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三十三 儿子们

三十三 儿子们

        紫禁城中,有一亩三分地。

        那是朱元璋和马皇后留出的菜园子,庄稼地。

        午后阳光明媚,几只小鸡在母鸡的带领下,从菜园中藤架的缝隙中钻进钻出,在地上啄着小虫。

        水缸边上,一只肥猫惬意的舔着自己后腿上的毛,见一群鸡仔在自己眼前晃悠,遂产生不悦。上去就是一顿乱挠,而后惊慌的鸡仔四处奔逃。未等肥猫得意,远处的公鸡飞快的追逐而来,肥猫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今年的豆角应长的好!”马皇后正搭着豆角的架子,对边上帮忙的老嬷嬷笑道,“你看,这豆角秧子长得多块!”

        老嬷嬷抬头,也笑道,“娘娘种什么都好!”说着,顿了顿,“有您这样的皇后,是天下百姓的福气!”

        “可不搭嘎,俺就是闲不住!”马皇后笑道,“早些年皇爷在前头打仗,俺就在后面带着家里的孩子们,淮西将士的婆娘们种地种菜!”说着,微笑起来,“说来也怪,那时候虽然累点,可吃什么都香。不像现在,吃啥都觉得嘴里没味儿。”

        忽然,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农活,在围裙上擦擦手,走到园子边。

        不远处,阳光下,两个健壮的青年,还有一个孩童的笑着走来。

        走在前面的两人,面容有几分相似,那跟着的小儿就像是他们的小尾巴。

        霎那间,笑容如阳光,在马皇后脸上绽放。

        然后,走来的人也看到了马皇后,前面的一个俊朗青年变走为跑,大步而来。

        跑到距离马皇后几步外,站着看了半晌。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娘!”朱棣喊了一声,“四儿回来了!”

        马皇后瞬间红了眼眶,“俺的小四!”

        “娘!”朱棣起身跑过去,一把抱住马皇后,把头埋进母亲的怀中。

        朱棣并不是马皇后的亲子,但幼年失母的他,自小就被马皇后带在身边,视如己出。

        她把他当成亲儿子。

        他认他当作亲娘!

        马皇后捧着朱棣的脸,目光落在他额角的伤疤上,颤声道,“四儿,这咋弄地?”

        朱棣看着母亲,笑道,“没事,磕了下!”

        “你撒谎!”马皇后粗糙的手,抚摸着那处伤疤,心里抽抽的疼,“多险啊!”

        “娘!”朱棣开口,“儿子想吃您烙的饼,咸菜汤,想了一路!”

        马皇后擦擦眼角,“起来,跟咱回去,咱给你做!”说着,转身回菜地,“俺给你摘点新菜,都是俺自己种的!”

        “儿子帮您!”穿着铠甲的朱棣,钻入菜地。

        没一会儿菜摘了两筐,朱标搀着马皇后,朱棣拎着两框菜,朱雄英举着祖母干农活时带的斗笠,一家人踩着田埂,朝坤宁宫走去。

        ~~~~~

        燕王朱棣回京不久,秦王晋王也到了。

        他俩和朱标都是老太太的亲儿子,朱雄英又跟着朱标去迎。

        这俩人不似朱棣那般爽朗,在朱标面前亲热之中带着几分拘谨,更有着几分依赖。无他,这两人都是不咋让人省心的。他二人虽然也是少年随军出征,能统兵作战的藩王,可是脾性却不怎么好。

        要么有些残暴,要么性子乖张,行事荒唐。尤其是秦王,他就藩西安时,朱元璋曾对他说过,关内百姓,自蒙元失德一来,连年打仗日子过得不好。如今天下才刚刚安定不久,正是让他们休养生息的时候。你到了封地,要善待百姓,勿要再大兴土木营造宫室。

        可秦王不听,依旧我行我素。

        朝廷千方百计的招抚吐蕃十八族,可他在出征之时,却直接掳掠了数百番人儿童,女孩都变成宫女,男孩直接把人家阉割。

        历史上,若不是朱标几次袒护他,他几乎丢了王爵。

        不过,这两位在马皇后面前,却是乖得不能再乖的孝子。他们不但是自己来的,还带来了自己的妻子,让马皇后新欢怒放。

        眼看,马皇后的寿辰,渐渐的近了。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可朱雄英却注意到,马皇后的眼底有些焦急的神色。每当晚上睡觉之前,都会站在宫门口远望。直到宫灯熄,才回房间歇息。

        ~~

        “皇祖母,明日就是你的寿辰了!您歇一天吧!”

        又是那处菜园子,马皇后弯腰拔着地里的杂草,朱雄英在边上,一边帮忙,一边说道。

        “可不行,这时节正是野草茂密的时候,一天不管就要疯长!”马皇后笑道,“种地呀,跟当皇帝是一样的。”

        朱雄英有些好奇的抬头,眼中些许不解。

        “你看当皇帝是不是要天天批奏折,处理国家大事?”马皇后笑道,“种地的也要天天看着自家的地,不然呀庄稼就长不好!”

        朱雄英道,“皇祖母说的是,天下事首在勤字!”

        马皇后慈爱的大笑,“就是这个理儿,俺大孙说怪好哩!”

        忽然,正在拔野草的朱雄英停住动作,狐疑的回头。

        他看到了朱标,看到了几个壮年男子。

        而马皇后也看到,瞬间在地里直起腰,拎着裙摆走到菜园子边上。

        朱雄英在她身后跟着,仔细的辨别朱标身边的那些人。

        “那是曹国公李文忠,是老爷子的外甥,从小也是当儿子养的!”

        “那个黑脸的大汉,是沐英吗?”

        朱雄英依稀猜出这些人是谁,他们是马皇后的养子们。

        当年那段金戈铁马的岁月中,马皇后和朱元璋收养了许多孤儿,而这些孤儿在长大后,都成了大明朝赫赫有名的战将。

        一群人在菜园子外止步,齐刷刷的跪倒,“臣等,叩见皇后娘娘!”

        顿时,马皇后脸上的笑容,没了。

        “俺以为你们千里迢迢回来,是看俺这个老婆子,没想到你们是参见皇后的!”马皇后不悦道。

        朱标也对那些汉子们笑道,“私下里,哪那么多规矩,让娘不高兴!”

        十来个汉子,跪在地上,哐哐磕头,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娘!儿子们回来了!”

        “回来就好!”马皇后笑着上前,先拉起李文忠,“回来不走了吧!”

        李文忠眼角泛红,他幼年丧母,眼前这个皇后,在他少年时,既是他的舅母,又是他的养母。

        “不走了!”李文忠道。

        马皇后又拉起沐英,“英儿,让娘好好看看,好几年都没看着你了!”说着,似乎眼角含泪,“你媳妇还有儿子好吗?”

        沐英哽咽道,“都好,他们也总念叨你们,改日儿子带他们来给您老磕头!”

        他看着马皇后的眼神,让朱雄英心酸。是那么的纯净,那么的清澈,真的就像是儿子看着母亲。

        在马皇后和朱元璋收养的义子当中,沐英排行老大。他八岁时跟着母亲逃难,母亲饿死了,若不是马皇后他也早就饿死在荒野中。

        被收养之后,他也改性朱。后来朱元璋做了皇帝,让他们改回原本的姓氏。

        沐英哭着说,臣就姓沐吧,沐浴亲恩的沐。

        历史上,沐家一门忠烈,有明近三百年一直镇守云南边陲。直到最后一代黔国公沐天波,为了保着朱家的最后的皇帝,战死在了缅甸。

        他的后人,无一人降清!

        他本人更是铁杆的太子党,原本是空马皇后故去,沐英吐血三升一病不起。等朱标故去不久,沐英哭死在了云南。

        马皇后的目光逐一在养子们的脸上打量,又拉起一个,“何福儿!”

        “娘!”那汉子咧嘴笑笑,一脸的伤疤。

        “平保儿!”马皇后又拉起一个,忽然哭出声,“儿,你手呢!”

        平保儿大明平安,赶紧抽出自己缺了两根手指的右手,“娘,不碍事,不过少了两根手指!”

        “俺儿的手呢!”马皇后依旧拉着,哭道。

        平安也落泪,“让鞑子的骑兵砍断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