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友在线阅读 - 第11章 李学士的反套路

第11章 李学士的反套路

        “没什么,我在跟李学士商量私人助理的工资待遇问题。”夏杰冲着美女主持露出灿烂的笑容。

        “是嘛,我还以为你们在……”

        “以为我们做什么?”李嫣君目露‘凶’光。

        那眼神分明是在警告,要敢胡说你就小心点。

        诗晴用暧昧的眼神看了看李嫣君,调皮地冲她眨了眨眼:“以为你们在谈工资待遇问题啊,你以为呢?”

        李嫣君偏过头:“我也以为你以为我们在谈工资待遇问题。”

        夏杰顺着杆子往上爬,嘿嘿笑道:“李学士准备给我开多少工资呢?包不包食宿?五险一金有木有?”

        李嫣君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没有。”

        “咯咯咯~”

        “嫣君,你也太绝情了。”诗晴嘴角勾着意味深长的笑,“人家跟着你没名没分就算了,怎么能连工资都不给开啊。”

        夏杰:“……”

        说话能不能注意点措辞?

        你确定自己小学语文及格了?

        “苏诗晴,你说够了没有?”

        李嫣君的声音里夹杂着气恼。

        夏杰这才知道诗晴的全名原来叫苏诗晴,所有人都叫诗晴,他真以为有人姓诗呢。

        诗晴促狭笑道:“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行了吧。”

        李嫣君冲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们还要回考古研究院,你确定要跟着我们?”

        “我们?”

        诗晴瞅瞅她和夏杰,调侃的话刚到嘴边就被瞪了回来:“咳,那你~们~回考古研究院吧,我自己去吃饭了。”

        李嫣君不耐催促:“快走快走。”

        “唉,我们俩当朋友这么多年,今天第一次看清你,简直就是重色轻友呐。”诗晴摇摇头说,“有空到你家里找你,咱们得好好聊聊了。”

        她话说完,就迈进自己的蜻蜓跑车,绝尘而去。

        “哎哎~”

        “死妮子,说话没点分寸。”李嫣君小声嘀咕道。

        对于诗晴过于活泼洒脱的性子,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们这个时代的交通工具,全都是依照生物形状制作的吗?”夏杰想到刚刚美女主持用手一甩蜻蜓翅膀,大长腿跨进蜻蜓跑车的飒爽,不是一般的喜欢。

        当然,他喜欢的绝不是那双修长笔直,白皙光润的大长腿。

        而是跑车。

        男人,怎么可能不爱车?

        回想昔日,四大美……马之一的赤兔和吕布的感情,不都成千古绝唱了?

        又如,唐僧和小白龙。

        咦,好像哪里不对。

        “你跟我回研究院吧。”李嫣君把身上脏兮兮的工作装脱下来,露出里面奶白色的阔袖秋衣。

        夏杰没心情打量她的身材,心情忐忑地问:“回研究院做什么?你是不是想要反悔?咱们可是说好的,做人得讲诚信。”

        李嫣君把工作服收起来,眼睛看向远方,语气沉重:“你今天的表现我很不满意,所以这项交易我还得考虑考虑。”

        夏杰欲哭无泪:“别介啊姐姐,有问题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咱有则改之。”

        “你愿意听我的?”

        “当然,你现在可是我老板,boss啊!”夏杰小鸡啄米。

        “boss是什么?”

        “boss?就是鸟语呗。”

        “鸟类的语言吗?你们那个时代的人可以跟鸟类进行沟通?”李嫣君眼睛瞬间亮了。

        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

        连正在拿捏对方的事都忘了。

        “咳咳,这个嘛……”

        夏杰面带为难之色。

        实际现在他心里开心的跳脚。

        攻防易位,攻防易位了!

        占据主动,乘胜追击!!!

        谁料,李嫣君不按常理出牌。

        “看样子你并不是很愿意说,既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她收回笔记本,作势欲走。

        夏杰傻了眼,忙道:“不至于不至于,这又不是秘密,怎么能不愿意说呢,我刚才只是在组织措辞而已。”

        “哦,是吗?”李嫣君皱皱眉,为难道:“我是真的不想逼你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还是别听了吧。”

        就她这一句话。

        夏杰差点没被整哭。

        他现在算是看得明明白白,这死女人绝对是个极度腹黑的主,不好惹着呢。

        “没有,我是心甘情愿为你答疑解惑的。”夏杰满满诚恳的表情。

        他心里恨恨想,这一局哥早晚要扳回来!

        “嗯。”

        “嗯是什么意思?”

        “请开始你的解答。”

        “好吧,咱能不能换个地方,这人来人往的不好说。”

        “有吗?”

        李嫣君扭头看了看周围。

        接着,

        “李学士好!”

        一个考古队员迎面走来,笑脸盈盈的问候道。

        哪知,回复他的是“哼”的一声。

        考古队员挠头不解。

        照往常,像自己这种反岗回来加班的,李学士应该会微笑着表扬一番,难道是自己走过来时顺拐了?

        还是刚才的笑容太过荡漾?

        夏杰强忍着笑,“你看吧,外界情况很复杂,不得不防。”

        李嫣君变回臭臭的表情:“回车里。”

        夏杰屁颠颠跟上。

        实在不是他想吃软饭,虽然心里有点想,当然只有那么一点点,可他大部分的考虑还是自己现在对这个世界并不了解,得有一段缓冲期。

        等把这个世界摸清楚之后,再浪不急。

        给李学士解释完鸟人的来历。

        夏杰喉咙都快冒烟了。

        李嫣君心满意足的收回笔记本。

        她觉得这个远古人简直就是个宝藏,拥有远古知识的他竟然可以出口成章,像什么西方有玄鸟,其发似土黄,其眸如碧池,鼻若半饺,须类长参。

        短短几句话,居然把一个神秘莫测的生物,描绘到让人彻底无法想象的程度。

        嗯,到了她都没能在脑海里勾勒出西方玄鸟的真实面目。

        这太难了。

        李嫣君启动瓢虫汽车:“我得去研究院整理资料,你等会就乖乖待在车上,等我回来。”

        “我又不是什么物件,万一想上厕所怎么办?万一被当成小偷怎么办?万一被你们同事看到该怎么解释?”

        夏杰当然要力争做人的权益。

        他一直觉得这女人就是把自己当成个文物。

        李嫣君眉毛一挑:“你跟我进去才不好解释吧?”

        “反正我不同意。”

        “唔,好吧。”李嫣君想了想就答应了,“你要进去也行,到时候尽量不要说话。”

        把远古人一个人留在车上她确实有点不太放心,要是闹出乱子咋整。

        还是带在身边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