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友在线阅读 - 第41章 情诗

第41章 情诗

        “我是没看过完整的诗经,但我知道一些诗篇,虽然不多,可毕竟也是诗经的一部分。”

        夏杰坐到李姑娘单位对面,给自己倒了杯水,悠哉悠哉地拿起桌上的本书看了起来。

        仅仅看了封皮,看到编著人是崔当立的时候。

        他又撇撇嘴把书扔到桌上。

        李嫣君:“崔院长为人虽然有点儿……不过他的学术做得非常好,在远古电器时代的造诣比我要高很多,我从前还想要拜他为师,他都没有接受。”

        “切,能接受就怪了,当师徒还怎么打你的坏心思。”夏杰想起那个老地中海就知道为什么有斯文败类,斯文禽兽,斯文扫地这么多形容文人道德败坏的词。

        主要是他最少得有五十岁了,居然还惦记人家二十几的姑娘,心里难道就没一点逼数吗。

        “别胡说。”

        李嫣君瞪他一眼,略带责怪之意,“我房间里的台式通讯机你可以用,但是得在我监督的情况下,因为上面有很多重要的工作内容。”

        夏杰早有预料,踢掉拖鞋躺在沙发上,贱兮兮地挑眉道:“嘿嘿,交换条件呢?”

        “你把脚从沙发上拿下来。”

        李嫣君看见他的动作皱皱眉,光着脚躺在客厅里,有些太不像话了。

        “条件这么简单?”

        夏杰穿上拖鞋,语气里带着不解。

        他当然知道李姑娘的心思,就是想逗逗她而已。

        李嫣君哼哼两声,说道:“想得美,作为交换条件,你得把你知道的诗经残篇告诉我才行,不准弄虚作假,否则后果自负。”

        “呼,怎么还带威胁的?”

        “你吓得我差点把脑子里的那些存货都惊散了。”夏杰摆出惧怕的表情,他若是把手里正在削皮的水果放下,或许就不会显得那么假了。

        “少啰嗦,别等我后悔。”

        李姑娘摘掉眼镜,捏了捏眉间,似乎有些许疲惫。

        “准备好笔记本。”

        “开始记录杰哥语录!”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咦,好像哪里不对,等我好好想想,你可以先把这句划掉。”夏杰脑子里的存货不多,而且还给搞混淆了。

        “考虑好再说。”

        李嫣君有些无奈地叹口气,对某人的不靠谱很是发愁。

        “哦哦,想起来了。”

        夏杰突然拍拍脑壳,扭脸就换了个深情的表情,柔声诵道:“这首诗名为关雎,写的内容是一名男子暗恋一名女子。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

        李嫣君记录的时候,无意中抬起头,与某双带着火热眼神的眼睛相视,几乎是在瞬间她就败退地移开视线。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吗?

        他是在说自己?

        不知多久,

        夏杰敲敲桌子,很是疑惑的问:“嫣君,这首诗我已经说完,你还愣着干啥?”

        “嗯?哦,准备下一首。”

        李嫣君慌乱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意识到,自己刚刚居然发了好长时间呆。

        自己为什么会发呆呢?

        李嫣君,认真起来,请扔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吧。

        “你准备好了吗?”

        夏杰嘴角勾着邪魅的笑。

        他发现,对付文艺女就应该用文艺的方式才行。

        另一个时代被讲烂的土味情话,小学生都知道古诗词,在这个世界却是刚出炉的新鲜。

        “诗名蒹葭。讲述了一个男子寻找或追求他的心上人的故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

        一诗完。

        李嫣君停住笔,嘴里却喃喃自语:“写诗之人的爱情真令人羡慕,我也很敬佩他的执着和追求。”

        夏杰缓缓坐到她身旁,声音极为温柔:“自己也可以拥有,为什么要羡慕别人呢?”

        他不知道自己上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是什么时候,反正自己都感觉麻,相信李姑娘会更麻吧。

        “我也……”

        李嫣君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认真起来似乎很深情。

        但不能成为撩自己的理由!

        她冷冷道:“坐回你自己的位置,不准再乱动!”

        “好吧好吧,真小气。”

        夏杰举手投降,回到原先坐的沙发,哪怕是没能一波拿下,可却顺利破防了,值得庆贺。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情诗有用。

        土味情话之前也尝试过,同样有效果。

        嘎嘎嘎,李姑娘,你已经无路可逃了,等待被本君攻克吧!

        “你可以用我工作室里的机器,现用在还是等……”

        “现在,立刻,马上!”

        “好吧,跟我来,一会不准乱动房间里的东西。”

        “我保证!”

        可是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夏杰用李姑娘的号给那个隔壁老王头发信息,对方没有丝毫反应,仿佛是人间蒸发。

        同样,好友申请如石沉大海。

        “可以了吗?”

        “嗯。”

        “你似乎兴致不好?”

        “唉。”

        “能说出来听听吗?”

        “呵,咋的,你想听我的事开心开心?”

        “我只是想帮你而已。”

        “好吧,谢谢。”

        ……

        隔壁家老王头已经成夏杰的心病,牛皮癣一般。

        他是真的好奇,当然,也不算是因为好奇,遗世而独立的感觉不太好受,能有个共同承担的更好,他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了。

        后日,

        “今天上班,必须要牢记,一切都得遵守规章制度。”李嫣君进入考古研究院的时候,最后一次叮嘱夏杰。

        夏杰拍拍胸脯,信誓旦旦:“放心吧,我已经看过规则手册,我不会轻易触犯研究院的规则。”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

        他可是看到最严厉惩罚的那一栏,就是李姑娘说过的宫刑。

        这种刑罚真是存在!!!

        简直是反人类,不过它处理只适用于大奸大恶,且引起极大恶劣影响的人身上。

        当然,夏杰要真想尝试这种刑罚也不是不行,可以先在研究院搞点破坏,比如说埋个土豆雷砸倒几栋大楼……不,大蘑,再伤害或杀死几个人,偷几件文物。

        这日子绝对有盼头。

        两人并肩走进研究院,迎面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还是熟人。

        只是后者看他们的眼神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