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白马将军闯汉末在线阅读 - 第8章 镖头韩当

第8章 镖头韩当

        第8章    镖头韩当

        话说公孙瓒在将苏张二人以及一众镖师关押起来之后,便开始派人清点府库,随后又命人去寻找马场,喂养苏张所带来的那三百多匹骏马,一忙起来,却将这带来马匹的一干人等全部忽略。

        苏张二人虽心有不甘,可毕竟是走南闯北的商人,是以这一时冷落倒也不曾令这二人怎样。

        反倒是那位韩姓镖头,平日里哪曾受过这份罪,就连往日那些山贼马匪,见了自己,不也是各个东躲西藏,逃之夭夭嘛。

        是以被关押到这县衙牢中之后,才两日时间,这位韩姓镖头便闹僵起来,吵着要见那公孙瓒。

        公孙瓒此时忙完了府前事宜,随即便行至牢中,屏退众人,单独与这位韩姓镖头相处谈话。

        “县令大人,你将我与手下一众关押至此,却又毫不理会,不知这却是何道理?”那位镖头见到公孙瓒后,当即喝问道。

        公孙瓒听罢,微微一笑,随即说道:“这位镖头,还且先息怒,本官初临涿县当家作主,一切都还不甚熟悉,与麾下众人忙碌这府中事务直到现在,是以耽搁了。对了,你我相谈甚久,我却还不知阁下名讳,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公孙瓒此时说话,还很是客气的,全无当日缉拿这些人等时的暴戾。其今日这一股子平和之气,却是让对面的那位镖头有些不适应了起来。

        不过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着公孙瓒的平和之气,对面那位镖头心中的气愤也是有所缓和,随即说道:“某叫韩当。”

        “韩当?”

        听得此人竟是韩当后,公孙瓒却是惊疑不定,暗自想道:“这韩当不是应该在江东吗?他不是那江东猛虎孙坚的起家四将其中之一吗,怎么会在北方涿县,这不对啊?难道是同名同姓之人?”

        心中如此想着,公孙瓒却下意识地询问了一句:“可是韩当韩义公?”

        听得公孙瓒这声问,反倒是那韩当惊疑了一声,随即问道:“你识得我?”

        “还真是这个韩当!”公孙瓒观得韩当反应,在心中暗道了一句果然,随即又接茬道:“当然了,韩兄的韩氏镖局在幽州名号可是响着呢,我又怎会不知。”

        不管公孙瓒所言真假,那韩当听了公孙瓒此刻这恭维的话,心中的气顿时消去了大半。

        而后,公孙瓒则又问道:“只是韩兄,那苏双张世平二人所贩卖马匹,确是幽州军马不错,某曾在辽东属国担任长史一职,与战马颇有接触,却是弄不得错。”

        见公孙瓒说得确之凿凿,韩当反倒陷入沉默。

        而后公孙瓒又继续说道:“如今奸臣当道,朝堂昏暗,就连官员也可明码售卖,真是可笑至极。他们那些当权者如此潇洒挥霍,不都是靠得我等边关将士拼死搏杀,才换得关内安宁吗?”

        “可如今,竟然连边关也出现了这等腐败现象,就连朝廷的战马也敢私下贩卖。若是好马都被贪官污吏卖了换取钱财,真到异族大举入侵之时,难道要我等铁血男儿骑着毛驴上阵拼杀吗!”

        公孙瓒言至此处,心中无名火骤起,不由得提高声响。其本声音洪亮,此刻这处牢狱四下无人,又不空旷,其音波触到墙壁却又返还回来,一时间,韩当只觉得脑海之中全回荡着公孙瓒的怒吼。

        而在见识到公孙瓒的真性情之后,韩当则也在心底不由得对这公孙瓒起了尊崇之意。

        是啊,在当今局面之下,谁又能想到,眼前这么一个小小涿县县令,竟会有如此血性。一想到这里,韩当原本对这个县令的种种愤恨,全部化于无形,毕竟与眼前这位县令比起来,自己就未免显得有些小气了。

        公孙瓒此般言论,也是出于本心,也是为了让这位镖头折服,继而全盘接收其名下镖局,为自己做事,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镖头,竟会是韩当这等名人。

        其实这韩当也是辽西令支人,与公孙瓒却是老乡。而值得一提的是,与韩当同为孙坚起家四将之一的程普,也是幽州人。想来在黄巾之乱爆发时,这二人正好相伴去往南方押送货物,奈何兵乱爆发,归路被阻,便就此跟随孙坚从了军,并一直生活在了南方了。

        果然,公孙瓒见韩当在听了自己所言之后当即没了脾气,心中暗喜一瞬,随即便又说道。

        “韩兄,你能开起镖局,说明你也有着一身好武艺,好本领的。可是你却为何要就此埋没了自己,只做这等押送货物的琐事,而不能将目光放得长远一些呢?”

        其实公孙瓒今日所言,韩当也未尝没有想过,只不过其也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再加上这幽州之地,乃至整个中原,都无多少忠义之士,大多官员都以贪政敛财为主,又有哪个值得韩当效力。

        不过,今日在听了公孙瓒的一番说辞之后,韩当的眼睛,也是明亮了起来。

        随即只见韩当忽的朝公孙瓒躬身一拜,道:“县令大人所言甚是,当往日也曾想过报效国家,只是苦于并无良主,今日某听闻大人这一番言辞,这才知晓大人之胸怀宽广,远非那等贪官污吏所能比及。韩当不才,甘愿效力与大人,与大人一起,做些利民利国的大事。”

        公孙瓒听了韩当如此一番激昂话语,心中甚喜,随即笑道:“哈哈,韩兄不愧是瓒看好之人,这份心意确是难得。好,既如此,瓒这便命人为韩兄与麾下兄弟解开枷锁,释放出狱,从今以后,韩兄你便是某自家之人,相信以你之才,假以时日,必会大有一番成就!”

        “多谢公孙大人,对了大人,当有一私交甚好之人,姓程名普,乃是右北平土垠人,与大人一般胸有大志,只是奈何其上有目光短浅之辈压制,空有武艺不得发挥。待日后得空,当与其修书一封,劝其同来涿县,效力与大人,您看可好?”

        “程普?好,好,如此甚好,哈哈!”公孙瓒听这韩当竟还认识程普并要将其介绍给自己后,心中更是狂喜,同时暗道:“孙坚,你的这两大起家能臣,我就笑纳了,你可不要太怪我啊,哈哈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