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九章:白蛇。

第九章:白蛇。

        金山寺山门五里外,两个小和尚一前一后行走在山间小道上,一个十岁出头,一个六岁左右,自然就是吴天跟江流儿二人。

        自从出了金山寺山门,江流儿的眼睛就在不断打量着这个全新的世界,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充满了新奇。

        吴天则是一路不紧不慢,时而停下歇歇脚,时而观赏沿途风景。

        “玄空师兄,南诏寺不是在南面吗?咱们为何往西去”江流儿好奇的道。

        吴天一副:你是白痴吗?的表情看着他。

        “南诏寺离此一万五千里,要是靠两条腿走过去,恐怕寺中僧人跟附近百姓早已被妖孽吃干净了。”

        江流儿尴尬的直挠头,又有些羞恼:“那怎么办?”

        “当然是去镇江城里雇一辆马车赶路。”

        “哦。”

        一路上,江流儿再也没有开口,一开始是被怼了,心里不爽,后来就完全是太累了,毕竟他才是个六岁的孩童,身子骨都没长好,长途跋涉,自然吃力。

        要不是有吴天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不服输,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师兄,前面有个村子,不如咱们去歇歇脚吧?”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出了金山寺范围,一座宁静的小村庄映入眼帘。

        “嗯。”吴天点点头。

        正当二人准备走岔路下山之际,突然从密林中窜出一条银白色小蛇,身后一名身穿云纹道袍的中年道士,手持一只青色铃铛,紧追不舍。

        那银白色小蛇体态轻盈,游走间好似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然而,那中年道士却不紧不慢的紧随其后,手中铃铛每摇晃一下,银白色小蛇的动作就迟缓一分。

        那银白色小蛇似乎自知无法逃过道士追赶,突然一扭头,朝着吴天二人所在方向激射而来。

        “孽畜,还不快快伏法!”道士勃然大怒,手中铃铛摇得更加频繁。

        江流儿一开始还能听清那道士口中念念有词: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急急如律令。

        然而当他听到第一声铃铛响时,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魄一样,脑袋越来越重,灵魂越来越轻,好像随时会飘走一样。

        江流儿只觉得脑袋像是要炸裂一般,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耳朵,然而那铃音如同附骨之疽一般,钻入脑海。

        就在江流儿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突然只听得一声“阿弥陀佛”

        整个世界焕然一新,刚刚的一切仿佛幻觉一般,江流儿下意识的看向吴天。

        只见吴天已经站到江流儿身前,小小的身躯却犹如天神般挺立。

        那中年道士勃然大怒:“金山寺的秃驴,胆敢坏本道爷好事。”

        吴天一阵冷笑:“清虚观的牛鼻子,学了点微末伎俩,就敢在本佛爷面前卖弄,赶紧滚蛋。”

        “你.......”中年道士气得脸都青了,然而仔细将吴天打量一番,不禁心里打鼓,不说别的,对方轻而易举破了他的噬魂铃,就足见非同寻常,更何况这小和尚看起来不过十来岁光景,就有如此手段,不是道行高深,就是身上有不得了的宝物。

        “好,你我恩怨暂且放下,这银环蛇在山中修炼百年,已经成了气候,今日贫道要将它除了,以绝后患,你们速速让开。”

        听他这么一说,江流儿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银白色小蛇已经躲到了自己师兄脚下,并且正从他小腿缓缓往上爬。

        不多时就已经爬到了他手心位置,盘成一团,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像似在磕头。

        “这蛇果然通了灵,那,它算是妖吗?”江流儿脑海里冒出有个疑问。

        从小寺中僧人就跟他说了许多降妖伏魔的故事,在他心目中,妖都是邪恶的,是要吃人的。

        可是眼前这条银蛇晶莹剔透,完全不像是吃人的妖物。

        吴天伸出食指在小蛇脑袋上轻轻一点,笑道:“你倒是机灵。”

        那小蛇吐着信子,用小脑袋在吴天食指上一阵摩擦,尽显乖巧。

        “阁下未免太不将贫道放在眼里了。”中年道士气得手都在抖。

        吴天抬头,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哦,你怎么还在?”

        “什......什么?”

        “我是说,你可以滚了,听不懂人话吗?”吴天将小蛇放在肩膀上,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欺人太甚......”中年道士就要发动咒语。

        却听吴天一阵冷笑:“哼,你们清虚观昨日让人扰我山门,今日又对我师弟动手,真当我金山寺无人了吗?”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大日如来金刚萨埵。”

        只见吴天双手结印,犹如穿花蝴蝶、行云流水,遥遥一指,却见一道金光从他指尖朝着中年道士激射而去。

        中年道士吓得面无人色,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一道青色剑光从天而降,然而,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却见那中年道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倒飞出去数丈远,若不是一位青衫道士将他接住,恐怕摔也摔死了。

        “玄空,我师侄不过一介凡胎,你何必下此毒手。”青衫道士眉头紧皱。

        吴天冷哼一声:“两年未见,青灵子你还是一样的道貌岸然,他对我师弟下手时,可曾在乎过我师弟也是一介凡胎。”

        “他是你师弟?”青灵子好奇的打量了江流儿一番。

        江流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对方这眼神明显是觉得他不配作吴天的师弟嘛。

        “但你师弟毫发无伤是事实,而我师侄差点命丧你手。”

        “那是因为你的剑慢了,没有救到他,你应该反省自己才对,怎么反而来怪我。”

        青灵子闻言站起身将背后剑匣立于身前:“你想毁我道心?”

        “你的道心若是如此不堪一击,那你这么多年就白修炼了。”吴天耸耸肩,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中年道士。

        “我如果是你,现在就带他回宗门,说不定还有救,若是等咱们打完了,只怕他也死了,到时候你们清虚观可别把这条人命算在我身上。”

        “想不到两年未见,你便由一介凡胎成就人仙之境,师父说你是厚积薄发,果然没错,下次见面,必定向你讨教。”

        说完,一道青色剑光冲天而起,破空之声响彻天际,犹如一道闷雷惊得四方野兽嘶鸣。

        “烧包。”吴天嘀咕了一句。

        江流儿深以为然的点头。

        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就一件事情达成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