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五十二 华宴(一)

五十二 华宴(一)

        “大孙,你记着,对周边这些小邦,就不能给他们好脸!”

        坤宁宫的饭桌上,朱元璋捏着酒盅,对朱雄英淳淳教诲。

        “别看那什么安南,高丽学的都是咱天朝礼法,可他们从根子上就没学咱们的根本,仁义!”朱元璋喝了一口酒,“天朝强,他们就巴结。咱天朝弱,他们就跳出来踩乎!小人之国呀!”

        “所以呀,千万别跟他们来啥天子当恩泽四方的事,咱大明的天子当四海威福!”朱元璋继续道,“得让他们知道怕字怎么写!”

        就这时,马皇后端着一盆清炖羊排过来,放在朱元璋面前,笑道,“趁热,常常炖得烂乎不?”随后,又亲手拿着一只小碗,细心的兑着酱油陈醋蒜泥南乳等蘸料。

        兑好之后放在朱元璋面前,又笑道,“当家的,快吃吧,一会凉了!”

        朱元璋有些愣神,难得老伴对他这般温情,嘴上笑道,“今儿咋了?主动伺候起咱来了?”

        “这话亏心不!”若是往天,听了这话马皇后定然要抢白几句。可现在,马皇后却笑道,“俺伺候了你一辈子,还叫没伺候?”

        “咱的意思是,多少年没这么和气的伺候过咱了!”朱元璋大笑。

        “马上就是你寿辰了,你最大!”马皇后给朱雄英盛了一碗热热的羊汤,笑道。

        朱元璋美美的喝了一口酒,抓起一根羊排一吸溜,随意的把干干净净的骨头扔在一边,“嗯,烂乎,香!”说着,油腻的手指随意在衣服上蹭蹭,又喝了口酒,对朱雄英道,“大孙,你祖母寿辰的时候,你送的礼可是好东西,咱寿辰了,你送啥?”

        马皇后寿辰时,朱雄英送的几幅画,被马皇后爱惜的收着,宝贝一样挂在寝宫里,怎么都看不够。

        朱雄英笑道,“皇爷爷,不能说,到时候孙儿定然给您老一个惊喜!”

        这时,朱标在旁边说道,“父皇,您的万寿普天同庆.......”

        “不张扬!”朱元璋开口道,“不奢靡!就是在宫里摆几桌,千万别弄啥普天同庆与民同乐的事。为了面子,流水一样的花钱,犯不上!”

        “与民同乐不一定要花钱呀!”朱标继续笑道,“今年秋天,河南那边有几个县,遭了洪水,百姓的日子艰难。不若趁着您万寿,免了他们的粮税,这也不也是与民同乐吗?”

        “这是好事,应当免!”朱元璋点点头,“再有俩月就来到年了,不但要免了他们的秋粮,还要赈济他们,让他们能过年时候吃顿热乎的!”

        说着,眉头皱了皱,“传旨户部跟河南布政司,从宽赈济,别怕花钱。”说着,又语气加重,“再传旨给河南的监察御史,巡查御史,给咱盯好了。哪个混账官,敢克扣赈灾粮,敢伸手,绝不姑息!”

        他自己过生日怕花钱,可赈济灾民的时候却说,别怕花钱!

        这就是历史上,被人诟病的暴君皇帝,朱元璋的另一面。

        揭开历史的面纱,其实他算得上是一位对百姓很有人情味的皇帝。

        先不说闹灾地区的灾民,在对待普通百姓上,洪武皇帝也远超历代所谓的贤君。

        大明律规定:“凡孤寡孤独及笃疾之人,贫穷无亲依靠,不能自存,所在官司应收养而不收养者,杖六十;若应给衣粮而官吏克减者,以监守自盗论。”

        不只是孤寡老人,年纪到了一定岁数,官府要给以赡养,按照年龄大小,每月赐予米粮酒肉等物。民间伤残的退役老军,除却米粮酒肉,每年还有棉布食盐,柴炭等必需品。

        还有惠民药局,天下各州府道县,除了官学之外,最看中的就是收养老人的济养院还有惠民药局。洪武三年开始创办,天下军民,只要是生病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都可以免费去抓药看病。

        另外还漏泽圆,就是免费的公墓。大概是做了皇帝之后,感怀自己的父母兄长去世时,连块墓地都没有,便推行这等德政。

        这些政策可不是面子工程,朱元璋亲自盯着,各地官员不敢怠慢。

        洪武初年,河南大灾。元末明初,北方本就十室九空,生灵涂炭,刚稳定下来又赶上天灾,百姓民不聊生。官府的赈济不及时,以至于百姓要卖儿卖女。

        朱元璋闻听之后,一口气杀了几十个赈济不力的官员。还严厉下令,官府要出钱,把灾民卖的孩子买回来,交还到亲生父母的手中,让他们一家团聚。

        这样的皇帝,怎么会是暴君呢!

        如果他是暴君,那那些被御用文人无耻吹捧,却耗费民脂民膏,奢侈享受的各种贤君,又是什么呢?

        ~~~

        几日后,朱元璋的寿辰,悄然来到。

        即便是老爷子不愿意奢靡张扬,但天子的万寿,一样要隆重庄严。

        一大早,六部九卿的臣子,还有各开国淮西勋贵,都穿着吉服或者御赐的蟒袍进宫朝见,并献上礼物。

        文官们多清廉,应该说洪武朝能活着当官的文官们都清廉,送的礼也比较寒酸。都是自己的手书字画,写些吉祥如意的话,做几首贺寿诗。

        而开国勋贵们则是大手笔得多,金银珠宝一车车的送进宫中。反正都是当年打仗时候抢的,家中有的是。

        除了朝中臣子们的礼物,各地藩王的寿礼,也踩着点儿,正好在寿辰这天送入宫中。

        诸藩王们似乎都比较了解老爷子的心思,没送什么珍贵的礼物,都是各地的土特产。

        等朝贺结束,宫中设宴,文武百官全部列席。

        奉天殿中,金吾卫二十四人护卫于内,教坊司设九奏于内,大乐于殿外。

        光禄寺设酒亭于御座西,设膳亭于御座东。

        御筵摆在御座的东西一方,皇太子座位于御座东,西向,诸王以次由南而东西相向设座。群臣四品以上在殿内,五品以下在殿外招待,另安排司壶、尚酒、尚食等一班人等伺候。

        宫中尚简朴,老爷子难得过一次寿辰,内宫十二监使出了浑身解数。

        “陛下驾到!”

        宴会布置完毕之后,礼部唱官大声唱道。

        “臣等,叩见吾皇万岁!”

        山呼海啸的叩拜声中,朱元璋和马皇后从侧殿中出来,并肩缓缓向前,走向御阶,走向宝座。

        朱标牵着朱雄英,缓缓跟在身后。

        “大孙,来!”朱元璋即将登上御阶时,忽然和马皇后停步,回头笑看朱雄英,伸出大手。

        “去吧!”朱标在朱雄英耳边轻声说道。

        朱雄英迈步上前,左手拉着朱元璋,右手拉住马皇后。

        两个老人,一个孩子,缓缓登台。

        “众爱卿平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