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30章 阴阳锁8

第30章 阴阳锁8

        屋外叙旧,屋内谈情。

        一时间整个宅院中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裴母听闻二十二载寿数竟要这般代价,她只是稍一迟疑,便继续哀求道:“你早已经死了,就帮帮你阿弟吧。”

        苏兮在门外听的真切,忍不住露出一副嫌弃的神色。

        抬眼再看荀丰,却见他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而在他身侧的,赫然是谛听。

        “哟,好久不见呀,又是一老熟人。”温言从苏兮肩膀上下来,蛇身渐渐变大,恰好挡在屋前。

        谛听本是冥府地藏座下坐骑,寻常不得令不可到凡间来。

        可这次出了大事,冥府的鬼仙竟然隐隐有灰飞烟灭的征兆,它不来也得来。

        “叙旧等以后吧,我今日有要事,烦请二位让一让。”

        苏兮和温言他一早就识得,早在当初东皇处见的时候,二人还时常打架,后来这一架就打的双双被流放到了凡间。

        温言不能入东皇所在仙岛,苏兮不得归涂山。

        想想也是凄惨。

        “那可不成,我今日受裴润所托,得拦住你。”苏兮一副很可惜的神情看着谛听,微微摇头。

        谛听有些烦躁的在原地踏了几下,苏兮的目光便柔和几分。

        这小家伙不是个笨的,即便她如今流落凡间,一个谛听也不是她的对手。

        何况它来自冥府,稍有不慎,地藏那伟大的地府不空誓不成佛的心愿,怕是更加遥遥无期了。

        “可他是冥府鬼仙,若真在凡间折损,绝非一场凡人可以承受的劫难。”

        谛听实在担心,地藏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它前来阻止,哪料到要面对的竟然是东皇分身之一的温言和涂山苏兮。

        “你可信我?”苏兮不回答它,只问它是不是信自己。

        谛听心想,要是搁在以前,它肯定不信,不过凡间三千多年历练,他们二人总该有所长进了吧。

        “信...吧...”犹豫着,谛听到底还是选择相信。

        苏兮突然便明媚一笑,她本就生的好看,即便是在美人泛滥的涂山,她也是顶顶好看的,这一笑更是令月光都失了几分颜色。

        谛听心里叹了一声妖孽,这凡间那么多狐妖,哪里能跟正经出身的她们比。

        “那好,我可以跟你保证,今夜鬼仙不会有任何闪失,这凡间也不会因他遭受劫难。”苏兮说的极其认真。

        她虽然跟裴润相识不长,却可以看得出,他并非不计后果之人,今夜怕也是被伤的深了,前来做个了断罢了。

        裴家人要的是他的最后一点价值,然裴润并非寻常精怪,一个冥府鬼仙,即便如荀丰这般,也轻易奈何不了他。

        只是苏兮没有跟谛听解释,它常年在冥府,鲜少到凡间来,解释起来多有麻烦。

        “当真?”谛听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以涂山狐族发誓,绝对不会有任何闪失。”

        苏兮说的认真,温言差点没不屑的笑出声,涂山狐族?她眼里要真有涂山狐族,也不会不顾一切在东皇处跟他打成那样。

        谛听却觉得这誓言很重,是可以相信的。

        “好吧,既然你以涂山狐族起誓,那我便信一回。”

        但谛听没有立刻离开,它得确保万无一失,这结界是裴润所设,即便真在这儿待一会儿也无妨。

        裴润听得见门外的动静,知道谛听不会前来碍事。

        他垂眸将自己的漆黑双眸掩住,轻笑出声,“既然裴夫人执意如此,那就请吧。”

        裴润说着手一挥,被定在地上的道士终于恢复了自由。

        裴母霎时惊疑不定,但更多的是欢喜,看着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小儿子,忙出声催促道士赶紧些。

        道士早就看出裴润非等闲之辈,此刻说束手就擒,且要的是他灰飞烟灭,真那么容易?

        道士试着继续刚才所做之事,见裴润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由胆子就大了。

        他刚才听的明白,这裴夫人作为母亲十分偏心,眼前这不知是人是鬼的曾被舍弃牺牲过一次,如今又要再被舍弃,且毫无翻身之地。

        想着想着,道士在心里叹了口气,虎毒尚且不食子,这裴夫人着实...

        道士心里这么想,手上动作却没耽搁,不一会儿地上的阵就画成了,一道道符纸贴在四周,挂在裴润和裴涼腰间的阴阳锁似是有所感应,渐渐散发出淡淡光晕来。

        裴母看的双眼睁大,自家儿子脸上似乎恢复了一些血色,倒是比之前看着好了许多。

        她隐隐期待着,若是能再多些,岂不是更好。

        只可惜了,只能有二十二载。

        裴润自始至终都垂着眼皮,任由道士做法给裴涼换寿数。

        他本想着母亲如果...如果说一句,哪怕一个字对不住他,他便不会继续下去,他们只是凡躯,断然经受不住他多给的寿数。

        不仅裴涼,还有这道士,必然会遭天谴,受雷罚。

        可裴母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自始至终她的目光都在裴涼身上,哪怕是余光,都不曾给他这个曾经的儿子一眼。

        “我曾想着,哪怕你念一点我曾是你的骨肉,哪怕你念一点,我便不会如此。”

        裴润低低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像是九幽之下的游魂,永被镇压黑暗,刚得了一丝希望,又转瞬成了绝望。

        苏兮在屋外叹息,终还是走了这一步。

        屋中的光芒渐渐一层胜过一层,裴母全心全意都在自己儿子身上,眼见着裴涼一点点好起来,心中不知有多激动。

        可等她回过神来,却看见原本该灰飞烟灭的裴润不知为何周身有淡淡金光围绕。

        裴润终于缓缓抬眼,“自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再无半分瓜葛,你裴氏母子是生是死,皆看造化。”

        他眼神里再无半分对裴母的眷恋和期待,虽悲天悯人,却不悲这一人。

        “你什么意思?”裴母这会儿回过神来,心中总也忐忑不安,似乎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并非寻常历劫,乃是冥府鬼仙,你着人强取我修为化为凡人寿数,是要遭天谴的。”

        裴润目光怜悯的看着听到天谴二字跌坐地上的道士,又继续说道:“从前我总以为你是有难处,裴氏容不得双生子,如今看来,并非如此,人心之偏,寒凉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