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白马将军闯汉末在线阅读 - 第57章 多方来邀

第57章 多方来邀

        第57章    多方来邀

        公孙瓒与卢植多年未见,如今在洛阳相会,自然是免不了天南海北一顿胡扯,不过卢植不愧是为人师者,其在与公孙瓒接风叙旧之时,更还为其讲解了眼下洛阳之中的朝局。

        毕竟公孙瓒如今入了洛阳,只怕以后便也是要在洛阳任职了,对于这个既有战功在身又是自己门徒的公孙瓒,卢植可是很是看好。

        “伯圭,你上月在关外的那一场大胜,可真是为我大汉争光啊,便是连为师我也为你感到骄傲与自豪。”

        “老师谬赞了,瓒也只不过是身在其位谋其职,瓒身处大汉边疆,所行之事,自然是要以我大汉以及瓒治下的百姓为主,出关与异族作战,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呵呵,伯圭你就不要再谦虚了,难道为师还看不出你的作战部署嘛。在外敌入冬来犯之前主动出击,将战场定在关外,这本身就是一个妙计,更何况你还在此妙计之上又立下了赫赫战功,也难怪久不闻朝政的圣上要面见你进行嘉奖呢,哈哈哈。”

        听得卢植此称赞之语,公孙瓒也不反驳,只在那边默默饮酒吃菜。

        夸过之后,卢植则又是说道:“伯圭,你久在边关,恐是不知,这朝局之中的危险,其实也并不比那边关小,为师劝你,明日面圣受完嘉奖封赏,即刻返回辽东,千万不要久在洛阳停留,虽说如今你刚立下战功,朝中大臣与那些阉人都会对你抛出橄榄枝,可你一旦做出了选择,便再也无法跳脱出这个权利的漩涡。”

        “唉~老夫久在洛阳,见证了多少人的兴衰升贬,伯圭你也切记,一定要抵制住诱惑,不要久在洛阳停留!切记,切记。”只见卢植又饮尽一杯酒水,语重心长地说道。

        听了卢植这一番话,公孙瓒对眼前这位年至中旬的长者顿时肃然起敬,在来此吃酒之前,公孙瓒还本以为卢植也要率先为那党人来拉拢自己呢,毕竟自己与其还有着一层师徒关系在,朝中那些重臣们即便是想要拉拢自己,也一定是会派卢植过来的。

        可是公孙瓒却没有想到,卢植竟如此为自己设身处地的着想,所说之言,句句真切,不得不让公孙瓒感动。

        随后,公孙瓒则是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朝卢植拜谢道:“多谢师尊教诲,瓒必牢记于心!”

        ……

        公孙瓒与卢植二人待到酒足饭饱之后,便在此挥手相别,过不多时公孙瓒便是返回到了自己暂住的别馆。

        哪知刚至别馆门外,便见有当日亲赴辽东传旨的那位公公在此等候,见了公孙瓒后赶忙陪着笑脸迎上前去,道:“诶呀公孙将军,您可算是来了,这几日让奴才好等。”

        公孙瓒也记得此人,但其对这些阉人都无太多好感,不过毕竟如今阉人正是得势的时候,公孙瓒也不好怠慢了他,便也笑着回道:“啊,原来是公公,不知公公您等候在此,是有何要事要交代与瓒的?”

        那太监听罢笑道:“哪敢说什么交代啊,是张常侍与赵常侍两位大人,早就命奴才日夜守候将军,还嘱咐一旦将军抵达洛阳,一定要请将军到府上去做客,也好叫张赵两位常侍见见将军您的虎躯。”

        没想到那张让赵忠却也对自己这么上心,公孙瓒在心中腹诽了这么一句之后,便是婉拒道:“诶呀,瓒不知张赵二位大人也为瓒摆下了宴席,方才瓒却已经同恩师卢尚书吃过了些许酒菜,即便想去,腹中也已经装不下了食物,去了若一口不动,恐两位大人责怪,不如今日瓒便先回屋中休息罢,待到明日进宫面圣之后,若得空隙,瓒必登门拜访二位大人,公公您看,如何?”

        公孙瓒说着,还不忘向这太监袖中递去一锭银子,若是换了别处,这太监早就高兴得不得了了,可如今身在洛阳,这太监即便是得了银子,没有请到公孙瓒过府,其面上也笑不出来。

        公孙瓒两世为人又怎会看不懂这太监的难处,随即其又是唤来张飞典韦,将从洛阳所带的特产拿了过来,交给这太监并说道:“此乃我辽东的特产,也不过是些黄白之物,也还请公公代瓒献给二位大人,今日未能过府一见,实在抱歉,待得来日,瓒必登门拜访二位大人。”

        那太监见公孙瓒如此懂规矩,观其言行也不似投了那党人,对自己这些阉人也并无差别对待,并且还给张赵二位常侍带了礼物,心想此人日后也不会与自己一伙为敌,便也暂时安下了心,接过了那些‘特产’之后,便谄笑道:“既如此,那奴才便先回去向二位大人复命了,将军您也早些休息,别再外出了,待到来日早朝前,奴才自会安排人来接将军入宫,还请将军早做准备才是。”

        “有劳公公费心了!”

        待到那太监走得远了,公孙瓒这才进得自己房间,与那张飞典韦汇至一起,讲述今日之事与洛阳规矩。

        而在公孙瓒回房之时,其今日之行踪与也被城中眼线汇报给了各方势力。

        首先便是那在朝中势力如日中天的张让与赵忠两个太监,在闻知公孙瓒并不前来府中做客,还应了卢植之邀之后,俱为恼怒。

        “这公孙瓒与那卢植是师徒关系,那卢植虽未曾与咱家有过冲突,可他毕竟同其他党人交往甚密,若是杨彪他们让卢植做说客,从中牵线,将这公孙瓒给拉到了他们党人那边去,以圣上如今对公孙瓒的关注,恐怕时局会对咱家不利啊。”

        “不然,不然,如若公孙瓒已经加入了党人,便不会再让小赵给我等进献钱银,他既有此准备,说不定是有心想要投靠我们也未可知。”

        张让与赵忠两人针对公孙瓒的行为与态度在府上推敲了数个时辰,而他们的对头太尉杨彪等人,也同样汇聚到了一处,在场的还有今日宴请过公孙瓒的卢植。

        只听那杨彪问道:“卢尚书,你那门徒怎么说,日后是否会相助我等,铲除阉人?”

        “回大人,伯圭他初至洛阳,许多形势还不知道,还且容他考虑观摩一番,具体事宜,还等明日他面圣过后再行详谈吧。”

        在党阉两波分别在府中详谈之时,那在朝中同样享有着圣上恩宠的何进何苗兄弟二人,却是对公孙瓒这个外来户十分不看好,甚至连过问都不曾有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