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友在线阅读 - 第14章 还债四十年

第14章 还债四十年

        ‘不对,既然当时的装置是长久保持人的活性,那就证明研究室不是研究绝症,自己的病也压根没被治疗过,何来治愈一说’

        人在强压下容易爆发出超常的潜力,夏杰的脑瓜被迫开工,瞬间把一切想得通透。

        “这种病哪有那么容易治?”

        “呵呵,原来我一直以来都在傻开心,还不自知。”

        他自嘲的摇了摇头。

        “其实你没必要太过担心……”李嫣君对他进入第211号遗迹坑的理由相信了大半,至少他患的病不假。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夏杰打断她的话,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你根本不知道一个人时刻等待着死亡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不止一次被人送进急救室,又不止一次死里逃生,我本应该有份安稳的工作,有个可爱的女朋友,但是,因为这个病,它把我的一切都毁了。”

        “也许你还有机会呢?”

        “我本来以为我会有机会,我在睁开眼看见你的那一刻,我以为我的机会来了。”夏杰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眼里尽是迷茫。

        在这不知道多少年后的世界,他原本就是个迷路的羔羊。

        现在,转变成随时待宰的羔羊。

        李嫣君檀口轻启:“或许直到那时你的机会才真正出现。”

        “看看吧,这应该能让你的心情好点。”

        说着,她递来一张纸。

        夏杰将信将疑地接过来,只见是张病例单:

        姓名:夏杰

        性别:男

        科室:心血管内科

        诊断结果:病人系致命性家族性心律失常(严重)

        诊断意见:手术治疗

        诊疗结果:手术顺利,无不良反应,等待病人苏醒

        ……

        “???”

        夏杰看完,陡然抬起头,满脑的黑人问号:“这上面写的,给我做了手术?”

        李嫣君:“嗯,没错。”

        “我为什么没感觉?”

        夏杰没感觉身体不适,连忙把手伸进被窝再探,心脏的位置明明没有任何创口。

        可怜的远古人……

        李嫣君摇摇头,平静道:“时代变了,你们的时代医疗水平太差,很多医疗手段即便告诉你,你也无法理解,现代除过自然老死,已经没有绝症。”

        夏杰眨巴着眼,道:“这么强。”

        实在没想到,这个时代的人医疗水平竟然能达到这种地步。

        时也命也。

        命运,总爱捉弄人。

        “善良的人果然终有好报。”

        “嫣君,实在太感谢你了。”

        “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决定,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以示报答。”

        话没说完,夏杰就满脸慨叹地伸出双臂,朝着李嫣君搂过去。

        他急切的想要传递自己此时喜悦的心情。

        “你这叫报答吗?”

        李嫣君轻易躲过,嘴角轻轻勾起冷笑,“其实我也不要你的报答,只需要你把医疗费还给我就行,你的手术采用新型的生物技术,价格昂贵,我在你昏迷期间已经粗略计算过了。”

        对于这个死性不改的远古人,若不惩治惩治,恐怕很难变老实。

        夏杰:“……”

        李嫣君洁白如雪的玉指敲着床头:“按理说,以你的黑户身份,在外面工作工资会很低,甚至会找不到工作,但是我依然给你正常人类的工资待遇……”

        夏杰抢道:“我原本就是正常人类!”

        李嫣君轻轻瞥了他一眼,不作反驳继续说:“现在平均工资水平是每月3000币,手术治疗花费156万,抹掉零头,算150万,一年十二月,所以你要为我免费工作41年多就能还清手术费用了。”

        “什么?!!!”

        “你这是压榨知道吗,你们这个时代是奴隶主社会吗?”

        “41年,无自由,毋宁死。”

        夏杰斩钉截铁道。

        看他认真的表情,似乎态度真如他所言。

        没有自由,不如死去。

        “呵~”

        李嫣君轻蔑一笑,看着他说:“我们法律有规定,欠钱不还且数额巨大,老而赖之,概不还账者,处以腐刑。想死,等腐刑后吧。”

        夏杰疑惑问:“腐刑?什么意思?”

        李嫣君悠悠道:“新華字典记载,腐,乃是一种古时刑罚,称腐刑,乃切割男性或女性的……”

        她说话时,往夏杰的下半身瞅了一眼。

        随即又扭过头。

        因为她想起昨天晚上,初见夏杰那不堪的一幕。

        “太阳个狗,你们的法律太变态了吧。”夏杰被吓得脸色发白,双手直接缩回被窝里,似是保护某个部位。

        李嫣君缓缓起身:“哼,这只是保护我们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历史的倒退,历史的倒退!”

        夏杰苦瓜脸犹深,无力说道:“你们这有损天德,有损天德啊。”

        “说够了没有?如果说够了的话就起来跟我回去打工还债吧。”

        “我不!誓死不起,我要住院养伤,今天我豁出去了,给我凑够50年的住院费,我要好好享受几天。”

        “起来吧你。”

        李嫣君伸手一拽。

        嘎!

        ……

        ……

        “我说,真的不用养养吗?”

        “不用!”

        “时间这么短,伤口肯定没办法痊愈。”

        “那是你孤陋寡闻。”

        “你对我说话好像不太友善?”

        “你自找的。”

        “女士,你这样说话会没朋友的。”

        “我不需要朋友。”

        “我,你……”

        夏杰被怼的哑了火。

        这个女人,真是黑白不清,软硬不吃,情不自禁,急不可耐,妙不可言……

        重重地喘了几口气。

        他看着窗外快速后退的建筑,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对方那面无表情,甚至泛着冷笑的脸,他就莫名不爽,忍不住想上去触触霉头。

        用一句话来讲,就是欠。

        车内沉寂片刻。

        夏杰忽然开口说:“我弄乱的哪些资料怎么办?”

        “嗯?”

        李嫣君以为自己听错,微微偏了偏脑袋。

        夏杰道:“我弄乱的那些资料,你不是说明天就要上交给研究院吗?不能及时上交怎么办?”

        他虽然好口花花,但一直奉行一个准则。

        男人,得敢作敢当。

        “不用你管,你管好自己别再给我添乱就行,其它的我自己会处理好。”李嫣君的声音里无喜无悲,不参杂任何情感。

        夏杰顿了顿,强压住某种难以抑制欲.望,看着窗外说:“你这是回研究院的路吗?”

        “回家的路。”

        “不回研究院了?”

        “我回。”

        李嫣君的话简洁明了。

        夏杰不傻,自然听出她的话外之音。

        “我陪你一起整理吧,多个人多双手,再相信我一次,下午是我的错,但我确实是真心想帮忙的。”

        “嫣君?”

        “嫣君?”

        “我这次说认真的……”

        “以后请叫我李学士。”

        夏杰听到话的同时,顿时感觉到巨大的离心力。

        刺啦~

        李嫣君如瀑黑发散开,从前座飘扬到后排。

        刹车甩尾掉头加油,一气呵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