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十二 劝诫

十二 劝诫

        在朱元璋的话语中,朱雄英总算听清楚事情的原委。

        准确的说,是一群人,一群官员联合起来,骗了老头子。

        这些官员,下至各府道州县,上至朝中六部中枢大臣,长长的一大串儿。

        大明立国之后,朱元璋立下规矩。每年各省布政司,下属府道州县,都必须派人进京入户部,呈报地方财政的收支账目及所有钱谷之数,并且运送钱粮入京送入国库,等且登记造册,送呈御览。

        可这事听着简单,却做起来难。难就难在给老头子看的账本上,按老头子的规矩。各地布政司的钱粮账本,下属各府州县的钱粮账本,还有户部收到多少钱粮的账本,数目都应该是一致的。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贪污。若三方中有一处账本与其他两处不一致,官员们就有麻烦。进京的地方官就要再回当地,严格审查钱粮数目,然后再送到京师,再对账,再登记造册。

        此时交通不便,地方官与京师路途遥远,实在是折腾不起。再者说,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运送钱粮入京师,钱粮定然有损耗。不到地方,谁都不知道到底损耗了多少,户部收到的数目,绝对和地方官出发时的数目不一样。

        所以,这些官儿,想出一个办法。

        凡是进京的官员,不管哪来的,都带着一本已经让地方官盖好印记的空白账本。然后进了户部之后,把户部收账的账本抄一遍,三方的数目都一致,再交给老头子就皆大欢喜。

        这本是官场上的潜规则,户部早就知道,但也不干涉。各地方政府,更是视为理所应当。

        说通俗点,这就是唬弄!大家怕麻烦,干脆就钻了法律的空子。

        要说这些官儿,这么干也未见得就是罪大恶极。毕竟路途遥远,钱粮有损耗,官员们也实在折腾不起。

        其实这事并不是官员们的首创,从宋代开始,官员们就这么干了,一直到元朝依旧如此,到了大明朝。既然上无禁止,下面装傻充愣,故作不知。

        可凡事就怕较真二字,偏老头子就是个较真的皇帝。

        朱元璋和等人,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皇帝。性子最是执拗,最是刚强,眼里半点沙子都不容。而且他一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骗他。

        所以知道此事之后勃然大怒,竟然要把涉及此案的所有官员,从上到下都杀了。

        “串通起来骗咱?”老头子咬牙切齿,“大孙,你说这些人,该不该杀?”

        朱雄英想想,“该杀!”

        顿时,朱标凌厉的眼神,马上就飘过来。

        “不过,孙儿以为,都杀了也不可取!”朱雄英话锋一转,“皇爷爷,方才父亲也说了,这是前朝的惯例,是千百年来的陋习。我大明朝,也并未明令禁止。直接都杀了,未免有失偏颇!”

        倒不是朱雄英给那些官员开脱,而是在此时大明朝的官儿,实在是太少了,当官的确实有些不容易。

        老头子定下的大明官员俸禄,少得可怜,只够官员温饱。想想百十年后,一代清官海瑞,连给老娘买肉的钱都没有,就知道俸禄少成什么样子了。

        这先不说,老头子活阎王一样的性子,根本不容官员犯错。天下初平,百废待兴。可各地的官员缺口巨大,若是再杀一波,真就像朱标说的,没人干活了。

        再者说,故意作假的人,确实该死。可其中许多人,不过是在潜规则之下缄默其口,随波逐流,罪不至死。

        “倘若,皇爷爷立国之初,就把这规矩给废了,严令不许,官员们再这么做就是欺君,该死!可您没禁止,朝堂之上也没人说过此事,官员们不过是遵循旧例.....”

        “咱不禁止就可以?”朱元璋怒道,“当官首重其德,他们弄虚作假就是无品无德。没有德行,没有品行,连良心都没有,凭啥人五人六的做官?”

        “您别较真呀!”朱雄英给老头子捶背,笑着说道,“按你这么说,杀的人可数不过来。您想想,从户部到地方,牵扯成千上万人。户部的各级官员,布政司的官员,还有地方主官,有监督之责的监察司,按察司,巡查御史。难不成,都一股脑的杀了吗?”

        “杀!”朱元璋说得斩钉截铁,“合伙糊弄咱都该杀!”

        不过,他有些诧异的看了朱雄英一眼,赞许的点头,“你年纪虽小,却知道这么多。知道各级官吏的职责所在,难得!”

        “那可就真没人干活了!”朱雄英笑道,“到时候谁替您管理天下百姓,谁替您征收钱粮,谁替您治理百姓呢?一个官员,从考取功名,到成为合格的官员,得多少年的功夫呀!”

        朱元璋怒气未消,“你说这些咱都知道,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拿前朝的陋习,唬弄咱这个大明皇帝,这不是找死,是做什么?”

        “要说他们冤吧,也不冤,毕竟是故意做错事。”朱允熥改为给老头子捶腿,笑着说道,“可要是一股脑都杀了,肯定有冤枉的。孙儿以为,治国当依法,即便是天子也不能随意擅杀!”

        “官员们有错,当仔细查询。其中罪大恶极之辈,固然要以儆效尤杀之后快,可其中有些官员,不过是奉命行事。降级也好,罚俸也罢,按律法处罚就是。但因为您心里气不顺,都给杀了,是不是也说不过去?”

        说到此处,朱雄英抬头,清澈的目光看向老头子,“皇爷爷,您是驱逐鞑虏,重铸中华,功比秦皇汉武的一代雄主。天子胸怀四海,包容万物。若因小错,而大开杀戒,动辄屠戮万人,难免被后人诟病呀!”

        “咱在乎哪个?谁爱说啥说啥去!”朱元璋面色缓和,但嘴上不饶人。

        看了朱雄英良久,忽然感叹一声,“这孩子性子仁厚,小小年纪能说出这样的话,将来必定是咱朱家的圣明天子,仁义君主!”

        别看朱元璋一辈子对任何人都不手软,可在看待继承人上,却格外希望自己的子孙,做一个贤明仁厚的好皇帝,不像他这么急脾气,性格暴躁。

        朱标看向自己儿子的目光,也满是嘉许。

        嘉许的是,自己的儿子这么小,就知道不能因怒不问青红皂白杀人。即便有罪,也要分清主次,不能一概杀之。

        他这边嘉许着,没想到那边老头子的白眼冷不丁的过来。

        “你看,你都不如这孩子!”老头子对儿子没好脸色,“说一早上了,就知道跟咱说啥人不好,其他啥都说不出来!”

        朱标,“...............”

        半天了,他一句话都没说,哪知老头子又把矛头对准他,数落他。

        “传旨,户部尚书,分管钱粮审核的侍郎,核查的员外郎,造册的郎中,全部处死!”朱元璋皱眉道,“各地掌钱粮印的主官人等,一律处死。监察司,按察司,御史等有失察之罪,罚俸三年,杖五十!”

        “儿臣遵旨!”朱标心中长出一口气,跟早上老头子要把所有人都杀了相比,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你们爷几个说完军国大事没有,这粥和包子都凉了!”马皇后在门外笑道。

        朱元璋把朱雄英抱在怀里,大手一挥,“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