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25章 震怒

第25章 震怒

        温柔面色一冷,眉头一皱,放出银缎,拔腿就跑。

        被包裹在银缎中的温柔听着耳边叮叮叮的声音络绎不绝,她一口气跑到昨天发现的白色岩石堆砌的山丘旁,扭头一看那些铺天盖地的红色草根早就不见了。

        温柔抹了把脑门的冷汗,心有余悸地感慨道:“连颗小草都会玩心计耍手段,扮猪吃老虎了吗?差点阴沟里翻船。”

        温柔想了想了就在这儿钓鱼吧,先攒点能量晶石再说。

        她太惨了,明明一进来就勤勤恳恳地打怪收晶石,可是到现在她手里一颗能量晶石也没剩下。

        温柔看了眼用得十分顺手的银丝,又看了眼几乎每每都能成为底牌必杀技的金丝囚笼,感叹一声:“算了,再穷不能穷法宝,它们都还是个宝宝,就是饭量大点儿而已,我怎么能嫌弃人家呢!”

        温柔往里走了走,然后扔出牛肉干,坐等白蚂蚁上钩,这次她懒得切片直接把能量晶石抽干后再把头砍掉就不管了。

        反正以之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白蚂蚁就算不死,行动也十分缓慢,把脑袋切下来双重保险,暂时也没什么安全隐患。

        她得节约精力对付后面的黑蚂蚁军团。

        果然解决了五六波白蚂蚁之后,黑蚂蚁来了。

        白蚂蚁就是黑蚂蚁香喷喷的诱饵呀。

        温柔挂着慈母笑挑了几只大个的白蚂蚁收起来,然后对黑蚂蚁这群小宝贝的能量晶石也欣然笑纳,打到第五波黑蚂蚁时银丝已经增长到三十五米,而黑蚂蚁的飞天军团也出现了。

        温柔一边用银缎把自己裹成粽子,一边和黑蚂蚁军团硬刚,可喜可贺的是银丝赢了。

        把那几个超大块头的黑蚂蚁解决掉后,温柔还十分善良地给它们按照等级收了尸,这都是极好的研究素材呀!

        也不知道回去以后能换多少贡献点,能不能配把手枪什么的,最重要的是给发张持枪许可证书,温柔美滋滋地想着,下次周瑾云再来骚扰她,她就把枪顶他脑门上吓唬他,哈哈哈哈哈。

        任凭再变态你能不怕死?

        要是真的不怕,她就给他养老送终包火化。

        温柔收起五十枚留存的能量晶石,这是给金丝囚笼备用的。

        一会儿再去看看那棵草,打一场试试,打不过再找新的,打得过弄不死就还得靠金丝囚笼把它收了,这家伙看上去等级绝对不低,她现在还没补好身体呢,可禁不住被吸血。

        还是多收点能量晶石保底吧。

        正想着对面又有一群黑蚂蚁黑压压的赶了过来,后面跟着五只磨盘大小的黑蚂蚁,温柔心中一惊,这个重量级的她的银丝还能切得动吗?

        温柔将银缎里包裹的蚂蚁尸体先放到地上,然后操纵着银丝去到百米开外开始屠杀黑蚂蚁群的先锋军。

        这是她隔空操纵银丝的最远距离,也是这次的收获之一。

        这次依旧是抽取能量晶石里的能量后顺便斩首。

        黑蚂蚁移动的速度非常快,温柔尽管全力斩杀,但黑蚂蚁和她之间的距离依旧在不断拉近。

        温柔直接横向移动,拉长彼此的距离,反正银丝只要在操控范围内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在黑蚂蚁群被她杀到只剩几十只时,那几只巨大的蚂蚁终于发出了指令,撤。

        温柔:......

        我都做好和你决一死战的准备了,结果你临战脱逃?

        温柔慢吞吞地追了上去,银丝加快了收割蚂蚁群的速度,很快就轮到了那五只大块头,第一只被解决后,顺利的不可思议。

        温柔直接操纵银缎给她扔了回来,这个大块头她想拿回去,看看能不能吃,然后外壳可以交出去换贡献点。

        紧接着是第二只,剩下三只蚂蚁似乎察觉到危机拼了命地往前跑。

        “哎,别跑呀!来都来了,跟我回家吧!”

        温柔高兴地追了上去。

        咔嚓咔嚓~

        沙沙沙~

        温柔耳朵动了动低头一看,脚下的岩石层居然碎裂了?

        温柔脚下一空就掉了下去,地面下满是密密麻麻拳头大小的黑色蚂蚁,它们口中的口器还咔咔作响,想咬温柔。

        盘山公路般的蚂蚁窝简直让人要犯密集恐惧症。

        温柔正下方是一只大张着嘴巴等她进去的巨型的蚂蚁,这只蚂蚁不再是纯黑色,而是黑中发紫。

        “妈呀!银缎救命!”

        紧急时刻银丝被召回,一把包裹住温柔将她带了出去。

        银缎随着温柔的心意,把她带到安全地段,抄起战利品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片白色岩石山丘。

        “妈呀,太吓人了,差点成了人家嘴里的一块肉。不行我这护身法宝还是不够呀!银丝虽然攻守兼备但也不能随时留在身上,回头还是要看有没有机会再找点好东西护身。”

        温柔平复了一下心情又赶到那颗小草身边,此时小草又恢复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温柔却不敢再掉以轻心。

        温柔站在百米开外操纵银丝哐哐哐又是一顿暴击,可能是温柔这次离得远的缘故,那颗小草专心对付银丝没有再扩大攻击范围。

        但身高十米的巨型草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

        草叶的边缘是锯齿状的看起来十分锋利,红色的草根从地下刺出不断攻击银缎。

        银缎化身一把十米长的双刃刀二话不说就是干。温柔在旁边手舞足蹈地使劲,不知道还以为温柔是银丝的拉拉队呢。

        一些被斩断的红色草根掉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就会被无声无息地再次吸收,温柔发现后,先试着拿出金丝囚笼按在断掉的红色草根上,发现吸收不了后就用金丝囚笼收起来。

        收这些草根总算不用倒吸她的血了,温柔松了口气。

        然后看着金丝囚笼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不就是个现成的储物空间吗?光是限定收取等级比我高的对手需要付出代价,但是没说限制收取什么呀。”

        温柔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傻笑,连忙冲着不远处的黑白蚂蚁默念【收取】。

        果然她的战利品们顺利地被收了起来,温柔捂着嘴无声大笑,“我再拿出来看看。”

        温柔闭上双眼双手捧着金丝囚笼想把东西拿出来,然后脑海中首先浮现了一只巨大的蛇头猛地冲她张开血盆大口。

        我的妈呀!

        温柔顿时被吓了一激灵,这是她之前收进去的雌性巨蟒,没想到都关了这么久居然还生龙活虎的。

        “算了,还是专心打架吧,一会儿再研究金丝囚笼。”

        温柔收拢心神,专心致志地控制银缎化身的刀一顿花式挥舞,好不容易被砍掉的红色根须也被温柔眼疾手快的收进金丝囚笼。

        这场持久战温柔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反正她已经从站着手舞足蹈,到盘腿坐下默默指挥。

        巨型草的根须依旧不见减少,但它的根须明显从一开始的半天砍断一两根到现在,一把一把地断。

        温柔看准时机直接突破红色根须的防线,斩断巨型草一半的身躯,金丝囚笼紧接着无缝衔接地把巨型草的半截身子给收了。

        巨型草被斩断半截身躯后突然一阵抖动又恢复了原本的迷你身形,但它的红色根须却猛然暴涨死死地捆住了银色大刀。

        等银色大刀挣脱掉红色根须时,却发现原本在原地的小草没了踪影。

        温柔看着小草没了踪影,半点没客气地收了断掉的红色根须,然后操纵银缎化身铁楸开始挖地。

        锵锵锵的金属撞击声震耳欲聋,温柔却是顾不上嫌弃,她时间有限得抓紧时间捞好处。

        挖了一米深什么也没发现,地面下的大树也半点没有上一次的默契,温柔猜测小草怕是躲进大树躯干深处了。

        温柔没帮它除掉寄生虫,它也没办法自救,只能躺平。

        但温柔又不是真的过来帮大树除草的,她的最终目的是收取树芯呀!

        所以看到小草和大树一个两个装死没反应后,她还等什么赶紧趁火打劫呀!

        发财了发财了。

        金丝囚笼被温柔扔进坑里吃自助,吸取能量。

        银缎还是勤勤恳恳地挖坑,大大小小的木块被银缎铲出来,温柔直接操控金丝囚笼,一边吃自己一边收取木块。

        这些木块温柔直接吃直接吸收是不行的,但金丝囚笼吸收完剩下的木屑她可以吃呀!

        虽然有种吃自家法宝剩饭的感觉,但温柔表示我心理强大就没什么好在乎的,我的两样法宝实在是太好用了。

        银铁楸生生凭借一己之力挖出一个二十多米宽,六七米深的巨坑,木屑也不知道收取了多少。

        温柔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收回银铁楸和金丝囚笼,转身全力往回赶。

        等温柔回到张家人进门的地方时,她已经摸索出从金丝囚笼里拿东西的办法了。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用眼睛看,只要她聚精会神的盯着金丝囚笼看一会儿,金丝囚笼的内部空间在她眼中就是透明的,她可以伸手进去拿,也可以用意念操控拿取东西。

        而金丝囚笼收取东西是每收取一样就占一个笼子的,笼子装满后,就从头开始轮一遍,于是乎,原本装着雌性巨蟒和小草的笼子里也满满当当地塞了不少树芯。

        而小草和雌性巨蟒这俩不要脸的居然把她的树芯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温柔忍着心痛,把所有战利品收拢进一个笼子里。

        金丝囚笼目前有四十九间囚笼,每间囚笼会根据收取物的大小来调节笼子的大小。

        就像小草的笼子就高十厘米,多一厘米都没有。

        盘成一团的雌性巨蟒也是一样的。

        当然了如果温柔主动调节的话还是可以改变大小的。

        开发了金丝囚笼的新用法,温柔觉得这次进门的收获太大了。

        “小姑娘你来了!”

        蹲在车屁股后面抽烟的张爱国第一个看到温柔。

        “嗯,刚忙完给你们送点东西,我就走。”

        张爱国一脸失望地劝说道:“小姑娘我知道你很厉害,但咱们人多一点在一起不是更好吗?”

        温柔摇摇头,说道:“您的烟盒给我一下。”

        张爱国愣了一下递了出去。

        他的烟盒已经空了,最后一根烟被他忍不住抽完了。

        温柔手里拿着一小块玉白色的木块,木块被她手心的金丝囚笼抽取能量后瞬间变成一堆木屑。

        而在张爱国眼中就是温柔用手把木块捏成粉末倒进了他的烟盒里。

        把烟盒装满后,温柔将烟盒还给张爱国;“这个可以吃,我先走了,咱们有缘再见。”

        “哎,小姑娘。”

        温柔却没有多留,她按着抽痛的太阳穴,踩着拖鞋慢悠悠地朝她进来的地方走去。

        刚才用银缎赶路,脑袋更疼了,她得缓缓。

        本来是想多给他们一点木屑的,但她又怕他们的身体承受不住再吃出问题来,索性就少给点吧。

        别的作用她还没太明白,但至少是能饱腹的。

        “爸,你怎么抽烟抽这么老半天呀!”

        王茜则是奇怪的看着张爱国手捧烟盒的动作,说道:“烟不是都抽完了吗?你这事把烟灰装进去准备供起来?你就是一天三拜它也变不出来了呀!”

        张爱国依旧一脸紧张的捧着烟盒:“净瞎说,我装烟灰干什么,我又没失心疯。刚才那个小姑娘来了,人家路过给咱们送了点东西,说是能吃。鑫鑫不是饿的哭了好几次了吗?快吧孩子叫醒,让她吃点。”

        “真的有吃?哎,我马上叫她,馨馨,馨馨?有东西吃啦。”

        张一馨本就是因为太饿太难受才强迫自己睡下的,睡的并不踏实,一听到有吃的立马醒了。

        “吃的,有吃的了吗?在哪呢?”

        张爱国看着闺女饿很了的样子心疼坏了,“鑫鑫,吃的在爸爸这儿呢,别急,咱慢慢吃。”

        “爸,我饿,吃的在哪儿呢?”

        张爱国缓缓的蹲下身子,轻轻的打开烟盒盖子,露出里面白色的粉末。

        王茜皱着眉说道:“张爱国不会是你从哪儿刨了点土装进去的吧。”

        “跟你说是那个小姑娘给的了,她拿着一下块木头给捏成粉末装进来的,人家说能吃肯定能吃,就跟那个蚂蚁肉一样,人家特意来骗咱们吃口土,闲的呀。”

        “行了,行了,我不说了,快喂馨馨吃一口,孩子饿坏了。”

        张一馨:我已经望眼欲穿了。

        张爱国将烟盒递到张一馨嘴边,张一馨饿的心慌,张开嘴抿了一口,干巴巴的咽了下去,又急不可耐的吃下一口。

        这白色的粉末看起来像生面粉,吃进嘴里甜丝丝的,入口即化,咽进肚子里暖融融,胃也不再抽痛。

        张一馨又吃了一口,舔舔嘴唇把烟盒推向父亲。

        “爸,你也吃,真好吃,吃完就不饿了。”

        张爱国慈爱的看着宝贝女儿:“爸爸不吃,爸爸给你留着,等你饿了再吃。”

        然后扭头把烟盒递给张一恒:“儿子你吃点儿。”

        张一恒别过脸去,拒绝道:“我不饿,爸您吃吧。”

        张爱国脸一板训斥道;“胡说,你饿不饿我能不知道?赶紧吃,别浪费我口水说话。”

        “那您先吃两口,我年轻比您受得住。”

        父子俩推辞一番,张爱国终究拧不过儿子,小小的抿了两口。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就着烟盒填饱了肚子。

        一旁安静看着的方老师,虽然很想吃,但她昨天吃了那么多白蚂蚁肉,害的张家人除了王茜都饿着肚子,她也不好意思开口。

        毕竟王茜没吃多少,现在也没喊饿,她吃那么多更能撑久一点。

        王茜最后也被分了一小口,她感慨道:“这是好东西呀!那小姑娘心真善,老张你也没留人家一个联系方式?咱们出去好上门感谢一下人家。”

        张爱国看着反应慢半拍的老婆大人解释道:“人家从始至终没问过咱们的姓名,也半点没有泄露自己信息的意思,你没看出来呀?我一直小姑娘小姑娘的叫,也没问人家,问了人家估计也不会说。”

        张一恒:“对,那个小姐姐看起来防备心挺重的,人家给咱们送东西估计是感谢我爸开车帮她探路什么的。”

        张家人这边对她的点评,温柔半点不知,也不感兴趣。

        在她没有解决渣男,彻底强大之前,她都会把增强实力作为第一目标,至于交朋友什么的,她真没那个时间。

        光是应付周瑾云两兄弟就够她心烦一阵子的了。

        温柔回到她进门的那块石头旁边,此时她也没有再捞一笔的想法,她拿出一小块玉白色的树芯放在嘴边。

        金丝囚笼一抽取能量,木屑就扑簌簌的掉进温柔嘴里。

        吃了一小块树芯后,温柔的脑袋总算没那么疼了。

        但她的精神头依旧不算太好,她有点困了。

        面前突然出现时间倒计时的框框【00:03:00】

        温柔毫不犹豫的起身走进门内,只要门开了,除非有法宝摆在手前,不然她半秒都不会浪费,出门要紧。

        一阵白光闪过,熟悉的地板熟悉的......

        温柔看着变得面目全非的客厅,怒气陡然爆发。

        哪个不要命的居然敢来她的底盘撒野!

        “柔柔你回来了?”

        门口的防盗门被打开,一张斯文俊秀的脸庞出现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