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三十七 抢过来,给咱们养马

三十七 抢过来,给咱们养马

        “殿下的背挺直些!”

        御马场中,朱雄英骑着一匹高丽进贡来的温顺小马,由开国公常茂牵着,李景隆在侧面扶着,小心的溜着圈儿。

        朱雄英尽量的挺直脊背,放松肌肉,跟随小马的步伐节奏。这些高丽进贡的战马,在到达大明京师之前,都经过严格的训练,不会随意受到惊吓,更不会乱跑,最适合大明的皇家子弟,用来学习骑马。

        “高丽盛产良驹?”也许是胯下的小马太过安静温顺,朱雄英有些兴趣寥寥。思索着别的事,开口问道。

        常茂笑道,“殿下说的是,前朝的时候,高丽就是蒙元的马场!”

        蒙元时高丽不单是大元的马场,甚至是人家的后花园。历代高丽王的世子都要进京为质子,给蒙元大汗看大门。

        每年除了战马,还有大批的美人和太监,献给蒙元。高丽王还唯恐不恭敬,给自己起了个蒙古名,比如上代高丽王,就叫什么伯颜帖木儿。

        有句话说得好,奴才当久了就站不起来。大明把蒙元打出了中原,第一个不忿的竟然是高丽这个卑微小国。现在虽然也给大明进贡,但却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大恭敬,甚至还有想要侵占辽东无主之地的野心。

        如今是洪武十五年,大明北方依旧有边患,还顾不上挥舞大棒收拾高丽这只草原的野狗。

        “后来,高丽王族王氏,应该是被李成桂篡位取代!”朱雄英在马上想道,“历史上,高丽想要占大明的便宜,结果徐达统军出战,高丽的大将李成桂被大明兵锋震慑。所以干脆,直接杀了个回马枪,把自己的国王宰了,自立为王!”

        “后来,上书大明请求册封,然后朱元璋赐名朝鲜!”

        对这个国家朱雄英半点好感都没有,他知道这个国家并不如历史上所表现出的那样的恭顺,每当中原战乱羸弱之时,他都要跳出来咬一口。

        此时便是如此,趁着大明和北元的对持,不但首鼠两端,而且还暗中扩展边境,侵占了不少属于中原的土地,把他们的边境拓展到了图们江。

        本来,图们江两岸的土地,都是中华故土。

        蒙元时期,高丽和中华的边界是在朝鲜境内,江原道一道名为铁岭的山麓。此处位于高丽中部,地理位置上几乎和平壤是平行的。由此可见,在元明交替之时,他高丽占了多大的便宜。

        这件事,明确的记录在李朝朝鲜,《新增东国舆地胜览》之中。

        而且高丽还在辽东地区,大肆招抚或者绞杀女真各部,甚至暗中杀害了大明招抚女真人的是使者。高丽在吞并辽东土地的时候,遭到女真人的强烈抵抗。

        女真人也不是软柿子,常年深入高丽为患,烧杀抢掠。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后来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

        这人和高丽乃至后来的李氏朝鲜都是世仇,常年带着部族在高丽边境劫掠。后永乐年间,蒙哥帖木儿被大明招抚,成了大明的臣子。

        当时的李氏朝鲜不肯罢休,先是诱杀了巴尔逊女真部的首领,而后开始大规模绞杀女真人。

        但朝鲜边境的女真人,在猛哥帖木儿的带领下,集结各部军队,开始攻打朝鲜的城池。

        不过,毕竟是野蛮的部族对抗国家,最终败多胜少。猛哥帖木儿不得已,率领残部,从阿木河开始迁移,到了凤州与胡里改女真会合(今天吉林梅河口)。这两个部落,都是牡丹江口繁衍的部落,世代的姻亲。

        后来猛哥帖木儿战死之后,他的子孙继承了建州左卫指挥使的官职,和建州卫李满柱合兵一处,再次对朝鲜展开报复。

        大战之后,女真人被迫再次迁徙,到了后世辽宁新宾一带,也就是日后满清的龙兴之地,兴京。

        而后来,朝鲜太宗李芳远,还恬不知耻给朱棣上奏折,说什么他家族生于东北,请安葬于东北,请求朱棣归还东北的十处女真之地。

        所以后世朝鲜有学者指出,李家就是女真人出身。

        “呸!”想到此处,朱雄英心中暗骂一声,“不知廉耻小人之国。”

        见朱雄英在马上沉思不说话,李景隆开口道,“殿下可是累了,要歇歇?”

        朱雄英没有理会,继而对常茂说道,“既然高丽产马,咱大明又缺少战马,何不直接灭了高丽,专门让他们给咱们养马。”说着,面色狰狞,“边夷贱类,为大明马夫都是抬举了他们!”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殿下所言极是!真说到臣的心里去了!”

        朱雄英猛的回头,五步之外,朱标正皱眉看他,而朱标身边,一个胡须茂密身材高大的壮汉,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是........?”

        朱雄英揉揉眼睛,欢喜的大叫,“永昌侯,你几时回京的!”

        站在朱棣身边的,正是大明永昌侯,朱雄英母亲的亲舅舅,他的舅公,蓝玉。

        说着,朱雄英跳下战马,快步跑去。

        “臣,见过太孙殿下!”蓝玉行礼,笑道,“臣是昨日回京的,紧赶慢赶还是错过了皇后的寿辰!”说着,看看朱雄英,眼中满是怜爱,“臣在云南,听说殿下身子不再体弱多病,心中欣喜。今日一见,殿下果然又高了,又壮了!”

        说到此处,又笑道,“本来在云南抓了几只小象,想要带回京师,给殿下玩耍。谁知它们竟然是没福的,死在半路上了!”

        “听说你云南又立了战功?”朱雄英大笑道,“给孤讲讲!”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不等蓝玉说话,朱标就皱眉呵斥,“方才听你说要发兵打谁?小小年纪,整日不知求学上进,就想着妄动刀兵,劳师远征!”

        听朱标口气严厉,朱雄英只好乖乖听训。

        “殿下消消气!”蓝玉笑道,“其实太孙殿下说的也不差,高丽贱种,我等武人早就想灭了他们。当年跟着皇爷在淮西起兵,蒙元调了高丽人来打咱们。那些杂碎,打仗怂如狗,祸害起百姓来倒是猛如虎。好几个城池,都让他们给屠了!”

        “前几年臣带兵在辽东打仗,那些高丽人还帮着蒙元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若不是皇命在身,臣等早就发兵过去,灭了那些蛮子!跟咱们大明叫板,也不看看他自己几斤几两............”

        他说得高兴,忽然瞥见朱标眼神不善,赶紧闭嘴。

        “你也知道国之大,好战必亡!”朱标又对朱雄英说道,“万里迢迢的苦寒之地,国家发动大军,岂是儿戏?”

        朱雄英不服气的说道,“儿臣知道那边不好打,可打仗不一定非要从陆地上去呀!可以操练水师出海,从海上攻取高丽海港......”

        “还敢胡说!”朱标大怒,说着,看看常茂和李景隆,继续说道,“你皇祖母寿辰给你放了几天假,你就胡闹至此。明天,给我回去读书去!”

        朱雄英被训的低头,此刻老爷子老太太不在身边,可没人护着他。

        就这时,忽然有侍卫来报,燕王朱棣来马场了。

        “四弟也来!”朱标笑笑,对蓝玉说道,“燕王来了,你一会懂点规矩!”

        “臣明白!”蓝玉微微躬身,“臣不敢在燕王面前造次!”说着,看看左右,贴着朱标的耳朵道,“不是臣说小话,殿下,您得防着点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