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虐文女配后在线阅读 - 第29章 食梦花认主

第29章 食梦花认主

        也不知道这人滴血认主没有,要是滴血认主了不知道他们要用什么办法据为己有。

        温柔想到上次给紫色铃铛花易主差点没要了她半条命。

        那还是她有能量晶石打底才保住一条小命。

        这个坑爹的许愿灵种。

        温柔开始默念不许工作,停工停工,给我休眠。

        温柔又怕自己的想法太强烈被许愿灵种当成一个愿望给完成了,又赶紧转移思绪,开始天马行空地瞎想。

        唉,她太难了。

        徐彤是最后出来的不过胡团长脸上也没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毕竟他也没提前跟别人说他在外面等。

        而徐彤这么晚出来明显是在配合丁睿工作。

        “你们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胡团长点点头说道:“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胡团长带着几人走到一栋建有露天楼梯的楼下,然后带着几人爬上空旷的楼顶。

        温柔和徐彤倒是没什么,她们身体素质都不错,一口气爬个八层楼不算什么。

        那个叫范青的病弱少年就不行了,他呼吸加重,面色惨白,感觉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一样。

        胡团长看着范青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范青气息微弱的说道:“没关系......不用管我.......我没事。”

        胡团长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就没再管他。

        他拿到的资料明明不是这样的,这小子该不会是装的吧,这么弱怎么出任务?

        胡团长内心纠结了一下,走到楼顶旁的铁梯子旁边敲了敲。

        不一会儿一队十人小队徒手爬了上来。

        温柔看着楼边挂着的一条绳子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好了人来全了,我大概说一下这次任务的内容。

        第一次进入这个门内世界的是一名新兵战士,他在进入食堂吃时突然消失不见,再出来就是第二天。

        这名战士出来的时候失去了双腿,左手也是露着白骨,全身的皮肤遭到高强度的腐蚀,这名战士凭着惊人的求生毅力经过一番救治后活了下来。”

        “并给出了重要信息。这个门内世界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露在表面可以落脚的小岛也是一种巨大而且动作缓慢的海洋生物。当时这名战士进入门内后很幸运地落脚在这种生物身上,但就在马上要离开时遇到了这种海洋生物身上的寄生虫,由于数量太多所以不敌。

        而我们之所以要再次进入的原因是这个门里有一把钥匙,这把钥匙至关重要,在我们之前已经派出过一队精英进行搜寻,但因为难度过高任务失败。

        这次进门后希望能成功找到钥匙。”

        温柔羡慕地连连叹息,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找到了。

        不对,也不能说容易,第一个进去的战士实在太惨了,她要是第一次进到这种鬼地方,她一定死得透透的。

        “距离下一次门开还有半个月,我们进入门内后可能要在里面度过七十二小时以上才能出来,所以提高你们的体能和战力也是这半个月的主要任务。”

        温柔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意思?

        “江墨出列!”

        “是!”

        一名短发身高一米175的女兵向前一步走出了十人小队。

        温柔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

        “你先和温柔切磋一下。”

        “是,温柔,请。”

        温柔努力绷着高冷人设,面色淡然地向前走了一步。

        其他人迅速后退给她们腾出地方。

        “温柔第一回合你可以适当使用你的能力。”

        温柔点点头,心里却想着还是算了吧,毕竟她最近力气增长不少,用银丝又怕自己收不住手。

        “你先动手吧!”

        温柔绷着脸摇摇头:“不用了,你先来。”

        “好。”

        话音刚落,江墨一脚踹向温柔的脸。

        温柔心中一惊,这么狠?

        下意识伸手格挡,但是挡住了,脸也不疼,但脸上却印了半个鞋印。

        温柔心态有点崩。

        一击不中,江墨迅速变招,一记直拳当胸袭来,动作太快,温柔受了一拳才一巴掌打掉江墨的手。

        接下来几次攻击几乎都打实了,温柔每次都是被打中了才来得及反应,但她的反应也越来越快,打了十分钟到最后温柔慢慢地都能挡住对方的攻势。

        但这并不让人感到高兴,因为从始至终温柔都处于被动防守的状态。

        “可以了。”

        胡团长一出声,江墨立即后退退出温柔的攻击范围。

        温柔虽然脸上带着半个鞋印子,但她面上依旧绷得住。

        内心却崩得一塌糊涂。

        我刚才打的是一套王八拳吧!

        丢人丢大发了,以前也没觉得自己这么蠢,果然虽然我会打怪,会打人,但我不会打架。

        “温柔的力量应该是超出我们在场的大多数人的,只是她没有经过系统训练所以在反击上还需要学习。”

        尽管胡团长言语中尽量维护了温柔的面子,可丢脸这种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再来一次,这次江墨你拿出所有实力来,温柔你也可以试着使用你的能力。”

        温柔点点头,江墨刚才居然收了手!

        再次交手,还是江墨先出招。

        这次江墨不仅攻击的速度更快,出手更是无迹可寻。

        温柔只能被动格挡,还挡不住。

        眼睛看到了,身体的协调性和反应速度却一时之间跟不上。

        安静的楼顶上只能听到砰砰砰,江墨打在温柔身上的声音。

        众人只看到温柔挨打很狼狈很可怜,却不知道江墨也在咬牙忍着从温柔身上的反震力。

        她现在是手也麻,是腿也麻,她感觉自己不是打在人身上而是打在一块花岗岩上面。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能说。

        温柔挨了会儿打,感觉体验得差不多了,银丝从指尖冒出来,慢慢延展成一块两米长两米宽的银缎眨眼间把她圈在里面。

        她倒不是没想过用银缎攻击江墨找点面子回来,但她怕伤到江墨,也就作罢。

        众人只觉面前银光一闪,就看到一个银色的桶装物把温柔圈在里面。

        江墨一脚踢出反而把自己反震出两米之外。

        江墨面色惨白冷汗淋漓地抱着左腿躺在地上半天没站起来。

        “怎么样?骨头有事吗?”

        温柔闻声收起银缎看向躺在地上的江墨。

        这个,她已经很收敛了,全程被动防守。

        胡团长看到温柔收起银缎,说道:“没关系切磋受伤是难免的,我知道你没出几分力。”

        “王森林给江墨治伤。”

        “是。”

        温柔看了一眼王森林居然是早上给她送外卖的兵哥哥。

        他带着帽子,温柔没能第一眼就认出来。

        王森林蹲下身先是摸了摸江墨腿骨,确定

        骨头没有错位,就开始缓缓的输入能量。

        浅绿色的光芒从王森林的掌心散发出来。

        江墨原本肿了两圈的小腿慢慢恢复正常。

        江墨试着站起来,果然腿已经恢复正常。

        江墨一脸惊奇的看着王森林,怪不得这个新兵会被调进来。

        原来是有这种特殊能力。

        “李明,你和范青切磋一下。”

        范青眼中划过一抹异色。

        他这么病弱这么年少居然也得不到特殊优待?

        “小弟弟,哥哥会下手轻点儿的。”

        范青苍白的脸色对上李明黝黑的脸庞,形成了鲜明对比。

        范青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眼神澄澈无辜,像刚出生的小鹿,让人不由心底发软。

        然后众人就看到李明轻飘飘慢吞吞地朝范青挥了一拳。

        而范青则不紧不慢地侧过脸避过这一拳,脸上的笑容愈发纯真无害。

        李明又慢吞吞地抬起腿,犹如十六倍慢放一般,将鞋底印到范青胸口。

        这次范青没躲,只是将李明的脚轻轻移开。

        就这样大家看了十几分钟的慢动作表演,大家从一开始的惊悚诧异,到后来的昏昏欲睡。

        “好了,停手吧!”

        李明慢慢吞地收回打出去的左勾拳,站直身体。

        然后缓缓的缓缓的,缓缓缓缓缓缓的勾起嘴角,露出八颗大牙,转身走回队列。

        每一步都是十六倍慢放的动作。

        胡团长看向范青,范青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大家就这么等了十几分钟,李明终于回到了队列,而范青也惨白着一张小脸走到了一旁休息。

        胡团长清了清嗓子想说点什么,点评一下这场战斗,但最后没忍住笑了起来,“好了,最后一轮切磋,赵文你来和徐彤打一场。”

        “是。”

        一名面容刚毅的士兵出列。

        徐彤活动了一下脖子手腕脚腕,然后紧了紧马尾上的皮筋,直接小跑冲向赵文。

        两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击,这是三场打斗中唯一势均力敌并且让人看得热血沸腾的比试。

        两人无论是力量还是技巧都势均力敌。最后徐彤直接在近身交手之际冲着赵文猛的一甩马尾。

        赵文整张脸被打偏到一旁,鼻血顺着皮肤流下,脑子一阵轰鸣,眩晕了几秒。

        等回过神来时赵文已经被徐彤反锁压在地上。

        胡团长开口道:“可以了。除了徐彤,温柔和范青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都要接受特训,今天给你们最后一天时间做准备,明天六点准时在这里集合。好了,都散了吧。”

        “是!”

        十人小队整齐划一地立正回答。

        然后胡团长刚走不久,他们就散开了。

        李明和另外两人拍了拍了范青的肩膀说道:“小弟弟能力不错嘛,不过接下来的特训每天只允许你使用一次特殊能力,其他时间跟着我好好练习体能和格斗技巧。这可是胡团长专门给你们开的小灶,一般人想要都没有,你们记得记着胡团长的好啊。”

        范青虚弱地笑了笑,乖巧点头。

        温柔也矜持的点了下下巴。

        江墨此时走到温柔身边,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接下来半个月我就是你的陪练了,记得对姐姐我下手温柔点,别伤了骨头让我出不成任务就行。”

        温柔对着热情又爽朗的江墨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

        等她尴尬劲儿过了再说吧!

        温柔三人和士兵十人组简单的认识交流了一下,士兵十人组就结伴离开了,他们没温柔他们那么行动自由。

        等十人离开温柔才不明显的松了口气,人都挺好的只是她今天的状态不适合交友。

        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人面对面打架呀!

        紧张又刺激。

        打周瑾云不算,那属于单方面虐菜。

        周瑾云就是普通人,他弟弟倒是会点拳脚,但她相信经过半个月特训之后,以她现在的体质到时候绝对同时能吊打周家兄弟俩。

        这么想着温柔心情好了许多。

        “怎么了,抹不开面呀!没事我都懂,我当时刚训练的时候被老兵打得嗷嗷哭那才丢人呢!你这一直面不改色的可比我那时候强多了。”

        温柔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擦了擦脸:“人都有第一次嘛,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没那么尴尬了。”

        “哈哈,我还说你要顶着这半个鞋印到什么时候呢!刚才江墨就像伸手给你擦了,她手都伸出去一半了,怕你尴尬又缩回去了。你尴尬她比你还尴尬呢!你们俩也算扯平了。”

        范青默默的准备离开,徐彤连忙叫道:“哎,范青别走呀,我正好想问问你,你身体怎么样了,要不要请假去趟医院呀!我跟你说你别不把出任务当回事,这都是有生命危险的,你要是有哪儿不舒服得赶紧看看知道吗?”

        范青抿着浅色的嘴唇想挤出一个笑来。

        徐彤连忙说道:“可别笑了,笑的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你这小孩儿长得挺招人喜欢的可怎么笑起来这么渗人呢?”

        范青脸色僵硬了一下,又恢复了那副病歪歪没力气理会全世界的样子。

        “两位姐姐,我先走啦,我该吃药了。”

        徐彤:“行,你去吧,记得去医院复查啊!别不把身体当回事。”

        范青挂着一张病弱相,脚步飞快的离开了楼顶。

        “温柔,走我带你去基地理发店先把你这头狗啃的头发重新理理。你是不是自己动剪刀了,我跟你说这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人员来做。”

        徐彤热心的拉着温柔去理发店把发梢重新修剪整齐。

        剪完头发,温柔细致的打包走了每一根头发。

        徐彤和理发师对此全程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主动帮忙收集每一根头发。

        出了理发店,温柔奇怪的问道:“你不觉得我收集头发很奇怪吗?”

        徐彤笑道:“怎么会呢,有什么好奇怪的,再奇怪有一推门就进入另一个世界奇怪吗?而且现在奇奇怪怪的超能者越来越多了,见得多了,你就是当场把头发吃了我也不会觉得哪里怪。”

        “我不吃头发,对了,你之前是女兵吗?”

        徐彤摸了摸长长的马尾辫笑道:“什么叫之前,我现在也是呀,就是脱了丁队的福,目前处于放养状态,不定什么时候就归队了。”

        温柔点点头没再多问。

        和徐彤分开后,温柔去到基地最大的三层超市买了不少吃的,和衣服,各种装备也补充了一些,还有即将到来的姨妈君也得伺候好了。

        这个超市的门也几乎被拆除了,全靠人力看守。

        回到住宿楼,温柔先把除了大门所有的门都暴力拆除,这才坐下安心吃饭。

        两只正鸡,两碗米饭,一份鱼香肉丝,一份菠菜猪肝,超市地下一层各种美食都有,就是限量供应,防止浪费。

        温柔觉得这么好的生活条件她可以在基地内宅到天荒地老。

        吃完豪华午餐,温柔从金丝囚笼中取出紫色铃铛花,银丝切开手掌,这次切的深,温柔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紫色铃铛花贪婪的吸吮着温柔的鲜血,温柔把积攒的能量晶石也拿出来摆到一边。

        紫色铃铛花一边吸血,一边毫不客气的把能量晶石内的能量一扫而空。

        温柔面无表情的把能量晶石往外拿,最坏也就是倾家荡产了,没关系,能少吸点血就行。

        温柔手掌上的伤口不到一分钟就自动愈合了,流淌出的血液半点没浪费全被紫色铃铛花吸收了。

        正当温柔犹豫要不要再来一刀时,紫色铃铛花抽光最后一颗能量晶石的能量后,周身散发出彩虹版的七彩光芒。

        一道明悟自心头涌起。

        【食梦花,可升级,喜好吞噬梦境,也能制造梦境,可以控制精神等级低于主人的生物,尝试控制等级高于主人的生物会引起反噬,吞噬主人记忆,并降低食梦花自身等级。】

        “吞噬梦境,制造梦境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可以控制精神等级低于我的生物,这简直是个超级大外挂,只是使用效果怎么样,还得等用了才知道。”

        温柔激动的握住已经重新焕发光彩的七彩铃铛花。

        现在已经知道了它的名字,食梦花。

        “哎,食梦花去哪儿了?”

        温柔张开手掌没看到食梦花,开始着急的四下寻找。

        这个场景莫名的熟悉。

        难道和金丝囚笼一样进入身体里面了?

        可是不太对呀,当初周瑾云应该也认主了,至少是初步认主了,他也只是放在口袋里,没收到体内呀。

        要知道就像金丝囚笼,哪怕被她扔出去使用,可只要不超过温柔的感知范围,目前是五公里,金丝囚笼就能直接回到温柔体内。

        要是周瑾云能把食梦花收进体内,她当初哪里偷的走。

        “难道是因为我体质特殊,才会这样?是因为吃了棉花,还是银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