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四十三 孤要练兵

四十三 孤要练兵

        “可不能学那赵家的天子!”

        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白菜豆腐白肉锅子,老爷子把酱油陈醋还有蒜泥和在一起,搅和匀了,嗦下筷子,捏着酒盅说道。

        “大宋朝多好的天下呀,那摆家玩意一上来,直接就是民不聊生!”老爷子夹了u一筷子五花三层肉,沾了调料,也不吹热气儿,一口吞下,脸上表情呲牙咧嘴的,“今天这个反,明个儿那个反,天下大乱!”说着,给朱雄英也夹了一块,“吃,吃肉长得壮!”

        吱儿,老爷子喝了一口酒。

        继续说道,“这样就罢了,可他娘的,金人一来,内有坚城,外有勤王之兵。他老小子居然带着儿子,当了亡国之君,让人抓辽东那边吃高粱米去了。”

        “好歹也是皇上,一点志气都没有。你打不过,抹脖子总行吧。总归还是,给祖宗留了些脸面。到了下面见了先人,也有话说。起码,还要点脸!”

        “可你看他,妻女嫔妃让金人霍霍一通,他还有脸在啥五国城活了那些年!这老小子,简直就是恬不知耻!”

        噗嗤,朱雄英正吃饭呢,差点一口呛着。

        不是为别的,就是因为老爷子那句,你打不过,抹脖子不会吗?起码还有点脸面!

        后来崇祯,好像就是这么干的。

        要说老朱家,或许在历史上也出了那么几个混账的皇帝,比如让人抓走的大明战神明英宗。可总得来说,还真是比较要脸的。

        起码同样是亡国之君,崇祯做到了生死社稷。

        “慢点吃,别呛着!”马皇后见朱雄英呛着了,赶紧给拍背,“吃饭慢点,别学你爷爷似的,吃饭跟打仗似的!”

        “你先别说话,咱这教孙子呢!”老爷子微微皱眉,有对朱雄英说道,“老赵家那败家玩意,一辈子正事不干,净弄些旁门左道。字写得好,画整得好,有球用?当饭吃,还是当钱花?”

        “你要教孙子,去别的地方教,这是俺的饭桌,就是吃饭的地方!”马皇后开口,“孩子都学了一天了,吃饭你也不让闲着,絮叨起没完了还?”说着,见老爷子要瞪眼,“你吃不吃?俺这就这规矩,你看谁好找谁去!”

        老爷子被噎一个大窝脖,看看饭桌,儿子低头吃饭不说话,孙儿一边吃一边笑,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讨不了好。

        于是,又夹起一块五花肉,狠狠的塞嘴里,大嚼起来。

        “哎,你说!”不过,老爷子闲不住,吃两口又开口道,“咱现在吃肉,咋没过去香呢?”

        “过去吃啥,现在吃啥!”马皇后嘴上不饶人,但还是给老爷子盛了热乎的头汤,泡在米饭里,递过去说道,“以前是肚子里没油水,现在这些好东西,都吃不过来了。”

        见老爷子也不嫌烫,狼吞虎咽的吃饭,又赶紧道,“你慢点,谁和你抢呀!都这个岁数了,还不知道啥叫细嚼慢咽?”

        老爷子点点头,目光看向朱标,“老大,你想啥呢?”

        “儿臣在想,今日英哥儿所创的那些符号,如何推行全国!”朱标若有所思的说道,“开国以来,各地广建官学,各州府道县都设置了官学,让贫家子弟可以读书!”

        “可这些年来,学校多了,读书的士子却没多多少。江南还好些,自古文风鼎盛,乡里都有学堂。但北方之地,如今却读书者寥寥。这几年的开科取士,也是尽是南人,北方寥寥无几!”

        “这其中固然有江南日子好的缘故,也有北方缺少名师,学子们读书难免词不达意的缘由!”

        “咱大明的科举,父皇推崇的是程朱理学,考的也都是这些经义的范围。魏晨想着,若是请大儒给经书以注释,断句。那学子们读起来,自然就容易了。不消数年,读书人也就多了!”

        “即便不都是走科举的士子,读书认字明事理总是好的!”

        “这等事你做主!”老爷子喝酒道,“明日你和那些大学士商量着办,要钱要人找户部说去。”

        朱标正色道,“父皇,这等关系到教化的事儿,您就这么撒手不管?”

        “咱见了那些瘟书生就脑仁疼!”老爷子哼了一声,“再说,过几日京营秋操,将士们都等着咱去检阅呢,实在没功夫,抽不开身!”

        此时大明开国之兵,乃百战虎贲之师。

        不但粮饷充足,而且纪律森严。一年两次大型操演,春操和秋操,演练的都是数十万人的攻防战。各支部队之间的比拼,更关系到各个主帅勋贵们的脸面,所以格外重视。

        “皇爷爷!”闷头吃饭的朱雄英拉着老爷子的胳膊,开口笑道,“您去看大军检阅,能不能带上孙儿?”

        “不许出宫!好好读书!”朱标开口训斥。

        “去也没啥!”老爷子很享受孙子的亲昵,开口笑道,“咱朱家是马上得天下,他这个皇太孙也不能一门心思的死读书!”说着,摸摸朱雄英的头发,“再说,咱大孙也要在那些老杀才那亮亮相了,让他们好好看看,未来的主子!”

        (主子这个词,不是清朝独有的。早在朱元璋攻打应天府,廖永忠前来归附的时候,朱元璋就对他说,如此乱世,尔等武人当选个好主子,谋取富贵!不过,这个主子,和清朝那种也有本质上不同。)

        ~~~

        吃了饭没多久天就黑了,这年月即便是龙子龙孙也没什么消遣。

        当然,老爷子和朱标有享受不尽的消遣,而朱雄英还小,身边连个俏丽的宫女都没有。

        洗漱之后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看着殿中的灯火出神。

        忽然灵机一动,对外喊道,“贾贵!”

        “奴婢在!”贾贵歪着肩膀,一脸谄媚的出现,“殿下,您叫奴婢?”

        “你,去找几个小太监来!”朱雄英笑道。

        贾贵微微错愕,随即马上跪下,“可是奴婢伺候您不周?”说着,嚎哭起来,“殿下,您可不能赶奴婢走啊,离了您奴婢可活不成了!”

        “打住!”朱雄英开口,“让你找几个小太监,不是让别人取代你,快去!”

        贾贵站起身,擦着眼泪去了。

        没多一会儿,坤宁宫中的几个十来岁的小太监,都来了。

        小顺,小福,小全,小满,小安,小康等等。

        如今的大明朝,太监可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不但不能识字,而且连好名字都不能有。他们几人的名字,还是马皇后亲口许的。

        要说这些太监也都是苦命人,要么是前朝犯官之后,要么就是战俘之子,自小被阉割入宫,变成奴婢。

        “奴婢等叩见千岁!”几个小太监跪在朱雄英面前。

        朱雄英从床上下来,看了他们一圈,“明日让贾贵去和内官监说一声,往后你们都在孤身边当差!”

        几个小太监,差点喜极而泣。

        贾贵苦着脸,委屈的看着朱雄英。

        “你们都听贾贵的!”话音落下,贾贵又变成笑脸。

        “殿下面前当差,敢有半点懈怠,打死都是轻的!”贾贵恶狠狠的说道。

        “现在你们排成一队站好,按大小个排列!”朱雄英坐在凳子上,说道。

        几个小太监面面相觑,然后互相之间比了下个头儿,排成一个横队。朱雄英看得暗中皱眉,不过是简单排个队,居然也是参差不齐的。

        “去,给孤找根棍子来!”朱雄英说道。

        “哥哥!”另一边床榻上,朱雄英的弟弟朱允熥,甩着小腿过来,好奇的问道,“您要干什么呀?”

        朱雄英一笑,“哥哥我要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