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友在线阅读 - 第27章 你的唯一

第27章 你的唯一

        李嫣君不解地看向他,问:“很危险的,你不怕吗?”

        夏杰的迎着她的目光,毫不退避,深情道:“为了你,我不惧死亡。”

        其实这一句话一经说出口,夏杰就被自己尴尬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真想不通那些偶像剧里的男女主角,怎么能说出比这种还要肉麻的情话,实在尬的抠脚好不好。

        没想到李嫣君只是呼吸一滞,就慌乱道:“你别瞎说,我……我先出去看看。”

        夏杰眼前一亮,心里几乎是在呐喊:不会吧不会吧,莫非李姑娘就吃土味情话这套?

        念头没落下。

        夏杰又急忙道:“你出去的时候小心点,门口有杂物堆。”

        “哎呦~”

        李嫣君轻呼出口,显然是已经中招。

        夏杰连忙打开手电筒。

        只见李姑娘委坐在地上,洁白如雪的面颊还带着痛楚的表情。

        “怎么样?伤到哪儿了?”

        “嘘!”李嫣君把纤细的玉指抵在嘴边,蹙着眉头说:“我没事,别吵醒他们。”

        说罢,她就挣扎着站起身来,刚站定的时候膝盖微微发软,还有点踉跄。

        夏杰问:“磕到膝盖了吗?”

        李嫣君不太在意,抿抿嘴唇道:“应该没什么,今天大家都很累了,别打搅到他们的美梦。”

        两人蹑手蹑脚地出去。

        仅仅一个过道之隔的苏诗晴早就被吵醒。

        她看着两个贼头贼脑的身影越走越远,暗自撇撇嘴,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翻过身继续睡。

        站在13层外,夏杰紧了紧衣服,用手电筒照亮四周:“那东西真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万物都有两面性,它暴躁的时候是很可怕,温和的时候只是会借点你身体散发的热量而已。”李嫣君同样用手电筒观察四处。

        似乎没发现什么痕迹。

        她蹲下身,从地上拢了一把灰尘。

        用手捻了一把,随即将手伸向早已完全锈烂的护栏外,任由灰尘自手心滑落。

        夏杰本来还不理解她的举动。

        而后看到本该直直散落的灰尘竟然歪成比萨斜塔,瞬间明白。

        她是在试风向。

        既然对方是一团风,移动的时候肯定会带动空气流动。

        如果它是比较凝实,活动性更强的风流,那么哪怕是没在附近,也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

        把手电筒揣进口袋,李嫣君拍了拍手上的灰,美目中露出欣喜:“就在下面,距离不远。”

        13层到12层的这段楼梯有破损,但是大部分保存完整,两人下来的时候几乎没费多少力气。

        夏杰看到前面李嫣君那矫健的身手,突然有种挫败感。

        论脑子,脑子不如人家聪明。

        论身体,力气和敏捷度都不如人家。

        论长相,自己一般,人家属于美的惨绝人寰。

        追姑娘好歹得有点长处吧。

        思索半天,他都没找出自己有啥长处,最后悲苦的得出结论,原来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废柴……

        “你在想什么?”

        “啊,没,没啥。”

        “是不是感觉对这个世界很不适应,觉得自己很孤独?”

        李嫣君想起诗晴说的话,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问道。

        过了几分钟后。

        夏杰眼里闪过复杂神色,才缓缓道:“我是个孤独的人,在哪儿都一样,难道孤独还分时间地点吗?”

        “嗯?”

        李嫣君似乎感受到他话里的忧郁和落寞,心里升起种莫名的感觉,忍不住说道:“不论曾经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但那都已经是过去式,现在的你,这个时代的你,是全新的你。”

        “没有人知道有个远古人叫夏杰,没有人知道你的底细,你可以放开身心拥抱整个世界,开始新的生活。”

        “全新的生活?”

        夏杰脑海里闪过无数幅画面,无一不是痛苦的回忆。

        谁能读懂他嘻嘻哈哈外表下想隐藏的东西?

        李嫣君若知道,肯定会说:诗晴啊!

        “不说这些了,我们去找你说的那个那个……”

        “一溜烟。”

        “对对对,明明是风,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

        “我也不知道,研究院的安全手册上写的。”

        李嫣君小心翼翼试探楼梯台阶,确定安全再通过。

        12层里面不知道有没有保存完好的文物,不过她现在关注的重点并不在此,就没节外生枝。

        夏杰诧异道:“竟然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我又不是全知全能,再说,我如果什么都知道,还需要把你……”李嫣君突然停住口,话没有说完。

        她觉得说这样的话不太好,好像是自己只是在利用他。

        虽然客观来讲不假,但是说出来就太伤人。

        夏杰不甚在意,他也想通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

        他又不是玉皇大帝,无亲无故,凭什么让别人的帮助他?

        “其实你说的没错,我为自己能帮到你而感到开心,毕竟,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认识的人。”夏杰微笑地看着李姑娘的背影。

        后者脚步顿了顿。

        在夏杰看不见的角度,李嫣君眼眸里流转着异样的光芒。

        她嘴角轻轻挑起:“你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第一个远古人,或许也会是唯一一个。”

        “唯一吗?”

        夏杰似是询问她,又像是自询,满意地点点头道:“我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唯一。”

        “你不要偷换概念。”

        “没有呀,不是你说的我是你的唯……”

        “嘘!”

        “别说话!”

        李嫣君有所发现,突然停住脚。

        夏杰同样警惕起来。

        虽然有些可惜刚刚跟李姑娘建立一个不错的话题,可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里,还是安全第一。

        “你能听到吗?”

        李嫣君侧着耳玲珑小巧的耳朵,细声细气道。

        夏杰侧耳倾听:“听到什么?水滴声?”

        “对,是水滴声。”李嫣君点点头,脸上写着兴奋,“我想我们可能找到它的老巢了。”

        “呵呵,你这个老巢用得还真形象。”夏杰无奈笑道。

        一股风的老巢,想想就感觉太扯了。

        如果放在后世恐怕都能进小说里,实打实的妖风,满满的玄幻色彩啊。

        “它没有生命,行为目的却很明确,尤其是还可以根据周围情况做出反应,应该庆幸它缺少智慧,否则人类面对这样无缝不钻的东西,简直就太恐怖了。”

        李嫣君觉得夏杰对一溜烟似乎有些小觑,为了让他重视,再次强调其的特殊性。

        “嗯,是是~”

        “那么,我的学士大人,现在咱们面对人类克星,该怎么办呢?直接莽可以吗?”夏杰没正经三秒,又说起俏皮话。

        “呸,谁是你的学士大人。”

        李嫣君轻啐一口,然后思考片刻道:“先确定大致位置,视情况而定吧,它今天晚上已经获取不少热量,不一定会在意我们两个人。”

        夏杰很高兴李姑娘对自己的态度愈发软化,可不代表就会得跟她去白白送死。

        他已经打定主意。

        等会一见情况不妙。

        哪怕冒着得罪李姑娘的风险,他硬扛也得把她给扛回去。

        工作可以,找死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