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41章 昭雪2

第41章 昭雪2

        通轨坊内,苏兮提着屠苏酒走的轻快,明日便是元日,就进了天宝八载。

        新一年万物初始,也许她能得一些有用的因果。

        自天宝开始,结出因果的因果花不多,多半都是不上不下的蓝色果实。

        苏兮不是贪心,只是这样的果实,即便一年之中收集上百,与三千因果之树也是寥寥。

        “今日那小娘子眉间带着几分黑气,她是家中要出事吗?”

        温言当初被赶出东皇处,身上的法力被收走了大半,不然以他的性子,这千余年来,肯定跟苏兮打了不止一架。

        哪会像如今这般,一吵架都得认怂。

        “应该是吧,她是个苦命人,幼时随家人在陇右道朝不保夕,长大了千里迢迢入长安,却也是不得安生,好在她是个乐观之人,倒也难不住她。”

        苏兮伸手将帔帛往肩上拉一拉,明日便是正月的第一日,是长安盛大的节日。

        只是这天气如此冷,明日怕不是得下雪。

        如果真下雪了,是不是可以见到雪女?

        上次见她还是三百多年前,那时她在塞外,苏兮见到她的时候,她正指着于阗国的王说道,“不出今日,他必死。”

        结果当真是如此,败退到于阗国的吐谷浑慕利延当夜便杀了于阗王,占据了于阗国。

        苏兮后来才知道,雪女曾偷偷当过于阗国国王三日宠妃,可那个男人不配。

        一想到往事,苏兮就忍不住犯困。

        天宝八载元日。

        苏兮一大早就起身往妖集。

        昨日回来灵鸟告诉她,阿鸾姑姑让今日去妖集帮忙,说是凡间的节日他们也过,今年要尤其盛大。

        苏兮觉得每每妖集盛会那种盛大实在不敢恭维,这会儿的盛大,还能盛大到哪儿去?

        结果一脚踏进妖集,她就呆了。

        “这还是阴暗不喜光的妖集吗?”苏兮拽了拽手腕上的温言,见他也是呆愣愣的样子,一把将他甩到了地上。

        落地的一瞬间,温言从一条小黑蛇幻化成了一身玄色衣裳的少年。

        “说就说,动手算怎么回事。”他满脸怒气,不过也是敢怒不敢打。

        苏兮压根不理会,往前走了一段,拽住一只兔妖问道:“今日妖集来了什么人?怎么弄的这样张扬?”

        兔妖被苏兮揪着两只耳朵,可怜巴巴的回道:“听闻冥府鬼仙要往东岳大帝处任职,这是他走前的最后一个元日,大妖和阿鸾姑姑觉得得庆祝,是以办的盛大。”

        “行了,走吧。”苏兮松开手,抚掌往阿鸾姑姑的酒肆去。

        裴润果然在那里,他看上去比之前略显憔悴,但周身的黑气已经尽数散尽,他已从鬼仙之躯越过了那道坎,重塑了肉身。

        “恭喜啊,知道的不那么及时,礼物也没时间备。”苏兮笑着颔首一礼。

        裴润忙跟着回礼,“苏楼主说笑,我能有今日,还得感谢苏楼主,此去东岳大帝处,回来的机会便少了,若是长安辖下的鬼差有什么难处,还往苏楼主帮衬一二。”

        他不等苏兮回答,便将怀中一枚云镜拿出来递给苏兮。

        镜子上花纹繁复,却是一枚凤凰云纹镜,这样的做工和花纹,凡间鲜少有。

        苏兮不是没见过凡间所谓活灵活现的制镜之术,但要跟神物比,总是差了点意思。

        这枚凤凰云纹镜上的凤凰如同活的,那是跟真的凤凰相差无几的活灵活现,其上云纹更是如天边祥云般微微流动。

        “这是神族之物,你怎么会有?”

        洪荒之下有结界,仙族便居住在结界之外,他们尚不得出入神族的法门,每每想要入洪荒,都如凡间登天一般困难。

        且即便是下界的仙族,在洪荒之中随意出没也会有陨落的风险。

        不是苏兮瞧不起裴润区区一介鬼仙,而是...

        “自然不可能是我自己取来,而是一位神族的朋友送予我,可这镜子与我没什么用处,还是你们女子喜欢。”

        苏兮挑眉,拿着镜子在手中把玩,冷不丁被阿鸾伸手抢了过去。

        “这是神族之物,怎么在这里?”阿鸾对苏兮的浮月楼不是很了解,但她觉得,这凤凰云纹镜应当不是楼中之物。

        “我方才也有同样的问题,阿鸾姑姑也觉得这东西不该出现在凡间?”

        苏兮见她拿着镜子反复查看,似乎是认得这镜子。

        温言早和黄雀喝开了,见状回头瞧了眼,随口说道:“那是凤凰一族曾进给昆仑神女的东西,后被神女转送给西王母,这时候应当还在西昆仑才对。”

        “果真是那一对镜子。”

        阿鸾看着镜子,脸上的神情逐渐哀伤。

        苏兮心中咯噔一声,她是想起许多年前那件事了吗?

        “阿鸾姑姑要是喜欢,我就借花献佛,将这镜子送给姑姑。”

        苏兮看了眼裴润,后者并无任何不满的表示。

        温言虽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看样子确实不该说那么多。

        他看着苏兮,想从苏兮眼中看到一些内情,却发现苏兮根本没瞧他,不由心里有些酸酸的。

        “那就却之不恭。”阿鸾深吸一口气,随后将镜子十分小心的捧到了后院去。

        这时候苏兮才回头瞪了温言一眼,“你明知道这东西是出自那位之手,虽然过去千余年了,可对于阿鸾姑姑来说,也许恍如昨日。”

        这一日妖集热闹非凡,无数小妖在街上欢闹,也有从凡间学了胡旋舞的女妖在台子上飞转。

        阿鸾姑姑的屠苏酒几乎在午时前就已经售罄,随后几人便对着五辛盘和胶牙饧面面相觑。

        今日长安城会比妖集热闹,自大唐开国以来,元日时皇帝便会在晨间登上太极宫承天门楼接受各族及各国使臣朝拜。

        仪仗排列,千官序立,金鼓齐鸣,场面宏大,极其隆重。

        “不如咱们今晚夜游长安吧。”

        不知是哪个小妖提了一嘴,其余众妖便跟着附和。

        苏兮一下子来了兴致,今日正巧过节,左右夜里也不会有什么事。

        “好啊,我觉得这提议不错,不过咱们得等到夜深了再去,免得惹出些不必要的麻烦。”

        苏兮一发话,众妖便跟着欢腾起来。

        她看向阿鸾姑姑,却见后者兴致缺缺,似乎是有些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