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五十六 华宴(完)

五十六 华宴(完)

        一曲终了却未曾消散,大殿之中众依稀还沉醉在,刚才的金戈铁马,气势恢弘的祝辞之中。

        尤其对朱元璋和那些开国勋贵武将来说,竟然有些意犹未尽,依依不舍。因为这几首词,正是他们毕生功勋的写照。

        轰,众勋贵子弟再度站好,身体如标枪一般。

        朱雄英站在最前方,叩拜道,“孙儿祝皇爷爷万寿无疆,我大明,日月永昌!”

        李景隆等勋贵子弟跟着呐喊,“臣等祝陛下万寿无疆,大明永昌!”

        朱元璋笑着把朱雄英拉起来,“怎么想到给咱,弄这么一份贺礼?这是什么辞儿?”

        朱雄英笑道,“没有皇爷爷就没有大明,您是英雄,孙儿唱的是飞龙引,定江山,贺圣朝,三部合一英雄颂!”

        “英雄?”老爷子淡淡一笑,“咱顶多个好男儿,算不得英雄。即便是雄英,咱也不是天生的英雄!”说着,捏捏朱雄英的鼻头,“倒是你小子,小小年纪,就满是英雄气!”

        “陛下说的是!”宋国公冯胜开口笑道,“方才皇太孙殿下带着这群小子出来,那阵势把臣都给吓住了!”说着,目光落在众勋贵子弟之中,自己的幼子冯忠身上,继续笑道,“陛下,别看这些小子们稚嫩,可那模样却能唬人啊。若是当年战争上,碰到这样齐整的队伍,臣都未必敢打!”

        魏国公徐达也开口笑到,“前些日子见皇太孙在宫中用太监练兵,虽是游戏之作,但也颇有成法。今日见了这些老兄弟的子侄们,才知当日臣,还是小看了殿下!”说着,叹口气道,“皇太孙,少年英雄!”

        “不要夸坏他!”朱元璋大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随后拉着朱雄英说道,“你这贺礼咱很喜欢,回头把这词儿抄下来给咱看!”说着,又看看那些勋贵子弟们,开口道,“你们也不错,帮皇太孙给咱长脸了!”

        “臣等不敢!”傅让,李景隆等人说道。

        朱元璋再看看这些稚嫩的少年们,知道这些人都是家中的幼子,与爵位无缘,便沉吟片刻,“尔等忠心任事,其心可嘉。俱赏武人勋位,轻车都尉!”

        话音落下,周围顿时满是诧异之声。

        国朝开国之后,武人因军功封爵,无论公侯或可世袭,但只能传袭一子而已。而且,这些年皇帝对于军功世家的管控,越来越严格,轻易不肯封赏。

        可今天,却直接赏了这么多勋贵子弟,堪比三品官的勋位。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恩典!

        “还不谢恩?”见这些勋贵子弟都欢喜傻了,朱雄英开口道。

        “臣等,谢陛下隆恩!”

        “不用谢咱,这是看在太孙面上给你们的恩典。”朱元璋说道,笑看其他臣子们,“咱老了,往后你们的富贵呀,都在咱大孙的身上!”

        言罢,又拉着朱雄英的手,缓缓走向龙椅宝座。

        通往龙椅的三条御阶中,正中央的那条只有皇帝才有资格走。即便皇后太子,踩上去都是僭越的大罪。

        可此刻,朱家爷俩一大一小,直接踩着只有皇帝能走的御阶,缓缓上去。

        朱元璋还开口笑道,“慢点,小心台阶,爷爷拉着你!”

        台下群臣看到这一幕,都面露微笑。

        历朝历代开国君主都未必能父慈子孝,皇帝和皇储之间的争斗更是屡见不鲜。可唯独大明朝,却没有这些。

        不远处,嫔妃那边,吕氏心底眼底都闪烁着浓浓的嫉妒之色。

        就在刚才,皇帝明明马上就要册封她的儿子。却被朱雄英,不经意的打断。而且,她处心积虑让儿子所出的风头,和朱雄英比起来,不值一提。

        另一边,曹国公李文忠小声的和朱标这边说着话。

        “皇太孙天资聪颖,实属罕见!”李文忠笑道。

        朱标含蓄的一笑,“不过是小聪明罢了!”

        李文忠看看殿外肃立的嫡长子李景隆,又低声道,“跟皇太孙殿下一比,臣家那小畜生,简直是扔的货!”

        “你太严苛了,九江那孩子不错!”朱标笑笑,声音压低几分,“父皇有意让你掌管五军都督府,你得信儿了吧?”

        “臣隐约知道一些!”李文忠说道,“往后该如何当差,还请太子殿下示下!”

        “过了寿宴再说!”朱标笑笑。

        这时,朱元璋已经带着朱雄英,在龙椅上坐好。殿中群臣笑着说话,他们三人小声细语。

        “妹子!”朱元璋对马皇后笑道,“你是咱朱家的功臣!”

        马皇后一愣,不明所以。

        “你给咱生了个好儿子,还养了个好孙子!”朱元璋大笑,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将来这天下,咱们这一子一孙,谁都坐得住!”

        马皇后一笑,“是你有福!”说着,站起身,捧着一杯酒,少见的行大礼,缓缓下拜。

        “夫君的寿辰,俺敬你一辈。你也知道俺没读啥书,不会说啥好话。就愿你,身子硬朗,平安康健!”

        朱元璋也举杯道,“好,咱们都硬朗,都康健!”说着,拍拍朱雄英的脑袋,“争取呀,咱们再多活他二十年,看着这小子娶妻生子,成家立业!”

        夫妻二人相视而笑,一饮而尽。

        “妹子,起来!”饮酒之后,朱元璋亲手把马皇后扶起,按在身边,笑道,“咱这些年,也多亏身边有你!”

        马皇后微微一笑,“俺一个妇道人家,也没做啥!”

        “一晃,咱都老了!”朱元璋说着,忍不住用手捋了下马皇后,半白的头发,“都开始过寿了!呵呵!”

        “人哪有不老的!”马皇后眼中有柔情闪动,“不过咱们一辈子生儿育女,儿子都孝顺出息,也算没白活一场!”说着,也捏了捏朱雄英的脸蛋。

        “大孙呀,今儿弄的好!”马皇后笑道,“别说你皇爷爷,就是祖母看了你唱的辞儿,心中都欢喜!”

        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朱元璋笑道,“咱大孙也不小了,是不是该给他张罗定亲了?”

        “我才八岁,就定亲?”

        朱雄英心中一愣,然后赶紧竖起耳朵。

        这年月可不讲什么自由,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长辈一句话,就能把晚辈的终身大事定下来。

        朱元璋想想,“怎么忽然想起这茬来了?”

        “咱们都老了,现在不张罗,过几年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啦!”马皇后笑着,看看跟太子朱标低声说着什么的李文忠说道,“文忠家不是有个才六岁的小丫头吗,俺看着挺好。要不的,咱们亲上加亲,定了那闺女?”

        朱元璋又沉思片刻,开口道,“先不急,再说吧!”

        李文忠在朱元璋和马皇后心中的的地位,早就超过了外甥这个称呼,隐隐当成了儿子。

        别看大明开国之后文臣以李善长为为首,武将以徐达为首,可他们谁都不如李家显赫。

        李文忠的父亲是朱元璋的姐夫,早些年朱元璋家境贫寒的是时候,这个姐夫没少帮衬。那年月粮食就是命,李贞这个姐夫对朱元璋来说,比亲哥还亲。

        等大明建国之后,被册封的第一人,不是那些功勋宿将们,正是李贞。先是恩亲侯,后来又封为曹国公,右柱国,恩仇可谓国朝第一人。

        不但如此,为了方便日日能看着李贞,朱元璋还特旨把紧挨着紫禁城的宅子赐给他,并许他进宫坐轿,穿五爪金龙袍服。

        李贞病逝之前,朱元璋亲自探望,见李贞已病得不认识人了,堂堂帝王居然嚎啕大哭。

        后来,追封李贞为陇西王。不但封了他,连李家祖上三代,李贞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追封王爵。

        由此可见,朱元璋对李家的偏爱。

        李文忠是太子朱标的姑表兄,那朱雄英和李文忠的小闺女,是再隔了一代的表亲。按理说已经,勉勉强强算近亲结婚了,可这年月不讲究这些,长辈们都巴不得亲上加亲最好。

        按理说,马皇后的提议,朱元璋很少拒绝。可这一次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不想再和李家结亲。

        对此,朱雄英倒是能猜到一二。

        当初给太子朱标从小就定了常遇春的女儿,是希望将来儿子身后有武人集团的全力支持。还有安抚,淮西武人勋贵集团的意味在其中。

        但如今大明江山稳固,往后十数年,正是要不断削弱这些开国勋贵影响力的时候。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让这样的势力,保持长时间的鼎盛。否则,就是对皇权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