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六章:菩萨心肠,金刚手段。

第六章:菩萨心肠,金刚手段。

        “几位施主当真要与本寺为难吗?”守山和尚气急。

        醉汉闻言一把抓住守山和尚衣领怒道:“为难又怎地!难道你们还要打人不成?”

        几个醉汉人高马大,看守山门的几个和尚不过十五六岁年纪,都还没长成,气势上被压倒,吓得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哈哈,什么千年古刹,什么得道高僧,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仗势欺人的鼠辈。”醉汉大笑。

        “可恶,此乃佛门清净之地,岂容尔等撒野!”

        “居然胆敢污蔑本寺,等护寺武僧前来,定不让你们这群泼皮好过。”

        和尚们愤慨不已。

        江流儿正待上前理论,却听有人喊道。

        “主持大师来了。”

        山门前,和尚纷纷侧身两边站立,却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身披紫罗袈裟,身后跟着一众弟子,缓缓而来。

        “阿弥陀佛,佛门清静之地,何人在此喧哗。”

        为首醉汉哈哈一笑,将守山和尚一把推倒在地:“你就是这金山寺主持法觉和尚?”

        “贫僧正是。”

        醉汉拍了拍手:“好,你来得正好,那我问你,你们佛家不是一向标榜众生平等嘛?却又为何因崔府君要来,便阻拦我等?”

        “这......”

        一番话问得众僧哑口无言,说是众生平等,可这世上又哪来绝对的平等,寺院从来不是法外之地,统归地方官府管理,而崔府君乃是本地最大的官员,得罪了他,金山寺恐怕要遭遇灭顶之灾。

        正当众僧无言以对时,却听一声佛号传来。

        “玄空师叔来了。”

        “是玄空师弟来了,师弟你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些狂妄之徒。”

        “太好了,玄空师兄定能驳倒他们。”

        江流儿在人群中见到犹如众星捧月般出场的吴天,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同时又担心他无法驳倒醉汉,为金山寺正名。

        “哈哈,金山寺这是没人了吗?居然让一个小和尚来出头?”为首醉汉大笑。

        “是啊,小娃娃毛都还没长齐呢,就别学人逞强当英雄,趁早回去喝奶吧!”

        众僧气得直咬牙,护寺武僧手中的哨棒被捏得咯咯直响,只要主持大师一声令下,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把这帮醉汉痛打一顿。

        面对嘲讽,吴天却是满脸淡然,冲方丈法觉和尚施了一礼。

        “玄空拜见主持。”

        法觉和尚低声道:“我观这几个醉汉是有备而来,你得小心应对。”

        “主持放心,玄空省得。”

        说完,便转身走向几名醉汉。

        一步一步,吴天的脚步迈得很慢,却很有力,原本还在哄笑的醉汉,突然没了声响,只呆呆的看着吴天向他们越走越近。

        终于,在双方距离三阶台阶时,吴天开口了。

        “本寺定然不会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之所以阻拦,实则是为了诸位着想。”

        为首醉汉怒声道:“还以为你能说出何等高见来,原来不过是巧言令色,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们打发了嘛?若是你等不曾狗眼看人低,那就大开山门,让我们兄弟上头炷香!”

        “没错,快快开山门。”

        众僧有的面色发白,有的气得满脸通红,有的则是担忧的看着吴天。

        面对凶神恶煞的醉汉,吴天却始终面色淡然。

        “既然诸位执意如此,山门自可开得,不过今日崔府君携家眷前来,几位若是冲撞了可别怪本寺没有事先提醒。”

        “这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几位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还是为家人想想吧。”

        几位醉汉闻言脸色就是一变,相互对视了一番,似乎酒也醒了不少。

        半晌,为首醉汉深深的看了吴天一眼,随后丢了一句:“咱们走。”

        众僧不由欢呼雀跃。

        “不愧是玄空师叔,我就知道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

        “可是,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先前那些醉汉不怕崔府君,之后又怕了呢?”

        主持法觉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道:“事情已经解决,便都各自归位,莫再议论了。”

        “玄空师侄,你随我来。”

        “是。”

        江流儿咬咬牙,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好奇心,跟了上去。

        路上,法觉和尚对吴天道:“玄空师侄,你觉得他们背后是否有人指使?”

        吴天淡淡一笑:“俗话说,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这几个醉汉明知崔府君今日前来,还硬要来找本寺麻烦,自然是受人指使。”

        “既然是受人指使,为何最后又退缩了呢?”

        “世人皆为情所累,崔府君携家眷而来,若是今日他们冲撞了家眷,崔府君那里可就不是区区一顿板子能泄愤的了,他们可以豁出去自己,却不敢把全家都豁出去。”

        “那若是他们刚刚执意要进山门又当如何?”

        “入佛门修行,既要有菩萨心肠,也使得金刚手段,小僧最近修习密宗九字真言——皆字决偶有所得,可控人心神。”

        法觉和尚哈哈大笑:“玄空师侄小小年纪,便能世事洞明,他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金山寺后继有人了。”

        笑罢,法觉和尚又低声道:“玄空师侄觉得他们幕后指使是谁?”

        “金山寺若是名声受损,谁受益最大,那便是谁。”

        “你是说,清虚观?”

        吴天淡淡点头。

        法觉和尚心头一震:“佛道两家和平相处了三十多年,为何突然......”

        吴天抬头望向天空:“如今已是大业11年,这大隋王朝已然是第36个年头了,天,要变了。”

        “这,怎么可能?上月还传来吉报,陛下与雁门大破突厥二十万大军。”

        “不过是小僧夜观天象偶得所感而已,主持不必当真。”

        江流儿听得入神,脑海里却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不过苟延残喘罢了,大业11年,也就是公元615年,这隋朝天下还有三年就会被唐取而代之。】

        他怎么这么肯定隋会灭亡?而且还精确到了三年后?“唐”又是什么?新的国号吗?

        江流儿只觉得自己这个师兄身上的秘密似乎越来越多。

        就在江流儿愣神之际,突然听闻有人通报。

        “崔府君的车队入山门了。”

        顿时,整个金山寺开始忙碌起来,吴天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江流儿。

        “玄奘师弟,与我一同去迎崔府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