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五章:命运。

第五章:命运。

        吴天暗笑,这小子居然跟他玩起了心眼,这个故事其实是一则佛教寓言。

        故事其实还有后半段:一头牛连续杀了三个人,很快就传到了国王耳朵里,国王就去请佛陀指点迷津。

        于是佛陀就跟他讲了另一个故事:从前三个商人在一个老婆婆家住店,却欺负她年老孤寡,不仅不给钱,还殴打老婆婆,于是老婆婆发下重誓,来生见到三人必定杀之报仇,于是今生老婆婆化身为牛,而前世的三个商人就是被牛杀死的三人。

        这个故事是劝人不要恃强凌弱,然而,这里面其实有个陷阱,因为按照佛教因果循环的理论,三个商人之所以殴打老婆婆,肯定是因为老婆婆前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所谓冤冤相报,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一想到吴天被自己驳得无言以对的模样,江流儿嘴角的笑意就更浓了。

        “人该死,牛也该死!”

        短短的几个字从吴天口中轻轻吐出,透着让人齿寒的冷漠,更像是一记重锤敲在江流儿心上。

        “你胡说,答案不是这样的。”江流儿几乎脱口而出。

        吴天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世上哪有什么正确答案,你所知的答案只是别人告诉你的,就好像佛陀告诉国王的故事,只是为了让国王笃信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抛开佛陀所言,其实这就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因为各种巧合,一头牛杀了三个人,人死了,所以他们该死,牛死了,说明它也该死,仅此而已!”

        江流儿想要反驳,却又忍不住去想,如果没有佛陀所说的前世因果,这个故事又该怎么解释?

        “不可能,世上又怎会有那么巧的事情?”江流儿涨红着脸争辩。

        吴天轻轻一弹僧袍上的灰尘,从禅床上跃下,背过身,拉开房门。

        “你不会真的认为,这世上的一切都是神佛在操控吧?若是如此,那又是谁在操控神佛的命运?”

        说完,吴天抬腿踏出禅房,恰逢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东方斜射而下。

        江流儿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吴天的背影消失在那金色的海洋中,内心却犹如坠入十八层地狱般煎熬。

        “谁在操控神佛的命运?谁又在操控.......我的命运?”

        金山寺山门前,法明长老远行,寺中僧人多来送行,吴天嘱咐几位随行伺候的僧人,将法明长老的生活细节,事无巨细,一一交代清楚。

        法明和尚疑惑的问:“玄空,你玄奘师弟为何不见?”

        “今日早课师弟向我请教了一个问题,想来应该是还没参悟透澈,误了时辰,要不我去唤他来?”吴天含笑道。

        法明和尚闻言欣慰道:“不用了,就让他好生参悟吧,有你在,为师再放心不过了。”

        “师父一路珍重。”

        “阿弥陀佛。”

        .......

        【还真是个呆和尚,遇到问题想不通连饭都不吃了,若世人都与他一样,岂不早就死绝了?】

        江流儿瞬间恢复清明,怒视声音来源。

        吴天则是一脸莫名其妙。

        【这小子不是在发呆吗?难道是听到我走路的响动了?】

        江流儿不免有些得意:哼,你怎么也想不到,我能听到你在想什么吧?

        “玄空师兄,你知道......”

        “不知道。”江流儿话还没说完,就被吴天打断。

        就在江流儿失望之际,吴天又道:“答案需要你自己去找,否则你怎么能确定我告诉你的就是真的?”

        “自己去找......”

        吴天没有理会喃喃自语的江流儿,盘坐在禅床上,再度唤起系统抽奖界面。

        “恭喜宿主完成每日功课,获得躺平奖励:金钢伞(佛门法宝,佛门功法威力加持20%,可激活:不动明王法相,需消耗大量法力。)”

        “额外奖励:不周山仙藤枯枝一根。”

        由于江流儿的存在,吴天并没有立即领取奖励,识海中,一柄古朴铜质小伞悬浮在半空中,佛光熠熠,而那根仙藤枯枝却是跟普通枯枝没什么区别。

        关掉系统界面,吴天开始修炼密宗九字真言,虽然由于罗喉转世的负面状态,他修炼佛道两家功法的速度会降低30%,不过由于天妒英才的附加状态:修炼任何功法速度增加20%,再加上他超高的悟性,修炼进度依旧比一般天才要快得多。

        江流儿被吴天手中不断变幻的法决所吸引,虽然他并不知道吴天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却本能的从中感受到了浓烈的佛门气息。

        “他不是坠入魔道了吗?怎么还能修习佛门功法?而且似乎还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

        江流儿感觉脑袋都要炸掉了,自己这个师兄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

        不知不觉,江流儿竟然睡着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仿佛有一个庄严的声音呼唤:金蝉子。

        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江流儿。

        还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喊:唐玄奘。

        当他去追寻这三个声音时,却怎么也追不上,眼前始终被一片白雾笼罩,直到他突然惊醒。

        面前又出现了吴天那张白净的脸。

        “师弟,该起来做早课了。”

        “哦。”

        洗漱完,江流儿正打着哈欠,却听吴天喊他:“玄奘师弟,今日有师父一位故人携家眷上山祈福,你便与我一同接待吧。”

        “哦,好。”

        做完早课,江流儿发现寺中打扫的僧人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大和尚、小沙弥穿梭不绝。

        “都精心着点,今日崔府君携家眷来寺中祈福,切不可马虎,谁若是轻慢了贵客,少不得要去戒律院走上一遭。”

        江流儿心道:这崔府君应该就是玄空师兄所说的师父故人吧?应该是个当官的,看这架势,官职还不低。

        不知不觉,江流儿来到山门处,却听山门前传来一阵喧哗,引得众和尚纷纷围观,江流儿也好奇的跟了上去。

        “施主,不是小僧不让你们参拜,而是今日崔府君上山祈福,若是冲撞了双方都不好,不如施主明日再来?”守山的和尚态度倒也诚恳。

        然而,这几个醉汉却怒了:“崔府君又如何?佛祖不是曾言:众生平等,你们这些和尚,却硬是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惯用那狗眼看人,今天这炷香,我们还就上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