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友在线阅读 - 第37章 近水楼台

第37章 近水楼台

        “我点的餐放门口就行,谢谢!”

        年轻人依然低着头看书,很是认真,似乎把夏杰当成了送餐人员。

        “老兄,抱歉,你的餐还得等会了。”

        “嗯?”

        “你是谁?”

        年轻人看见来人,有点不解的问。

        “一个文字爱好者。”夏杰指指他手里的新華字典。

        年轻人眼睛亮了亮,道:“你也喜欢新華字典?”

        “嗯,毕竟是……呃,远古电器时代的启示录呢,对我们的工作研究很有帮助,而且看到新華字典就能感受到那个时代文化的繁荣,小孩读了能启智,老人读了能修身。”夏杰一本正经的瞎掰,不过说话的时候心里确实带着自豪感。

        新華字典在自己的时空里只是作为工具书,用到的时候才会被拿出来翻一翻,可是在这个时代,那完全是名著古籍的存在,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一是它的存在直接影响本时空的语言和文字,二是它对于人们了解远古电器时代帮助极大。

        据李姑娘的原话是:整个远古电器时代等于人类进化史,而新華字典是打开它的钥匙。

        这个时代的新学可是很受欢迎。

        新学,顾名思义,围绕新華字典产生的一门学问。

        夏杰难以想象,任谁能想到一本工具书,竟然混到如今的地位,典型的黑马逆袭呀。

        “没错!”

        年轻人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道:“以前我以为整个研究院只有一个同道中人,没想到还有第二个,对了,我好像没在研究院里见过你……”

        “咳咳,我才来几天。”夏杰清清嗓子,说道:“我能不能问问你认为的第一个同道中人是谁呀?”

        “当然是李学士!”

        “李学士?哪个李学士?”夏杰面色古怪。

        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难以相信道:“当然是李嫣君李学士,整个考古研究院还有第二个李学士吗?你不会没听说过李学士的大名吧?”

        夏杰笑容灿烂:“怎么可能,美女学士,东方省应该没人不知道,没想到你跟她还有交集。”

        “嘿嘿,交际没有多少,听过几节她关于新華字典的公开讲座,但以后交集肯定会不会少,近水楼台嘛。”年轻人贼兮兮一笑,朝夏杰招招手,“来来来,告诉你个秘密。”

        看见这小子的笑容,夏杰就觉得李姑娘被yy了一般。

        近水楼台?

        以他的文化程度自然能意识到后面还有半句,难道想猴子捞月?莫非这货是自己的潜在情敌?

        夏杰警惕地看着他,心里百转千回,眼珠骨碌碌转着道:“就在这说吧,难道还是什么大秘密不成?”

        他有极大的理由怀疑这小子事前知道自己是李姑娘的助手,想找机会清除最大的竞争对手。

        年轻人翻了个白眼,无语道:“我又不会袭击你,干嘛用防杀人凶手一样的眼神盯着我。”

        “不过我确实有一个大秘密,其实我的对门啊,就是李学士的办公室,就问牛不牛批,刺不刺激?”

        “嚯,强呀,没想到你还真是近水楼台。”夏杰毫无诚意地奉承道。

        他心里却在想,我要跟你说我跟李学士同住一个屋檐下,那不就是小母牛坐飞机,牛批满天飞?

        “还好吧,离得近便于我们之间进行学术交流,我主要在乎这点。”年轻人假正经的说道。

        嗯,只是在夏杰眼里,他就是假正经,谁能面对李姑娘不动心呢?

        除非他是弯的!

        夏杰满脸认同,点点头道:“对对,我看兄弟你应该也是那种喜欢搞学术研究的文化人,还没问芳……啊不,大名。”

        “吕圣!”

        “驴生?马儿骡子的那个驴子?”

        年轻人看着表情正经的夏杰,满头黑线回答道:“上下两口,单姓一吕,后挂圣人言,圣人训的圣字。”

        “哦,吕圣,这名字够霸气的,我观你确实是有成圣之姿!”夏杰挑挑眉,竖起一根大拇指说道。

        兄弟,祝福你能够成为圣(剩)斗士。

        吕圣有些黝黑的脸上露出笑容,仔细看还带点享受。

        没有听到谦虚的声音,再看见这个熟悉的笑容,夏杰暗骂一句臭不要脸过后就意识到,这家伙跟自己怕才是同道中人。

        吕圣笑着道:“敢问兄弟高姓大名?”

        “我嘛,名字挺平凡的,夏杰,商彝夏鼎的夏,盖世英杰的杰,不幸与远古电器时代的一代君主的名字撞音。”夏杰十分矜持的说道。

        他表情矜持,但是话可一点也不矜持。

        吕圣心里泛起嘀咕。

        听他语气,与他名字撞音,倒是那远古电器时代君主的荣幸一般。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进来!”吕圣随口喊了一句。

        这次才是真正的送餐员,只见送餐员穿着明黄黄的袋鼠服,看见那标准的唐明黄。

        夏杰都想冲过去,拽住送餐员问问对方是不是跟自己一样是‘历史残留人士’。

        当然,还好他及时发现对方衣服上写着明明白白的‘饿着吧’三个大字,他没做出什么过激反应。

        “先生,您点的餐到了。”

        “嗯,好,谢谢你!”

        吕圣瞅见夏杰的眼神不对,侧身挡住他死死盯着自己午餐的视线。

        “那啥,夏兄弟吃没吃,要没……”

        夏杰赶紧抢答道:“没吃没吃,吕兄既然这么客气,那我实在不好推让,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话说,有多余的筷子吗?”

        “呃……”

        吕圣瞅瞅眼前的家伙,扭过头去扇了自己一耳光,这张嘴怎么老是犯抽抽,说些有的没的。

        夏杰疑惑问:“哎,吕兄?牙疼吗?”

        吕圣看着手里的单人份套餐,欲哭无泪道:“是,是吧,最近有点上火。”

        “既然上火还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夏杰指指他手里的饭,似乎是类似炸排骨的东西。

        “这个……”

        没等他把话说完,门直接被打开。

        “夏杰,要没听到你的声音,我还真想不到你竟然在这儿。”

        李嫣君直接推门进来,扫了吕圣一眼点头示意,又对夏杰说:“刚到处找你没找到,吓我一跳,快跟我回去吧。”

        “哦哦,好!”

        夏杰刚准备走,路过吕圣身旁的时候皱眉道:“吕兄,我看你上火还是不要吃大鱼大肉的,这些苦难由我帮你承受。”

        吕圣刚从呆滞中苏醒,就感觉一股巨力传来,手里的午餐不翼而飞。

        他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抢。

        夏杰却突然一个闪身,不好意思道:“没事,我们自己走,两步远而已就不劳吕兄送了。”

        “我……”吕圣想说什么。

        夏杰却打断道:“吕兄害怕我们两个不够吃吗?其实差不多,你要是实在不嫌麻烦,自己点的同时再替我们要一份也行,我不挑。”

        “你……”吕圣气得头皮发麻。

        夏杰压压手道:“我理解,我理解,你上火不能吃这些东西,我帮朋友分担痛苦是应该的,不用再说谢字,我们先回去了。”

        随后,在李姑娘无语的眼神里,夏杰闪身进入对面,她的办公室里。

        吕圣呆愣在原地,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对面紧闭的办公室,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呢饭就没了。

        他有理由怀疑这家伙进来跟自己称兄道弟,混个连输就是为了谋图自己这份饭。

        “该死!”

        自己订餐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莫非?

        想到刚才夏杰盯送餐小哥的眼神不对,他反手给了那送餐小哥一个差评。

        理由还很奇葩:勾结外人,巧取豪夺客户的午餐,黑心指数五颗星。

        评论完,吕圣正想着再点份餐,又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咦,那小子跟李学士究竟是什么关系?”

        李学士居然说没找到他,自己被吓了一跳,才消失一会就如此担心。

        啧啧,莫非他们是……姐弟?

        不对,姓氏对不上呀!

        或者是母子?

        姓氏是不用考虑,但年纪又对不上了。

        总不可能是情侣吧?

        吕圣选择恐惧症地排除掉这个选项,这个选项本身就带有恐惧性,李学士怎么能看上那家伙呢。

        他坚信,这种事绝不会发生。

        据自己观察,李学士连油炸食品都不吃的好不好,仅凭饮食喜好就已经阻绝了两人的缘分。

        他却不知,对面的办公室内。

        “嫣君,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而且,别跟我抢东西吃好不好?你刚才还说我巧取豪夺的行为不检点,怎么转眼就变成同犯了呢?”

        夏杰不住地往嘴里塞炸排骨,一刻也不敢停歇。

        因为李姑娘效率高啊。

        虽然是举止优雅,只用两根细白的芊芊玉指捏住排骨,但是其速度可一点也不慢。

        “谁跟你抢,我这是替你分担罪恶。”李嫣君说话时严肃认真的模样,让人觉得她说的就是真理。

        又吃了两块香喷喷的炸排骨。

        她突然停住手,脸上带着追忆:“我小时候最爱吃炸排骨,而且只吃这家店的味道,我妈妈就总爱带我去,但后来,我母亲……唉,世事难料,我现在很少再去那家烤排骨头店。”

        夏杰听到李姑娘带着伤感的倾诉,心里莫名被感染,小声问道:“阿姨是逝世后,以后还有我陪你呢。”

        李嫣君一怔,美眸里蕴含的情感发生微妙的变化,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谁说我妈逝世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