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长安浮妖录在线阅读 - 第77章 相思子1

第77章 相思子1

        苏兮将万灵珠送回洛阳的时候,陈牧决定前往守护,尽管万灵珠在地心蕴养,哪里需要他一个幽魂守护。

        但苏兮没有拒绝,因为他无处可去了。

        带着对平阳的无限悔恨,永远游荡在世上,直到灰飞烟灭。

        阿鸾知道的时候,十分气愤,言道这样的人即便悔恨了又如何,明知那女子倾心的是他,却看着另一个男人去糟蹋她的心意。

        她说的时候手中挥舞着菜刀,把黄雀和苏兮等人吓得远远躲着。

        苏兮明白阿鸾姑姑的意思,可世事如此,她非冥府判官,判不得。

        但陈牧带着这样的痛苦在世上游荡,或许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永泰元年,乙巳蛇年,仲秋。

        “一岁几盈亏,当轩重此期。”苏兮提着刚买来的饆饠对当空明月轻声吟道。

        温言在她手腕上转了半圈,十分不屑,“涂山的月比这里大得多,也圆得多。”

        “胡说,你根本没去过涂山。”苏兮一听见他提起涂山就来气,要不是因为他,怎的会在凡间一呆这千余年,连老家涂山都瞧不着。

        “是没去过,但在莲池看见过东皇同涂山山主下棋,那时便有涂山之月,我瞧见了。”

        温言也不服气,他没去过不见得就不识的。

        “下棋?我怎么不知东皇除了好赌,还能下棋?”

        温言:“......”

        街上行人早就被六街街鼓催回了家,唯独苏兮仍旧慢慢地往通轨坊去。

        坊街外,苏兮正思忖着走回去也得需些时辰,便在拐角处与一人撞了个正着。

        本不是大事,苏兮想着是自己走路不看,张口就是抱歉,结果那人竟完全不在意,急匆匆的走了。

        温言从她腕间探出脑袋来,疑惑地问道:“此时夜禁,这般在坊外行走,难道不怕被巡街的看到,来一顿笞打吗?”

        “我哪儿知道,不过这人确实奇怪得很。”

        苏兮没跟温言多说,也没了慢悠悠晃回去的心情,干脆一拂袖,人便到了浮月楼门前。

        正在此时,一道人影从通轨坊街巷里走出来。

        这人看着怯懦,手里连灯都没拿,抹黑往这边走。

        苏兮顿住脚步看过去,一眼瞧见那人手中紧紧抓着的玉璧。

        “苏...苏娘子?”

        走近了些,才看清来者是一个身材略显纤细的郎君。

        苏兮记得这人,是去岁在街上遇到,她瞧出此人身上因果将至,便将玉璧给了他。

        原本以为此人会在酒肆将玉璧当了,没想到一直留到了今日。

        “申屠郎君可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苏兮朝这位复姓申屠的男人颔首,做了个请的手势。

        申屠方才没注意到在苏兮身前不远处竟是个二层小楼,这会儿要不是楼下挂着的白灯笼亮起,他怕是仍然不会注意到。

        小楼的门略显暗红,像是风雨洗礼过的颜色,又像是本来就是那般暗。

        申屠走到门前迟疑了片刻,忽闻一丝香味飘来,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一片奇花异草的院子里。

        他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看见一株巨大的梨花树下那条盘踞其中的黑蛇时,两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兮眼中微光一闪,安抚道:“那是神树,由黑蛇守护,只要不靠近神树,它就不会伤你。”

        “神...神树?”申屠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地从地上起身,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朝苏兮笑了笑。

        苏兮请他到亭子里坐下,申屠一边过去,一边余光四下乱看。

        明明是二层小楼,这门内怎的会有这样一片花园,对了,还有那么高一株神树?

        几乎是下意识的,申屠抬头去看那树顶上,发现上头是无边夜空,哪里有在外面看到的小楼的屋顶。

        待申屠坐下,苏兮给他倒了杯茶,茶是碧色,带着一丝丝妖异。

        申屠倒是不在意茶色有多么不同,他拿起杯子呷了一口,只觉得心中那些怯懦和犹疑渐渐散去。

        他又喝了一口,抬头看向苏兮说道:“苏娘子说这玉璧可换一个愿望,只要是我所求都能实现,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苏兮为他添了一些茶。

        此人本就软弱,家中正妻却十分强势,多年被压制致使他心底的声音极难向外扩散。

        一杯碧色茶水下肚,似是豁出去了,申屠呼出一口浊气,将玉璧郑重地递到苏兮跟前,絮絮叨叨地说道:

        “我祖籍剑南道成都府,天宝五载举家迁至长安常乐坊,一年后娶了如今的妻子,但她却并非我心悦之人,只因父母之命不可违。

        我本是认命了的,可就在月前,我再见了我少年时心悦的娘子,她为了我至今未嫁,家中爷娘因此断了与她的关系。

        天宝末那般乱糟糟的,也不知她如何在长安活下来的。

        如今再叫我遇见,我有心给她一个家,起码得有个依靠,否则一个女子,实在是太苦了。”

        申屠说完,苏兮大约知道他所求,只是...

        “你想休妻娶她?”苏兮问。

        申屠连忙摇头,“不是不是不是,我就想纳她为妾,可我家娘子知晓她是我心悦之人,死活不愿松口,说万一过门之后她将我独占,那她往后可如何过活。”

        “你家中可还有妾侍?”

        “还有几个,都是战乱时我与妻子一道救下的,她们也无处可去,便就都留在了家中。”

        申屠此举只是善意,倒没想别的。

        可他如今想纳的人却不同,那是昔日心头之爱,这才使得家中妻子不安。

        申屠想了想说道:“我所求便是纳她为妾,还希望我妻子能理解我少年时的遗憾,不再阻止。”

        苏兮摩挲着玉璧,这世间三妻四妾的男人无数,但如申屠这般的却是少,家中如今有的妾侍竟都是救助回来的。

        想来那日她竟误会申屠会将玉璧押给酒肆。

        “也罢,只是你一时善念救助她人,却不问品行是否端正...”

        不等苏兮把话说完,申屠便打断道:“救人要紧,怎的还考量那么多,我相信人心向暖,她们只是弱女子,应当不会作恶。”

        “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