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做阴阳先生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125章 方三与小红

第125章 方三与小红

        “马勒戈壁的!!!!”

        郑远不解气,一巴掌扇在方三后脑勺上,“方三你小子刚才是不是对老子起了杀心?老子真是白交你这个兄弟了!!!”

        “我……”

        方三只觉得委屈,他确定自己刚才的确是没有看错,便将之前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两人听后,只觉得这事儿诡异,却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三人沉默一阵儿,在刘癞子的主导下,便开始分赃起来,暂时把这事儿给抛之脑后了。

        方三这人不贪,他只拿了一只红绣鞋和女子嘴里的那颗夜明珠,足有鹌鹑蛋大小,这让方三乐得合不拢嘴。

        至于郑远则拿了另一只红绣鞋和一些首饰,刘癞子嫌这些麻烦,就装了些金元宝之类的物件。

        收获颇丰,很快方三便将看走眼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满脑子只剩下这颗夜明珠,毫无疑问这颗珠子足以让自己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至于那个红绣鞋,方三是被鞋子上一股奇特的香味给吸引了,一辈子没摸过女人的他逮着红绣鞋一个劲儿地闻,只觉得无比销魂。

        回去后,方三美美的抽了几口大烟,喝了点儿小酒,这就晕晕乎乎地睡着了,睡觉的时候脑袋还盘算着这颗夜明珠到底能卖多少钱。

        睡到半夜,方三隐约觉着好像有一只软软的冰凉的小手在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方三翻了个身,还以为是蚊子耗子之类的,随手朝脸上拍去。

        却不想方三的手并没有拍在自己的脸上,而是拍在了一只柔软纤细,却又很是冰凉的物体上面。

        “这是?”

        方三似乎是有些清醒了,他用力摸了摸,登时心脏猛地提了起来。

        “手!!!?”

        “人手?”

        方三的身体瞬间绷直了,一股凉意将睡意直接冲散,他又摸了摸。

        那只小手却也不动,任由方三摸着。

        “女人的手?”

        巨大的恐惧变成一滴滴汗珠凝聚在方三脑门儿,黑夜中的空气变得诡异起来,只听着自己心脏如打鼓般咚咚直跳,僵持半天,方三终于忍不住,艰难而慢慢地睁开了眼皮。

        入眼所见,就在方三身旁,床的另一边,熟悉的凤冠霞帔,那白天棺材里面的女人就直直地躺在自己身旁。

        她脸色白得如同扑了几层白面般,却将那朱红的嘴唇衬托得愈发鲜艳,此时那张小嘴微微歪曲,双眼紧闭,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噌!”

        瞬间,方三头皮炸裂,头发一根根地竖了起来。

        方三就这么傻了半天,却看着女尸就躺在自己身边儿一动不动,心思也渐渐大了起来。

        毕竟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士兵,方三的心理素质还是要强上一些。

        胆子大了一些后,方三便跪在女尸身旁,求爷爷告奶奶的祈求着。

        “我说这位神仙,是小的有眼无珠,不识好歹,翘了您的棺材,小的这就把东西都换给您,您饶了小的这条狗命行不?”

        方三求了半天,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当下也是有些懵逼了。

        “这女鬼啥意思?不要老子的命也不说话?她想干嘛?”

        恐惧渐渐消退,转变为疑惑,他感觉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犹豫之际便开始细细打量起来。

        不得不说,这虽然是一具女尸,但女尸保存完好,妆容精致,那栩栩如生的模样看起来与常人无异,更重要的是,这女尸生前必是个顶个的美人,琼鼻小嘴瓜子脸,生得小家碧玉,美艳至极。

        随着一屡屡莫名的异香传入鼻腔,连女人手都没摸过的方三狠狠地咽了口唾沫,身体竟不免出现了些男女反应。

        这念头一旦出现,便越发强烈起来,方三憋的面色通红,脑袋愈发混乱起来。

        或许是这异香的作用,方三竟然盯着女尸晕晕乎乎地又睡了起来。

        梦里,这女鬼活了。

        “哎哟喂姑奶奶哎。”

        梦中的方三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起来,眼角却忍不住时不时地向上瞟一眼,因为这活过来的女鬼实在是太漂亮了。

        “呵呵呵。”

        银铃般的笑声传入方三耳中,只感觉冰凉的小手握住自己的手,而后被拽着摸到了某处柔软。

        “你不是馋人家的身子嘛,来呀。”

        一句话让方三体内的热血直冲天灵盖,这再不弄点啥那还是个人?

        瞬间失去了被欲望占据了大脑的方三粗暴地撤下身上的破棉袄,只听他一声低吼,犹如野兽般直接扑了上去,去干了自己三十年梦寐以求的神仙事儿。

        方三本以为反正是做梦,也没什么好怕的,可是事后女鬼给他讲述的一番,让方三才明白了个大概。

        原来这女鬼生前本是宫里的一名宫女,后来因模样俊俏变成了妃子,本以为荣华富贵一生,却不想皇上就临幸了自己一次,便将自己彻底给遗忘了,再加上自己势单力薄,被其他妃子娘娘挤兑得根本没有生存之地,再加上寂寞难耐,久而久之精神就出现了问题。

        最终因积郁过重死在冷空,死后她因为怨念过重,魂魄留在了世间,等待着有缘人能够把自己从给带出去,好让自己修炼成长,这才遇到了方三。

        那女鬼答应给方三做婆娘,只不过她只能在方三梦中与方三行夫妻之事,甚至交谈说话,现实里她只能以尸体的模样存在,这就是人鬼之间的界限,除非这女鬼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以打破这个界限。

        至于那两个物件,一颗珠子一只红绣鞋,女鬼明确表示,珠子他可以卖掉换钱,绣鞋一定要留着,说是女鬼的媒介,方三也不大懂,女鬼还承诺方三这辈子都不会缺钱花。

        不过方三自己倒是乐得合不拢嘴,这个年代的人本就没什么价值观,再加上常年大烟的摧残,想着自己一个一无所有的兵痞子,方三丝毫不觉得自己娶一个女鬼当婆娘有啥不妥,不仅有银子花而且婆娘还如此娇艳美丽,岂不快哉!?

        回味着刚才的云雨之事,方三只觉得销魂至极,快活无边,当下翻身再次将女鬼压倒,再一次运动起来。

        “你个死鬼!”

        女鬼的声音莫名的勾人。

        醒来之后,方三才发现自己爬在女鬼身上,赶忙翻身下来,他本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梦,却发现自己的裤裆早已湿哒哒一片,身上更是腰酸背痛浑身乏力。

        尤其当他看到整整齐齐地放在自己床头的几根金条和那颗珠子,方三这才意识到女鬼所说非假,不然这些金条子来自何处?

        最初的恐惧渐渐消失之后,方三便逐渐地兴奋起来,这一夜醒来,不仅多了个娇滴滴的婆娘,而且还吃穿不愁,哪儿来的这等好事儿?

        日子好起来了呀!

        白天方三便按照女鬼所说,又买了口棺材将女鬼尸体放进去,埋在床底下,至于那只红绣鞋则一直放在方三床头,出于高兴,方三还给自己的这个女鬼婆娘起了个小名,名叫小红。

        有吃有喝有地抽,方三兵也不当了,白天就可劲儿地吞云吐雾,晚上天还没黑就急不可耐的钻进被窝,美滋滋地睡上一觉,和自己娇滴滴的小婆娘疯狂的行云雨之事。

        只是这段好时光并没能持续太久,方三身体本就虚得很,再加上这婆娘似乎需求极大,每晚都要折腾个没完,没多久就扛不住了,早上起来甚至连床都下不来,腿软得厉害,更重要的是,每次做完那事儿,方三总觉得自己身体便会没来由的空虚很多。

        “这弄下去还不得吸干我?”

        方三开始感觉到害怕,好不容易盼到的大好日子总不能享受不了几天就结束了吧?他开始试着和自己的婆娘商量,这事儿能不能消停消停。

        然而这个时候,小红的狰狞嘴脸才真正显现出来,她威胁方三这事儿必须得做,疯狂地做,做不来别说这吃喝不穿的日子,就是方三的命恐怕都保不住。

        方三这才慌了神儿,意识到天底下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可问题他是真做不动了。

        这时候,小红出了个主意,他让方三每天把不同的男人往家里带,越年轻越好,越壮实越好,倒不用他们做其他的,就在这张床上睡上一觉就行。

        方三哪儿能不懂小红的意图,那小红能跟自己在梦里做那事儿,自然就能和别人做那事儿,这分明是要给自己戴绿帽子的节奏。

        一开始方三并不能忍,好歹他还有些做男人的尊严,但随着他被烟瘾折磨得愈发痛苦,再加上小红的威逼利诱,方三便扔掉了所有的脸面。

        野男人好找,这乱世年代,睡大街的男人多了去了,随便带回家给他些吃的,再美美地睡上一觉,这些人就对方三感恩戴德了。

        方三没找别人,就找了前街附近一个乞讨的男人,一顿好吃好喝再洗个澡,居然看起来模样也是不错,接着这男人便上了方三的床。

        这一宿方三都没睡,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乞丐,他才意识到自己在梦里和小红做那事儿的时候自己是个什么状态。

        一种很难描述的癫狂状态,时而面色兴奋,时而又痛苦皱眉,直至最后浑身上下猛一哆嗦,这时候,方三注意到,这乞丐的脸色似乎黯淡了不少。

        “难道我那时候也是这样?”

        方三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儿。

        第二日,刚刚抽完大烟的方三还没出门,那乞丐就又过来了,别的要求没有,就是挤眉弄眼地告诉方三想在方三的床上继续睡上一觉。

        说着乞丐居然还掏出自己这些年的家当,居然有好几块大洋。

        方三想了想,便同意了,毕竟给自己省了不少事儿,看那乞丐的模样,想来昨晚跟小红玩儿开心了。

        “我呸!”

        看着乞丐急不可耐地爬上床睡觉,方三两手揣在大棉袄袖子里,靠在门框边儿猛啐一口,心里是说不出的恶心。

        日子就这么没羞没臊的过了下去,起先方三还比较反感,但渐渐地也就麻木了,那乞丐每日准时过来,时间长了,方三发现不对劲了。

        前后不过短短六天时间,这本来身体还比较强壮的乞丐现在俨然变成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更重要的是整个人看起来没了精气神,脸色蜡黄,肤色发黑,给方三一种行尸走肉的感觉。

        可怜的是这乞丐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

        看到这里,方三的心态逐渐有了变化,他意识到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直至第八天早晨,睡下的乞丐再也没能醒来。

        方三去喊他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浑身冰冷而僵硬,整个人只剩下皮包骨头,眼珠子向外凸出,早早的断了气儿。

        方三直接吓傻了。

        他意识到事情可能不简单,但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严重。

        死人了!!??

        半夜方三随便在乱葬岗挖了个坑把乞丐卖了之后,居然累的直接睡着了。

        “怕什么怕?瞧你那点儿出息!”

        这时候,只穿着红色小肚兜的小红出现在方三面前。

        这几日没见,方三发现小红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具体变化在那里方三也说不上来,总之感觉小红的气色不仅更加圆润,而且在气势上,变得更加强大了,站在小红跟前居然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小红也没必要再瞒着方三了,经过交流方三得知,这小红死后既然没有去投胎,已经成阴魂,留在这世间就要不断修行,不然迟早还是要魂飞魄散。

        这阴魂修行之法极多,小红的方法就是引诱男人到自己的梦境里,通过交合吸取阳气寿元,手段是简单粗暴且有效,但的确伤天理。

        方三这一听吓得直哆嗦,这意思是自己迟早不得被小红吸干?

        不过小红给方三吃了一颗定心丸,小红告诉方三她并不会害死方三,毕竟两人已经结缘,她还需要方三不断的为自己寻找男人。

        这下方三算是彻底没了其他念想,老老实实的为小红找起人来。

        第二日,方三就准备出门再找一个身强力壮的乞丐来,可半路上,他碰到一位身着棕色道袍的道士。

        注意,我师祖陈韵他老人家出场了。

        那道士将方三拦下,神色自然的问道,“这位施主行色匆匆,不知所谓何事?”

        方三心里烦躁的很,哪儿顾得上搭理这道士,便不耐烦的拨走道士,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却不想那道士突然厉声喝道,“我只问你这行尸走肉一句话,你那一魂三魄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