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白马将军闯汉末在线阅读 - 第23章 辽东巷战

第23章 辽东巷战

        第23章    辽东巷战

        “哼,让你诓骗与我,这便是下场!”见公孙延惨死于自己的砍刀之下,那乌桓将军满脸不屑。

        “父亲!你这凶蛮异族,还我父亲性命来!”公孙度眼见父亲殒命于自己眼前,嚎啕大叫一声,随即抓起地上的长枪便是朝那乌桓将军杀奔过去。

        “哼,就凭你这无知小儿,也敢口出狂言,既然你这么思念你的父亲,那本将军就送你下去与他团聚!嘿!”

        说罢,这乌桓将军转手又是上扬砍刀,奋力向下挥舞过去,只见那公孙度的长枪竟也是迎此刀刃而上,两般兵器相交在一起,发出一阵刺耳的“锵”得一声响动。

        “嘿!没想到你这小子竟还有些本领,竟能接得下本将军这一刀,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能接得住我几刀!”

        “我今天不光要接下你的刀,我还要为我父亲报仇雪恨,这就送你下去服侍他老人家!”

        ……

        城中公孙度与那乌桓将军二人枪来刀往,正相持不下时,城外的公孙瓒大军也是如期而至。

        又见到有这么多的兵马涌入城中,一众百姓们俱是胆战心惊。

        公孙瓒也见到了在前方被那些乌桓兵众所包围着的百姓,随即大喝道:“吾乃涿郡太守公孙瓒,听闻辽东有难,特率本部兵马千里驰援,诸位百姓不用担心,待某为尔等除却了这些关外异族!”

        “原来是先前在空亭退敌的公孙长史,这下我们有救啦!”

        听得公孙瓒自报名号后,百姓中也有听闻过公孙瓒名号事迹的,登时放下心来,并将公孙瓒的英勇事迹传与周边众百姓知晓,倒也是为公孙瓒免费宣传了一次。

        “嘿,这些就是最后的异族了吧,那老张我可是要再狠狠杀上一次,哈哈!异族们!俺张飞来也!”

        喊了这么一句,张飞持着那杆丈八蛇矛便是再次策马狂奔,冲出阵去。

        “张飞将军!”

        见张飞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杀奔出去,徐晃则在附近叫嚷了一声,毕竟这次公孙瓒还没有下达命令,其众按理都是要守在本阵带领部下一起厮杀的。

        “公明,就让翼德放手去杀吧,再说,如今在这城中之中进行巷战,反倒是单兵作战要方便得些。”

        见徐晃心有担忧,公孙瓒则在一旁笑言道。

        “哦哦,原来如此,那大人,晃也,”听公孙瓒说在这里单兵作战更加有利,徐晃心中也是有些想法。

        见了徐晃如此模样,公孙瓒又怎会不懂其心中所想,当即公孙瓒便是笑道:“公明,某命你同翼德将军同去进行巷战,务必要将这最后的一支异族剿灭干净!”

        “是!属下遵命!”

        “义公,德谋,你二人亦可同去。”

        韩当程普二人听得此令,俱大喜,纷纷持械拱手道:“是,属下遵命!”

        说罢,只见这徐晃,韩当,程普三人也同脱缰的野马一般,朝着前方的那乌桓兵众便是冲杀了过去。

        那些乌桓士兵正与眼前的公孙延残余家兵厮杀着,先前被公孙瓒的白马义从箭雨袭过,已然损伤惨重,如今更有以张飞为首的四员虎将从后猛然杀入,其又怎能抵挡得住。

        此战也可谓是这次幽州之行的最后一战,张飞自然要全力而出,杀得个尽兴才肯罢休。

        徐晃虽然在上一场中与张飞并肩在那乌桓兵从之中厮杀过了一阵,可其自然也是不会白白放过这厮杀的机会。

        至于那韩当与程普二人,因为要带领从刘焉那里讨来的两千精兵,是以一直都跟随战阵厮杀,未曾大方色彩,如今乃是最后一战,又是难得的城中巷战,公孙瓒难得放其单独出击,其二人又怎能草草而归,自然是要大杀一阵,才对得起自己的此番出阵。

        “哈!徐公明,今天这最后一战,怎么,有没有兴趣与俺老张再比上一比?”

        见徐晃紧随而至,张飞咧着大嘴哈哈笑道。

        “哈哈,比就比,徐某还会怕你不成,看斧!嘿,一个!”徐晃一边回应着张飞,一边挥起大斧,朝着近边一个乌桓兵士便是砍了过去,那个兵士顿时被徐晃砍为两截,让徐晃在方一定下赌约,便领先张飞一个人头。

        “诶!好哇你,竟敢抢先俺一步,哼,看俺怎么超过你!哇呀呀!都给我死来!”

        张飞见徐晃抢先一步,着实有些惊慌,随即操起那杆丈八蛇矛便是冲入了人群之中,哪里人多往哪扎,一路上横行无阻,所到之处,尽皆掀起一片腥风血雨,而徐晃也似担忧张飞安危,也似担心张飞在人头数上作弊,是以也是步步紧跟张飞,其二人同行,倒也不会有太大危险。

        那边张飞与徐晃二人边走边杀,这边韩当与程普这对多年老搭档则也是结伴前行,只见其二人引诱着一队兵马进入到附近街巷之中,而后韩当便是跃下战马,蹬上房檐,取下背上强弓,抽出腰间箭矢,朝着那些不知死活,依旧不断涌入街巷的乌桓兵士们放去。

        而程普也同样弃马布战,配合着韩当的远程弓矢,余下的人则都被这程普的那杆铁枪,夺取了性命。

        这对老搭档,却是将这条街巷死死地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饶是那乌桓兵士有多英勇强悍,到了此间,却也是无人能从此二人手中存活下来。

        公孙瓒也是有着好武艺傍身的,在同张飞的对战切磋下,公孙瓒的武艺又是提升不少。可他毕竟却是一军主帅,若是连他也去单兵作战了,又该有谁来把控这整个战局呢。

        “唉!我是有多羡慕你们啊~”

        在长叹了如此一句感慨之后,公孙瓒则挥舞起了手中兵器,领着麾下兵马,朝着那人数颇多的乌桓兵士处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那些乌桓兵士,又怎会是公孙瓒这支训练有素的白马义从的对手,在其与这支部队短兵相接之后,乌桓一方立刻便是溃败下来。

        剩下的,便只有四处逃生,拼了命的要逃出城去,这场战斗的胜利,已经被公孙瓒牢牢的把握在了手中。

        而在这乱局之中,那公孙度望着把控住了战局的公孙瓒与白马义从,筋疲力尽的将那杆穿入乌桓将军心口的长枪抽了出来,随后跨上一匹早已没了主人的战马,随着四处奔逃的乌桓溃兵,逃出了辽东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