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28章 阴阳锁6

第28章 阴阳锁6

        “不若还是着人跟着吧,这巷子看着狭长,一眼竟望不到头,贵妃一人前去,奴等实在担忧。”

        马车前一个宫婢小心进言,今日贵妃不知为何在见了杨六娘之后便匆匆出宫,径直来了通轨坊。

        她早年听人说起过,这里人烟稀少,入夜时常有野兽出没,十分骇人。

        “不必,你等就在此候着,我去去就回。”

        玉娘不知道自己没了玉璧之后还能不能看见浮月楼,不过此前出了那等事,她觉得自己一定得来这一趟。

        啾啾~

        听见这声鸟鸣,玉娘的心里说不出的兴奋,可又有些忐忑。

        初次来的时候她也听到过相似的鸟鸣,那时为的是自己尴尬的境地,现下却是为了别的。

        如今身份不同心境自然不同,来的时候还颇有些把握,直到听到这鸟鸣,她才一下子反应过来。

        即便她身为贵妃,在苏兮的眼中,或许也仅仅只是凡世俗人罢了。

        跟着鸟鸣声行至巷子后半段,她记得当时便是在这里看见了那座二层小楼,二楼廊下挂着白灯笼,正中写着浮月楼三个字。

        “应当就是这里啊,为何...”

        玉娘不解,位置确实没错,可眼前并无二层小楼,更没有那盏让她觉得突兀的白灯笼。

        难不成浮月楼能凭空消失?

        正疑惑间,虚空中走出一人,那人一身烟色长裙,腕间配浅紫色披帛,乌黑长发挽成髻,上头斜斜插着金钗,虽简单,却让人眼前一亮。

        “苏娘子。”

        玉娘忙朝苏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苏兮微笑着同样颔首,“贵妃这个时辰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她方才去看过那株玉楼春,花上艳丽无双,但仔细瞧,那下头的花瓣已经有枯萎之色,便如同眼前的女子,对外风光无限,却丝毫察觉不到内里正一点点腐烂。

        玉娘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笑道:“日前我家六娘闯了祸,我今日才得知,所以特地前来向苏娘子求个宽恕。”

        “杨松仪?”苏兮想了想问道。

        “便是她,那是我阿姊家的小辈,自幼便不服管教,那日实在是对不住。”玉娘说着朝苏兮行了一礼。

        她如今是大唐的贵妃,即便是见了圣人,也时常被免礼。

        现下却对着苏兮行礼,可见她的诚心。

        只是苏兮并不买账,杨松仪如何她并不在乎,只是一个小娘子,因妒就能将人那般折磨致死,着实令她不齿。

        “贵妃许是不知,坊间一舞姬月前被人骑马踏碎双腿,而后不久又被一群游侠儿残杀于家中,那死状如今我想起来便浑身不寒而栗。”

        苏兮说着看向她渐渐瞪大的双眼,心道杨松仪果然只说了能说的部分。

        这些个凡人,总是这般两面三刀。

        “这...我并不知此事,只是六娘同我说在坊间遇到了一个美貌女子,她骑马差点将人撞伤了,而后那女子却突然消失在她眼前。

        六娘不日便要和王氏公子成婚,心里还惦记着这件事,便跑来同我说,我知道苏娘子并非凡人,以为她遇见的就是你,这才登门道歉。”

        六娘是她很喜欢的一个小辈,若是换了旁人,她也不至于为此出宫亲自登门。

        当然了,也是想到那般奇怪的美貌女子,也许就是浮月楼主。

        苏兮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无妨,我不会同她计较,她所犯之错,自然有因果轮回,逃是逃不掉的。”

        玉娘心中一惊,想问却又不敢问,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挂在腰间的玉环。

        苏兮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腰间玉环上的碧白颜色已经晕染开来,“忘了告诉你,这玉环有个名字,名为玉楼春,与一种牡丹同名。”

        “啊?哦,很好听的名字,只是它怎会变了颜色?”

        起初拿到玉环,上头的碧白之色不过寥寥,如今已经晕染了大半。

        “因果循环,自然有个过程,不必太在意。”苏兮摆手,“贵妃请回吧,杨松仪之事不必来找我,我并非她的果。”

        送走一步三回头的贵妃,苏兮干脆回到二楼趴在栏杆上看夕阳。

        余晖万千撒入长安城,原本该是美的,可看在她眼中,莫名竟像是染上了一层血光。

        转眼三日之期便到了,苏兮算着时辰,慢悠悠的从浮月楼出来,慢悠悠的往通轨坊外去。

        温言这次没有绕在手腕上,而是盘在她肩头,一边张望远处突兀的黑气,一边问道:“他这是打算做什么?”

        “我哪儿知道,水镜还不能用,否则早在裴润说三日之后的时候我就看了。”

        苏兮一想到上次动用水镜的事情就来气,她到底是抽的哪门子风,因果循环本就是天命,看与不看不也得发生。

        尤其是后来司命同她讲了前因,苏兮这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穿过重重坊门,苏兮站到了光德坊裴家的门前,里头早就已经死寂一片,以裴润鬼仙的修为,要想辟出一方结界,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不过他弄的这么大阵仗,难道不怕把长安城猫着的那些老不死的给招来?

        虽然凡人多半脆弱,可也有不一样的凡人,比如青龙寺的主持,比如宫里太史局的老头。

        这两人苏兮很多年前去见过,同二人下过棋,太史局的老头总也乐呵呵的,那秃头就有些古板,一见到她就如临大敌。

        苏兮记得,那一次去找太史局那老头的时候还是景云元年,当时的皇帝下令司天台改为太史监,复为太史局,隶秘书。

        她那时觉得好奇,于是就带着温言去走了一遭,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遇见了老头,他说他是太史监,不过老了,该回家种地了,没想到临了能碰上她这么个有趣的小娘子。

        苏兮那时就看过,却无法看清那老头的过往,水镜中只是朦胧一片,似是天机不可窥。

        盛世之下百妖其实渐渐融入凡人之中,裴润若做的不过份,这凡间的能者必然不会为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可如今他弄的这般张扬,苏兮觉得十有八九今晚不止得拦着谛听了。

        “这活儿得加钱吧。”

        苏兮站在裴家门前,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穿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