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44章 昭雪5

第44章 昭雪5

        正月十五,上元夜。

        苏兮早早便带着温言出了门,临走前交代灵鸟,若是有人前来,便提前知会她,她定能赶回来。

        一人一蛇慢悠悠的在街上晃荡,一路朝着平康坊而去。

        “去岁上元夜忙,连灯都没能好好看,今年无论如何得瞧瞧。”

        苏兮步子不快,可她一步却能跨过小半个坊道,只是到了人多的地方,少不得得谨慎些。

        温言很是期待今年的上元夜灯展,听闻圣人这些年为了让贵妃开心,每每兴庆宫的灯展都格外华丽盛大。

        今日出来前,他特意看了眼花圃里的那株牡丹,底下的枯萎已经渐渐蔓延往上,眼见着那繁华将要被吞没。

        他记得那个女人的话,宁愿轰轰烈烈的死,也不愿在阴暗之处枯萎。

        如今她是大唐的锦上添花,人人艳羡不已。

        可只有他们知道,在盛世可为美人笑,若是乱世,那便是花下泥。

        靠近平康坊的坊门前,人流已经大的让苏兮有些难以挪动脚步,每个公子脸上都洋溢着笑,身边或有美貌女郎,或正去寻自己早早预定了的美貌女郎。

        反倒是苏兮这样只身往里闯的,实属少见。

        走进南曲,一个个规整的小楼便映入眼帘,往日坐在二楼上饮酒赋诗的女妓不见了踪影,这会儿不是前往曲江池游玩,就是去了兴庆宫前的广场等待夜晚降临。

        “瞧瞧她家,真是好笑,花了两金并五匹帛,结果弄回来个哑巴,如今只能跟在胡姬后头伴舞,当真是可笑。”

        苏兮闻言看过去,见是几个凑在一块的徐娘半老。

        “诸位说的是哪个妓家?”她上前问了一嘴。

        “不就前头那家嘛,往日是个精明能干的,也不知怎的就肯吃这个亏。”

        苏兮没心思跟她们闲聊,得了去处便径直过去。

        门前有个小厮站在那里,像是要等人出来提东西,见苏兮过来,先是眼前一亮,随后行礼道:“敢问小娘子寻谁?”

        “梁渃。”

        阿渃见到苏兮的时候,她正一身舞衣同胡姬学胡旋舞,一双脚因为练舞有些破皮,血水浸染到了外面。

        可阿渃完全顾不上,扑通一声跪在苏兮面前,因口不能言,便只能用手比划。

        苏兮没有去扶她,更无视周围众人的目光,只问道:“你想知道真相吗?”

        阿渃用力点头,她做梦都想知道真相。

        这里的人对她很好,她当初决定按照那纸字据入妓家时,不是没想到会遇到什么,但似乎这些顾虑都是多余的。

        七八日看不出什么深的东西,却可以看出这里像是她阿爷为她安排的安全之地。

        “还记得我曾跟你说过什么吗?”苏兮看着阿渃,还有她身后急匆匆赶来的妓家。

        阿渃仍是点头,她记得。

        “那为何不去通轨坊找我?”

        这次阿渃没有说话,反倒是那个妓家开了口,“她孤身一人,又被卖入平康坊,若是随意离开,怕是有危险。”

        话说的微妙,苏兮深深看了眼妓家,不置可否的点头。

        “既然你心中有所求,那便拿玉璧来换。”

        凡持有玉璧,必有苦难之时,或是气运,或是年华,总归以玉璧换她的帮助,是要失去一些东西的。

        多半时候苏兮并不强求,顺其自然失去便是。

        但也有例外,比如丁如,她主动给了三年年华,而玉娘给的则是半生寿数。

        阿渃忙起身往自己房间去,苏兮跟着过去。

        那块玉璧是阿渃带出来的唯二之物,还有一件便是她阿爷送给她的珠串。

        上头有他们在陇右道集市上淘来的十二枚石头,虽不算珍贵,却是她这些年最为珍惜的礼物。

        阿渃将玉璧双手奉上,虽不能说话,但眼神已经表达了一切。

        “我知道了,但有一事我须得事先告知你,即便你知道了真相,想要真的报仇,便只能等到五年之后,自然这仇有人会替你报,天道轮回,因果循环,谁也逃不掉。”

        阿渃张了张嘴,她只发出啊啊的声音。

        苏兮摇头,“你会明白我为何如此说。”

        她将手平放于身前,一张雪白的纸张便出现在她的掌中,“它名昭雪,你带着它到你阿爷常去之处,三日后便可知晓你想知晓的一切。”

        从妓家出来,苏兮望了眼三曲尽头的那扇红漆大门,这大唐繁盛太久了,已经忘了什么是居安思危。

        转头往平康坊外去,还未走出十字街口,便远远看见一个仆役打扮的男人朝她而来。

        温言小声说道:“他是胡人,该不会那人想好了要什么吧。”

        “你是说安禄山?”苏兮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臂腕上的披帛,再看向那仆役,人已经走到跟前行了礼。

        “我家主人请苏娘子前往一叙。”仆役很有礼,可苏兮不大想挪动。

        “告诉你家主人,若有所求,就自己到通轨坊找我。”

        苏兮越过那人,拐过十字街口,朝着坊门而去。

        安禄山早就看见她离开,忙不迭的从楼上下来,紧赶慢赶的,在坊门口拦住了苏兮的去路。

        他很有礼貌,先对着苏兮施了一礼,请她借一步说话。

        苏兮面无表情,虽因果于她乃是必须,可有些她确实喜欢不起来。

        比如眼前这个白胖男人,每每看见他,苏兮就想起玉娘的结局。

        马嵬驿下万马奔腾,却没一个人怜惜凋零的贵妃。

        “何事?”苏兮淡淡的问道。

        安禄山将玉璧拿出来,“请苏娘子允我一个心愿。”

        苏兮盯着安禄山看了许久,如今这男人已身兼数职,范阳节度使、御使大夫,似乎还想要河东节度使。

        而他的儿子,一个为太仆卿,一个为鸿胪卿,还有个皇太子的女儿为妻。

        这等荣耀,仍是不可满足眼前人的欲望和野心。

        “我知道了,希望你不会后悔。”

        “自然,若如愿以偿,哪怕不得好死,我也都认了。”安禄山的眼睛十分亮,不止因为眼前这小娘子容貌一绝,更因她似乎有把握实现自己的心愿。

        尽管在如今看来,那心愿便如同蚍蜉撼树。

        “以玉璧交换来的心愿,你这话便如同对天发誓,是会应验的。”

        “请苏娘子成全。”

        安禄山心意已决,苏兮便不再多说什么,只示意他子时前后往通轨坊东南隅浮月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