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是佛是魔?是正是邪?

第十七章:是佛是魔?是正是邪?

        漆黑的夜,寂静阴沉,就连月亮都躲到云层里,岸边出了几堆篝火,再也没有一丝光亮。

        几个商队的护卫轮流值夜看守着货物,其余人都沉沉睡死过去。

        江流儿迷迷糊糊爬起来就要去撒尿,结果刚出帐篷又折返回来,小心翼翼的把小竹篓带上,这才安心。

        “哟,小师傅起夜呢。”巡逻的护卫见状调侃了几句。

        江流儿也没在意,拉下裤子就开始“水漫金山”,然而还没等他撒完尿,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小白已经落在他脑门上。

        江流儿吓了一跳,差点尿在裤子上。

        “怎,怎么了?”

        有了昨晚的事情,江流儿格外警惕。

        小白吐着蛇信:“有情况,快回去。”

        “唉。”江流儿一听赶紧连滚带爬的往回跑,就在此时,突然就听到一声闷响,似乎是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江流儿隐约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连忙惊声大喊:“都醒醒,敌袭,有敌袭!”

        还没等他喊第二句,一团黑影就冲他扑来,江流儿只觉得一股难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光从他头顶跃起,跟黑影撞在一起。

        只见那黑影被撞得飞了出去,跌出去好几丈远,呜咽着就没了动静。

        小白再度落到江流儿光头上,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你是不是傻?这个时候喊不是成靶子了吗?”

        江流儿瞬间失声,片刻后却又梗着脖子道:“可我要是不喊,他们岂不是全都要死在这里?”

        “哼,滥好人,早知道刚刚就该让你被那恶狼吃掉。”小白气哼哼的道。

        “恶狼?这些不是妖?”江流儿松了口气。

        “目前还不是,不过也差不多了,要是它们吃了这些人,消化了他们的血食,也不是没有成妖的可能。”小白淡淡地道。

        江流儿心头一紧,又好奇的问:“那你是怎么成妖的?”

        “哼,我天生启灵,天生便是妖族,跟这些后天机缘巧合开化的,可不一样。”小白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一道道黑影。

        此时,整个营地已经乱成一锅粥,几个篝火堆已经被踩灭,这些狼很聪明,不仅会团队协作,还懂得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三五成群的对那些护卫进行绞杀,不过一盏茶功夫,已经有十几名护卫被咬死。

        由于篝火被灭,又没有月光,商队这边根本组织不起任何有效的抵抗,那黑夜中奔走的一道道黑影就像是死神挥舞着镰刀在收割生命。

        那一声声惨叫更是不断冲击着幸存者的理智,一个年轻伙计眼看着身边的人被拖入黑暗中,再也没了动静,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吼着就往河里冲过去,然而还没等他跑出几步,就被一道黑影扑倒在地。

        那是一头犹如牛犊般大小的巨狼,两只前爪狠狠扣在伙计背上,巨大的冲击力将他五脏六腑都撞得移了位,他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那巨狼一口咬断了脊骨,瞬间殒命。

        主持商队的中年男子在几个死忠护卫的保护下,守着一辆马车,苦苦支撑。

        “满天神佛啊,信徒王贵诚心相求,若是今日能逃过一劫,来日必当行善积德,修桥补路,遇观烧香,入庙拜佛,如有食言,天打雷劈。”男子口中念念有词。

        一个护卫骂道:“东家,都什么时候了,你求神拜佛有个屁用.....”

        话音未落,突然就见一道金光冲天而起,众人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把散发着金光的铜伞,将原本黑洞洞的河岸照得犹如白昼。

        “神佛显灵了,显灵了!”王贵大笑。

        剩余的幸存者也都不禁喜出望外,一个个冲着金钢伞顶礼膜拜。

        护卫也傻眼了,然而耳边传来的惨叫声却并没有停止,这让他大骂:“都别特么求神拜佛了,赶紧聚拢起来御敌,不然咱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剩余的人惊醒,赶紧趁机聚拢在一起,伙计们为了自保也拿起了死去护卫的兵刃,而另外一边,巨狼们似乎金钢伞散发的佛光很是忌惮,一时竟然再没了动作。

        江流儿惊喜地指着天空中的金钢伞:“是师兄。”

        小白也惊叫一声,重新钻进了小竹篓里,江流儿见状也赶紧给它盖上棉布。

        另外一边,吴天纵身跃上马车,附身望着四周伺机而动的巨狼,眉头紧皱。

        “是那小和尚,难道?”

        “原来是小师傅救了咱们,我就说这小师傅不是凡人。”

        “阿弥陀佛,谢天谢地,咱们不用死在这了。”

        王贵更是匍匐拜倒:“小师傅救命啊,只要今日救得小人性命,小人愿赠家财万贯。”

        吴天看了他一眼,只是嘴角动了动,随后一跺脚,跃上半空,双手犹如穿花蝴蝶般催动法决,脚下金钢伞佛光大盛,一道模糊虚影逐渐在空中凝结。

        “不动明王法相!杀!”

        只见半空中,现出一尊怒目佛像,那尊者坐盘石座,呈童子形。顶上有七髻,辫发垂于左肩,左眼细闭,下齿啮上唇,现忿怒相,背负猛火,右手持利剑,左手持罥索。

        突然,不动明王法相原先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众人只听一声声佛咒再耳边回响,却只觉得灵台清明,而那些原本凶狠异常的巨狼却发出痛苦的哀嚎,只片刻间,就七窍流血倒地身亡。

        这还没完,只见那不动明王法相将右手利剑抛出,一道金光破空而起,瞬间便失了踪迹,下一刻,百丈之外,突然一声痛苦的狼嚎引得四周飞鸟惊空,河水沸腾,却又戛然而止。

        这一切发生不过瞬息之间,直到那不动明王法相逐渐消失隐入金钢伞中,众人这才恢复神志。

        面对众人的顶礼膜拜,吴天此时却是面色发白,本来只是打算试一试这不动明王法相的效果,没想到居然消耗了他大半法力,要不是昨晚修为大进,说不定这会站都站不稳了。

        “师兄,他......”

        江流儿看向吴天的眼神有些异样,昨晚他明明看到吴天用魔道功法将千年槐树老妖吸成了一堆朽木,今天却又见到吴天使用佛道功法振救众生,还请出了不动明王的法相。

        “究竟是佛是魔?是正是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