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白马将军闯汉末在线阅读 - 第39章 阎柔得救

第39章 阎柔得救

        第39章    阎柔得救

        过不多时,从这个小部落逃走的汉民们全都被那些留守的鲜卑人给杀了个精光,就只剩下了这边的阎柔兄弟以及他们的同乡王大哥。

        “那里还有!追啊!杀了他们!”

        望见这边还有残留汉人活着,那些鲜卑人疯狂大叫,并招呼周边人手,策马朝此追赶而来。

        “不好,那些鲜卑人追上来了,怎么办!”

        望见鲜卑士兵追击过来,阎志惊慌失措道。

        听得阎志惊呼,阎柔与那王大哥也急忙回头看了一眼,见身后那些鲜卑人追得甚急,真不愧是自小在马背上长大的游牧民族,这一骑上马来,跑得就是快。

        见那些鲜卑人们追击上来后,三人俱是大惊,随后便见那个王大哥爽朗一笑道:“哈哈,阎柔小子,刚才是你兄弟两个帮了我们,现在也该到了俺出力的时候了!”

        说罢,便见这位王姓同乡调转马头,朝着后面的那些鲜卑人们迎了上去,其临行之前,更还给这两小兄弟留话道:“这里交给俺,你们两个快些跑,跑得越远越好!”

        “王大哥!”

        “王大哥!”

        见得事情发展至此,阎柔阎志兄弟两人均克制不住情绪,放声哭喊道。可他们知道,这是王大哥自己做出的选择,只是为了能让自己兄弟二人跑得更远些,不要再落到这些鲜卑人的手中。

        他们更是知道,王大哥今日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收起心中悲愤,阎柔兄弟两个能够做的,就只有跑,策马狂奔,跑得越远越好,只有这样,才对得起王大哥,以及死在这里的所有百姓。

        过了不知多久,阎柔两人一路马不停蹄,却还不敢向南奔去,便只在草原上像个没头苍蝇一般乱走乱撞。

        过了许久,二人又是遭遇到了一支部队,其之规模,足有数千。

        见到这支部队之后,阎柔阎志两人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只见阎柔护着弟弟阎志道:“弟弟,这下我们可是跑不了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阎柔看向弟弟的眼神之中,满是关怀与爱护,而弟弟阎志则也抱紧了兄长,满脸的疲惫与恐慌。

        就在阎柔阎志兄弟两个互为依靠的时候,在对面那支部队之中,传来了一句喊话道。

        “喂!看你们的穿着,像是汉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鲜卑的领域内?”

        原来这一支部队不是别人,却正是那由韩当程普二人所率领的左翼白马义从。

        见眼前这支部队原来竟是汉军部队后,阎柔阎志兄弟兴奋不已,当即大喊呼救道:“我们是被鲜卑俘虏的汉民,刚侥幸从鲜卑手中逃脱,现在正四处逃亡,你们是汉家哪支部队,能送我兄弟两个返回家乡吗?”

        “原来是两个可怜的孩子,这荒郊野外的,能遇到我们也真是幸运,好,反正我们最后也都是要回去的,便就带上这两个孩子吧。”

        程普听得前方阎柔喊话后,则是朝同伴韩当说道。

        韩当也正是这个意思,二人毫不犹豫,便要将这两个孩子带到部队中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在那阎柔阎志身后,又是响起了马蹄之声,那正是先前俘虏了这两个少年的那个鲜卑部落的留守部队,也不知其是对俘虏有着天生的看护感还是什么,竟一路追击阎柔阎志到如此地步。

        “是敌袭,大家不要惊慌,列阵迎敌,单经,将那两个孩子护送过来!”

        “是,遵命!”

        闻得敌袭声响,程普当即下令道,而那个单经,则是这批白马义从军士之中表现优异者,此时已被提拔为小队长,颇受韩当程普看好。

        不过片刻,三千白马义从已然摆下阵势,在此等候敌袭。

        当那些追击过来的鲜卑士兵们看到眼前这些人强马壮且还张弓搭箭的白马义从们,也是被吓得不轻,登时哦哇乱叫起来,毫无阵型可言。

        就在这时,只听韩当喝令道:“放箭!”

        一息之间,三千白马义从箭矢全发,毫无保留。

        三千箭矢铺天盖地飞驰而来,那些鲜卑士兵们丝毫没有准备,被这轮箭矢打了个猝不及防,冲在最前排的鲜卑士兵们各个身中数箭,连人带马,都被射成了马蜂窝。

        位于后面的鲜卑们虽然好些,但最终却也是逃脱不过战死的命运。

        “嗖嗖嗖!”

        几轮箭矢过后,这支本就人数不多的鲜卑部队,当场被杀了个精光,韩当程普等众也算是为那些死去的无辜百姓们报了仇怨。

        ……

        “呜呜,王大哥,乡亲们,你们可以安息了,呜呜……”

        见杀自己同乡的鲜卑们均已死去,阎志则是抹着眼泪哭泣道。

        相比起阎志,阎柔则要坚强得多,不过在其眼角,却也可隐约见得那已经泛起的泪花。

        程普与韩当二人看起这两个在鲜卑人手中死里逃生的小子来,是越看越觉得喜欢,不过此为军阵之中,总有哭泣的声音存在,传扬出去也是不好。

        于是韩当则是板起脸来假意呵斥道:“军阵之中,不得大声喧哗,更不许哭泣!你们都是男子汉,以后我们的家园还需交给你们来守护,试想谁会把自己与家人的性命,托付给一个连眼泪都控制不住的人!”

        听得韩当训斥,那阎志也是收住了眼泪,将悲伤之情憋了回去,随后只是低头,不敢言语。

        而其兄长阎柔,在听到韩当训斥之后,则是惊呼道:“对了,不好,两位将军,辽东又难!”

        “你说什么!”

        听得阎柔此言,韩当程普二人一同惊呼道。

        随后,阎柔则是将自己被俘虏以来,这些天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猜测一五一十,全讲了出来。

        在了解了鲜卑部队那突然集结而又向南方开赴的动向后,韩当程普二人已经可以肯定,这些鲜卑已经把矛头指向了眼下防备空虚的辽东四郡。

        想到此处,韩当与程普再也按捺不住,连忙下令道:“全军止步,辽东有难,速速随某返回辽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