳玄风突然站起身来,惊讶的目光落在林挽月的背上,那白皙的后背肩头有着一块红色的胎记,胎记不大却形状颇为的特殊,就像是一只展翅飞翔的红色凤凰。

        “凤凰胎记?!”

        兰芝低声念叨,而后跟柳玄风对视一眼,后者神色惊骇。

        苏梦有所察觉,问道:“二位,认识这胎记?”

        “只是觉得奇怪,这胎记很特殊。”兰芝掩饰着,含笑催促双儿。

        双儿搀扶着林挽月,带着有些疑惑的苏梦,朝着远处的房间走去,而兰芝则是一把拉住了柳玄风,快步向着她的房间而去。

        进了屋,兰芝探头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后这才是关上房门,拽着柳玄风到了屋中。

        “你看到了那凤凰胎记?”兰芝神色凝重的说道。

        柳玄风重重点头,道:“看到了,而且跟当年所见一模一样,她的身份基本可以确定了!”

        “可为什么?”兰芝眉宇紧蹙,在房中来回踱步,道:“事先双儿跟苏梦所过,林挽月乃是古纯阳排到陆鸣身旁的眼线,被陆鸣识破后投奔了他!但林挽月去了一趟卫生间时,苏梦挑明了,林挽月背后还有其人,向你我打听的原因就是确定哪人,是否是咱玄门之人。”

        柳玄风蹙眉道:“姐姐,您的意思是,林挽月背后之人很有可能才是真正知晓她身世的人!而此人将林挽月送到陆鸣的身旁,是有特殊目的的!”

        “不错!”

        兰芝面色凝重,接着说道:“事情至此已经很明朗了,林挽月的身份,古纯阳并不清楚!但林挽月背后的那人却一清二楚!关于林挽月的身份,玄风妹子,你觉得我们要不要告诉陆鸣?”

        略微蹉跎,柳玄风摇了摇头。

        “陆鸣诚意帮助双儿,我等自然也要诚心相助,如今告诉他实情恐怕只会打草惊蛇,一旦他知道了林挽月的身份,必定会露出破绽,若是被那神秘人察觉,肯定会多做提防,再想揪出神秘人以及背后势力,那可就难了!况且,那神秘势力应该是凤鸣山封印松动始作俑者,此事关系甚大啊!”

        兰芝搓了搓手,有些紧张,“可如果不告诉陆鸣,万一林挽月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我怕他会怪罪在你我的头上。”

        “大局为重吧。”柳玄风叹了一口气。

        至于林挽月的身世究竟是什么,兰芝和柳玄风显得很谨慎,从始至终都未曾提及过,仿佛生怕泄露了天机一样。

        而此刻在玄门之中,玄鹤和黑袍也在谋划着一场针对陆鸣的阴谋。

        风雨欲来,陆鸣全然不知,皎洁的月光下凉亭中他正在跟玄尊畅饮。

        “陆兄,凤鸣山异动封印松动,显然是有人刻意而为,其意极有可能便是凤鸣山中封印的魔尊!这将是一个大阴谋啊,我玄门自诩正道,故而集结五境十荒二十八宗众人,希望能够稳固凤鸣山封印,并且揪出幕后黑手,破其阴谋!此事,还得多摆脱陆兄!”

        这一场酒喝下来,陆鸣早就跟玄尊以兄弟相称。

        他一手摸着下颚,道:“凤鸣山之约,我肯定会去!兄弟的嘱托,我也必将全力以赴,但玄尊兄得答应我一件事啊!”

        “何事,你说。”

        “诛天剑!”陆鸣开门见山,道:“此番前来,诛天剑我可是势在必得,还请玄尊兄成全。”

        “诛天剑?!”

        玄尊的面色略显凝重。

        “兄弟不舍?”陆鸣笑问道。

        玄尊摇头道:“诛天剑的确是玄门世代相传的至宝,但不是我玄尊不舍,只是这世代相传,也并非是我所能左右!而是那诛天剑据记载,存于玄门禁地!那里有去无回,我也曾前往试探过,其中凶险无比差点就回不来了!”

        闻言,陆鸣缓缓放下酒杯,愕然道:“连你都差点没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