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锁魂术。

第二十四章:锁魂术。

        “他已经死了,你又何苦将他变成这副不人不鬼不妖的模样。”

        此言一出,那古怪女子就是一阵怪笑。

        “嘎嘎,你说得轻巧,你们这些所谓的神佛又怎么会知晓我们凡人的不易!”

        “我荣氏一门悬壶济世百年,救人无数,最后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我16岁嫁于夫君,原本夫妻和睦,琴瑟和鸣,偏偏在我儿子出世前一天,夫家遭遇强盗,满门三十六口被害,我躲在水缸里逃过一劫,生下了一子。”

        “为了养活儿子,我重开荣氏医馆,略有起色便施医舍药,这些年救治的穷困病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们佛家不是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可是我换来的是什么?唯一的儿子也在成人那天死于非命。”

        古怪女子狰狞着面孔怒吼道。

        “你,你是荣夫人?”羊角辫女童惊出声来:“怎么可能?你胡说,这镇江城谁人不知,荣夫人活人无数、慈悲为怀,怎会做出此等恶事!”

        “哈哈,活人无数?慈悲为怀?”荣夫人嘲讽的狂笑:“曾经我的确认为只要多做善事,就一定会有神佛看护,我天真的认为,前半生所受的苦难已经够多了,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否极泰来,可是结果呢?我儿子死了,死得不明不白,凭什么?”

        江流儿闻言也不由震惊不已,原本在他看来,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应该都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然而看听这女子所说,她之前的确是做尽了善事,又怎会遭此报应?

        “会不会是她前世作孽太多,所以才有此一劫!”江流儿试图说服自己,然而又想到师兄所说:牛该死,人也该死。

        真的是因为因果循环吗?前世的因果为什么要今生来还?这公平吗?江流儿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吴天闻言也不由眉头微皱:“你儿子死后,魂魄应该入地府轮回,你一介凡人怎么将他变成这个样子的?”

        荣夫人语气透着嘲讽:“当初,我散尽家财,求你们这些佛道能人,却没有一个人肯帮我,直到一日,我偶遇一个疯道士,我供他吃喝,从他口中得知了这将人的精魂融入妖身的锁魂术秘法,可惜,那疯道士施完法就突然暴毙了。”

        吴天闻言不由心中一动:“人死后,三魂七魄离散,你遇到那疯道士时间又晚,想必是你儿子的往生魂已经归入地府,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痴呆。”

        “而你强行将死人魂魄锁进妖的躯体,想必两者很难融合,所以需要定期吞噬孩童的精魂来平复两者之间的排斥。”

        “但是这镇江城有城隍土地看护,怎会让你在他们眼皮底下犯此罪行?这地宫的格局暗含九宫八卦之数,定是为了隐藏你儿子的妖气,你不过是一介凡人,那疯道士又早已经死了,是谁传的你这些邪门法术?”

        荣夫人一阵怪笑:“嘎嘎,小和尚脑子想知道啊,那去地府问个明白吧。”

        那怪物呆滞的瞳孔猛地收缩,死死盯着吴天,嘴角流出恶臭的口水,还用两只细小的前爪擦了擦,然后又擦拭在身上,仿佛两三岁的小孩。

        “主人小心,这怪物有古怪。”小白提醒道。

        吴天点点头,这鼠妖的躯壳原本不过百年道行,这些年不知吃了多少孩童,硬是把修为拔高到半步地仙的境界,简直匪夷所思,丧心病狂。

        荣夫人突然一松铁链,那怪物不过眨眼间便出现在吴天面前,动作之迅猛让人瞠目结舌。

        “啊。”眼看着那怪物的利爪就要将吴天撕碎,江流儿跟羊角辫女童都不由发出惊恐的尖叫。

        然而,下一秒,怪物的利爪却扑了个空,吴天的身影已经陡然出现在数丈开外。

        “怎么可能?”荣夫人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儿子”的攻击落空,满脸的不可思议。

        实际上,那怪物的动作也的确让吴天有些始料不及,要不是他反应够快,施展缩地成寸,说不定还真要挨那怪物一记痛击。

        “我就说我师兄很厉害吧。”江流儿扭头对羊角辫女童炫耀。

        羊角辫女童眼中闪过一丝殷切的希望,狠狠点头,眼泪不住的往下淌,这么多天,她终于看到了得救的希望。

        那怪物似乎对吴天突然消失有些不解,竟然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待发现吴天出现在身后时,又再度向对方扑去。

        这回,吴天没有继续闪躲,而是深吸一口气,挥出一拳打算跟对方硬碰硬。

        这一幕可把江流儿给吓坏了,心里暗暗叫苦,哪有人跟妖用拳头硬碰硬的?师兄啊,你的法宝金钢伞呢。

        羊角辫女童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好不容易看到得救的希望,结果这个小和尚脑子不好偏偏要去找死。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吴天不仅没有被那怪物撕碎,反而抓住了那怪物的利爪,并且将它举了起来,狠狠摔在地上。

        “轰隆”一声闷响,那怪物被摔得四仰八叉倒在地上,不住的摇晃脑袋,似乎是被摔懵了。

        “儿啊。”荣夫人心疼的惊叫一声。

        那怪物突然一个翻身,背上的短毛犹如标枪一般朝着吴天激射而去。

        一阵刺耳的金石声响彻整个地宫。

        烟尘四起,吴天所在的位置被全方位覆盖,完全没有躲闪的空间。

        然而,还没等江流儿他们反应过来,吴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那怪物身前,爆喝一声,抡起双拳就将那怪物按在地上暴捶。

        那怪物吃痛,竟然“哇哇”直哭,哭声尖锐刺耳,有点像是孩童啼哭。

        荣夫人心疼得百爪挠心,突然,一咬牙从怀中取出一颗黑不溜秋的珠子,然后猛地咽了下去。

        “啊!!!”荣夫人伏地痛苦哀嚎着,身上竟然长出了一层灰黑色的短毛,背上生出两支肉翼,宛如蝙蝠。

        这一幕被江流儿看在眼里,不禁心头大骇,那黑色珠子是什么东西,居然能瞬间把人变成妖?

        羊角辫女童更是差点吓得晕死过去。

        好在荣夫人此时的注意力全都在吴天身上,并没有理会他们,一双肉翼一振,瞬间就出现在吴天背后。

        “师兄小心。”江流儿情急之下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