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十五 大哥真狠

十五 大哥真狠

        “这............”

        眼前这一幕,顿时让朱雄英有些愣神。

        朱权一句大哥来了,立马让刚才菜市场一样的大学堂,变得鸦雀无声。

        那些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屁孩王爷们,都正襟危坐的坐好,目不斜视。朱雄英亲眼看到,本来十几岁的湘王,蜀王等人正鬼鬼祟祟的凑在一起,不怀好意的看着什么书画,满脸坏笑。

        一听朱标来了,赶紧把东西塞入书桌中,拿出四书五经装模做样的摇头晃脑起来。

        只是,湘王朱柏的是书,都拿倒了!

        “我老爹是净街虎呀?”朱雄英心中暗笑,这些小王爷们居然都这么怕他。

        这时,朱标也背着手从外进来,板着脸严肃的看了一圈。

        “都挺能装的啊!”朱标一开口,朱雄英发现那些小王爷们,身子抖三抖。

        “方才我在外头,听里面跟狮虎山似的,山呼海啸!”朱标继续道,“现在怎么老实了?”说着,一指朱权,“老十七,你脸上的泥还在?是不是又撒尿和泥玩了?”

        朱权唯唯诺诺的站起来,“大哥,我没撒尿和泥,我在地上挖蚯蚓来着!”说着,忽然一指另一个皇子,“是十五哥,院里的那泡尿是十五哥尿的,我不让他尿,他非要尿淹蚂蚁窝,说什么水淹七军!”说到此处,还伸出手,“你看,刚才我拦着他,都尿我手上了!”

        噗,朱雄英肩膀拼命的耸动,差点笑出声。

        这些大明朝未来赫赫有名的塞王,此时也不过都是些小屁孩。和后世那些朱家的废物王爷不同,大明第一代藩王或许也有各种缺点,但长大之后,各个上马治军,下马治民。

        尤其是宁王,辽王,代王等人,封地都在荒凉之地,直接面对辽东女真或者北元铁骑。就藩之后,每年在朱元璋次子,诸王之首秦王朱樉的带领下,集合大军会猎于漠北,使得明初北元余孽不敢在漠北驻扎,逃窜至漠南。

        老十五,就是未来的辽王朱植,封地在后世铁岭一带,就是本山大叔那嘎达。

        “你胡说!”朱植怒道,咧开缺牙的嘴,“是你让我尿的,还要和我比谁尿的高,尿得远!”

        朱标绷着脸,“比尿?谁赢了?”

        “我!”朱植搞搞举手,“大哥,我赢了。我站得高,所以尿的远!”

        若不是强忍着,朱雄英差点笑背气。

        朱标咬牙道,“好好,你有出息。给你们读书的地方,你们比谁尿得高?”

        说着,慢慢走到湘王朱柏身边,在对方后脑上一弹,“你干啥呢?”

        朱柏倒拿着书,眨着大眼睛,“看书呢!”

        “你眼睛是倒着长的吗?”朱标怒道,“书都拿反了!”说着,没好气的又在对方头上抽了一下。

        湘王朱柏,这也是个苦命人。

        朱雄英看向对方的目光,很是复杂,甚至充满怜惜。

        历史上这个皇十二子,长大之后文武双全,就藩荆州之后,多次和楚王一起,出兵平定湖广一代的蛮夷叛乱,军功赫赫,而且为人少有劣迹。

        等建文登基之后,拿他这些叔叔们下手,以莫须有之罪欲拿问湘王入京。

        湘王朱柏昂然说道,我乃太祖之子,岂能受辱!说完,带着妻子阖家葬身火海。

        这时,朱标在朱柏的书桌里一掏,拿出一个画本,刚一番开,脸色大变。

        “你才多大,就看这些,我都没..........”啪啪两下,手里的画本落在朱柏的脑门上,喝问,“在哪弄的?”

        朱柏就硬挺,也不求饶也不说话。

        “好,不说话是吧!不说话以为我拿你没折?”朱标气的直哼哼,“才多大你就不学好,看这些东西!”说着,眼睛一横,“到底谁的?”

        朱柏还是不说话。

        边上,蜀王朱椿,鲁王朱檀,代王朱桂,潭王朱梓等人低下头默不作声。

        但朱雄英注意到,这些人书桌下的腿,都在瑟瑟发抖。

        很明显,事儿是他们这几个年纪差不多的皇子一块干的。只不过现在朱柏讲义气,把事情都担在了自己肩膀上。他们生怕,朱柏把他们招出来。

        朱雄英的目光,又好奇的落在鲁王朱檀身上。

        这个人他前世比较熟悉,因为他去看过鲁王在山东的墓。

        鲁王青年时痴迷道教,仙丹嗑多了英年早逝,死后几百年坟还让人给扒了。出土了一大批最为珍贵的文物,其中就有世上唯一的明朝亲王冠冕,九旒冕。还有大批的文献和丝织品。

        “咱们朱家,往上多少代都没出过读书人!”朱标在学堂之中咆哮,“父皇一片苦心,请名师教导你们,就是希望你们能勤学向上,做个正直有学问的皇子。可你们呢?平日在宫里胡闹也就罢了,在学堂还要胡闹。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不许胡闹?”

        众皇子都低头,默不作声。

        “手伸出来!”朱标对朱柏说道。

        后者闻言,有些畏惧,但还是乖乖的伸出手。

        朱标拿着戒尺,“让你不学好!”

        啪的一声,打在对方的手心,朱柏的身子猛的趔趄。

        啪的又一下,“让你不好好读书!”

        这时,学堂外忽然传来朱元璋的声音。

        “这咋了,咋又打上了?”老头子背着手进来。

        “儿臣参见父皇!”

        如果说刚才见了朱标这些皇子们是害怕,那见了老头子真是耗子见了猫,瑟瑟发抖。

        尤其是以为朱柏扛着就没事的蜀王,鲁王等人,简直是怕到要死,腿肚子跟骰子似的晃动。

        只见朱标把搜到的画册,不动声色的藏在袖子里,对朱元璋说道,“父皇,没甚大事,就是弟弟们胡闹!”

        “读书的地方胡闹,该打!”老头子横了一眼儿子们,对朱标说道,“你是老大,长兄如父,该揍就揍,不要手软!”

        的确,这时代就是长兄如父亲。

        嫡长子虽然是继承家业的第一继承人,但同时也肩负着照顾并且管束其他家中男丁的责任。即便是寻常百姓人家,若父亲早早不在,长子不但要挑起家庭的重担,还要为了年幼的弟弟们操心。

        供他们吃喝,让他们读书,帮他们娶妻生子,给他们分发田地。甚至自己吃亏,也要护着兄弟们周全。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儿臣已经打过了,弟弟们也知道错了!”朱标笑道。

        朱雄英不禁心中,对朱标的认知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抓到弟弟们的错处,做兄长的自然要责罚。但是不能把这些错处,捅到父亲那里。即是为了维护弟弟们的脸面,也是不想老头子动怒。

        “哼!”老爷子又严厉的哼了一声,随后看向朱雄英,马上换成笑脸。

        “大孙,以后在学堂,你也要好好读书,不能胡闹哈!”

        朱雄英小大人一般,开口道,“皇爷爷放心,孙儿一定勤学向上,不辜负您老的一片苦心,和殷勤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