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采露。

第十一章:采露。

        东方天际一层白白的云雾翻滚着,一个模糊的圆形轮廓逐渐露出尖尖一角,将云雾映上一抹淡淡的红。

        江流儿悠悠醒转,发现吴天已经在做早课了,昨夜睡得太晚,既有来到一个陌生环境的担忧,更多的还是怕那白蛇趁着吴天睡着了,对他不轨。

        江流儿特意扫了一眼,发现那白蛇居然不见了,为此,他还特意走进了几步,床上压根没有它的身影。

        “难道是跑了?”江流儿不由暗自窃喜,同时也松了口气。

        跑了好啊,想来一只妖也不是心甘情愿给人当宠物的吧?

        索性,江流儿也懒得做早课了,伸了个拦腰,走出房门,院子里的牲畜们已经醒过来了,咯咯嘎嘎的叫着。

        院子中央,一个老太太正在做一连串奇怪的动作,看着有点像是打拳,但是打拳不可能那么慢才对。

        原本江流儿是打算问问老太太的,结果老太太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倒是梁汉跟江流儿打了个招呼,说是要去给蚯蚓偷食,江流儿一听就来了兴致,就请他带自己一起去看看。

        “梁施主,你不是要给蚯蚓偷食吗?弄这么多牲畜粪便做什么?”江流儿捂住口鼻问。

        梁汉冲他卖了个关子:“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二人来到村外树林一片空地,江流儿老远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差点没熏他一个跟头。

        梁汉却对此毫不在乎,将簸箕上的粪便倒入一片枯叶当中,顿时那些枯叶下方开始蠕动起来,一只只蚯蚓爬动上枯叶,密密麻麻,犹如一条条小蛇,江流儿鸡皮疙瘩一下就冒出来了。

        “这.......”

        梁汉笑着点点头:“这就是玄空小活佛教我们养牲畜的法子,蚯蚓的繁殖速度快,而且对食物的要求也不高,这些牲畜的粪便都是它们消化不掉的食物,正好可以拿来投食蚯蚓,而蚯蚓用来喂鸡、鹅这些牲畜也会让它们长得更快,生下来的蛋也会更加,蛋黄更是色泽浓郁。”

        “可,这难道不是在杀生吗?”江流儿心有余悸的道。

        梁汉微微皱眉:“玄空小活佛说过,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世间万物皆有灵,即便是整日吃斋念佛也是在杀生,土地长出青草,然后让羊来吃草,若是羊少了,青草太多树就活不下去,若是羊多了,青草少了,土地就会荒芜。”

        “我们养殖蚯蚓喂给牲畜吃,牲畜产生粪便,再反哺给蚯蚓进食,循环往复,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而且经过蚯蚓的开垦,土地也变得更加肥沃,我们村的良田都是这么来的,就连蚯蚓的数量也越来越多,若是杀生能让一切变得越来越好,杀又何妨?”

        “杀又何妨?杀又何妨!”江流儿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惊恐地望着梁汉。

        “这些,都是我师兄说的?”

        梁汉挠了挠头:“前面那句是玄空小活佛的原话,后面是我自己乱想的。”

        江流儿越发确信自己这位师兄已经入魔了,虽然他那番话说得看似没问题,却将人引入杀戮的深渊,必是邪魔无疑。

        “玄奘小师傅,你记得回去的路吧?”

        “我先到处转转,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家的方向。”

        潺潺地流水声传入耳畔,江流儿寻声穿过一片杂草,意外的发现了一番美景,一条小溪犹如玉带从山脚流过,岸边一片不知名的野花丛丛叠叠杂乱中透着一股自然的清香。

        如此美景,江流儿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他甚至伸手去接花蕾上的露珠,甘甜可口。

        然而,就在他采到第五朵的时候,突然浑身紧绷,整个人就像是被施了法一样,一动都不敢动。

        而那朵花下面恰恰露出一颗白色的小脑袋,赫然是那条白蛇。

        “那个......误,误会,我不知道你也在采露水。”江流儿差点没哭出来。

        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寺中高僧不是说妖都是要食用血食的嘛?这白蛇怎么在吃花露?

        不知道为什么,江流儿总觉得这白蛇太邪性了,他居然能感觉到对方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不要冲动,那边还有许多花露,要不我去帮你采来,将功补过?”江流儿试图跟对方交流。

        还真别说,那白蛇听了,似乎犹豫了一下。

        然后用它那小脑袋冲旁边摆了摆,江流儿会意,赶紧从衣袍里去处一只小碗,正要去接,却见那白蛇嫌弃的冲他吐信子。

        “你,你的意思是,让我洗洗?”江流儿感觉自己又受到了鄙视。

        那白蛇却连点了三下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办法江流儿只能去河边把碗清洗干净,结果那白蛇还不满意,硬是逼着江流儿洗了三遍才满意的点点头。

        江流儿气得差点没把碗给摔了,不过一看到白蛇那眼神,他还是明智的没有这么干,乖乖蹲在花丛里采起了花露。

        花露并不好采,而且是个技术活,清晨的雾气又重,不一会儿江流儿身上的衣袍就打湿了。

        那白蛇见他还算识相,碗中的花露越来越多,倒是没有再为难他。

        眼看着天光大亮,这才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咦,玄奘师弟你怎么在这采花露?”

        江流儿差点没哭出声来,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个师兄如此可爱,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给对方一个拥抱。

        然而,有人,不有蛇抢了先,只见一道白光一闪而过,那白蛇已经落在了吴天的肩膀上,正用光滑的小脑袋蹭着吴天的脖子。

        吴天伸手在白蛇脑袋上点了点,又看了看江流儿:“没想到玄奘师弟竟是口硬心软,一早便来给小白采花露,既如此,往后小白的伙食就交给你了。”

        “啊?!!!”江流儿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小白,既然玄奘师弟负责你的伙食,从今日起,你便跟着他吧。”

        【算了,路途凶险,还是给这傻小子配个保镖吧。】

        江流儿原本是想拒绝的,让一只蛇妖跟着自己,而且还是一只看自己不顺眼的蛇妖,万一一个不高兴把自己吃了咋办?

        不过听到吴天的心声后,江流儿想想:算了,忍辱负重,还是性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