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白马将军闯汉末在线阅读 - 第63章 问计荀攸

第63章 问计荀攸

        第63章    问计荀攸

        轲比能此番出战,除却有着打秋风以及相会公孙瓒这两个原因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乃是那鲜卑首领檀石槐殒命,继承王位的和连也在前些时日身亡,鲜卑一族的首领接连殒命。

        一时之间也是没有下一个王位候选人出现,是以代郡以东的中东部鲜卑相继判例,一共分裂为三个部分。

        分别是分布在并州的太原,雁门之外的由步度根统领的鲜卑部落,分布在幽州的代郡,上谷附近的由轲比能统领的鲜卑部落,以及先前那被公孙瓒打得大败而归的分布在幽州的辽西,右北平,渔阳塞外的由素利,弥加,阙机统领的鲜卑部落。

        素利已经在公孙瓒的手下败过一回,部落士气低迷,不足为俱,而今轲比能兴兵而来,正是要展示自己部众强于素利,若是能在此间扳回一局,则日后其定能在名望上打败步度根,继而统领鲜卑三部,成为新的鲜卑之王。

        心中怀揣着这般宏图大愿,轲比能几乎倾巢而出,摆出一副不破幽州势不还的架势来。

        事实证明,当这些常年混迹于草原马背上的游牧民族发起狠来,及时汉人有着城池之利也抵挡不住。不消数日,边关多出告败,代郡,上谷两郡如今已全数落于鲜卑之手,无数汉人成为这些异族的俘虏,日夜遭其欺辱。

        鲜卑人的种种恶行传扬千里,使得周遭城池的军民人人自危,而这也使得公孙瓒的招募工作非常顺利,其自右北平出发,行至蓟城,不过短短数日,追随人数已经从当初的近百军士,涨至两千壮丁,再加上这蓟城原本的三千守卫,如今公孙瓒麾下共有五千可用之人。

        不过这五千兵众不过是堪堪凑齐,军心尚且不稳,用之守城尚未可成,若想退敌,实在是有点差强人意。

        入得城池进得首府,公孙瓒屏退众人,只留心腹之人荀攸,臧洪,典韦三人,问计道:“为今之计,该当如何?”

        此三人正是公孙瓒此番洛阳之行招募到的将帅之才,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用武之地。

        听得公孙瓒问话,典韦先是沉默不言,后察觉到公孙瓒目光所至,乃瓮声说道:“管他什么鲜卑,只要敢来,俺便提着这两杆铁戟出去,将他们全都砍死剁碎,看他们还敢再来侵犯!”

        鲜卑此番倾巢而来,典韦将军你只有一个人,两条臂膊,又如何抵挡得住那数万铁骑。

        “额,我,”被公孙瓒如此喝问,典韦一时也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其实道也不是公孙瓒故意为难典韦,只是作为后世之人,公孙瓒深知典韦在原来轨迹之中的死法,其断然不想让此悲剧重演,是以是不会让典韦养成独自一人对抗数万大军的习惯的,一切还是要稳中求胜。

        听得公孙瓒言语后,臧洪则是进言道:“主公,那鲜卑虽说人多势众,可却也并非全部出动,若是鲜卑全部倾巢而出,那收到波及的,便不会单单只是代郡上谷而已,依某之见,此番来犯的,乃是鲜卑三大部落之中的轲比能部,其虽部众众多,可却也并非不可匹敌。”

        这臧洪先父乃是使匈奴中郎将,更还率领大军深入草原与鲜卑征战,后被鲜卑三部联合袭杀大败而回,其中便是有这轲比能部。

        臧洪先父便是因这鲜卑而死,臧洪对那鲜卑之事,了解的自然要比旁人多些。

        听了臧洪与典韦的话后,荀攸则是提议道:“主公,我军虽募得五千之众,可却也只是新征入伍,而非主公麾下能征善战的白马义从,其战斗力必然有所差距,且兵不识将,将不识兵,统率起来也不会得心应手。”

        “反观鲜卑一方,汹涌而来,又数战数胜,士气正高,此时对之,我方军心不稳,恐难成大事。依下官之间,还是该暂且避其锋芒,可派出兵将收拢周边城镇军兵,用以扩充我城军事力量,待右北平邹靖将军统兵赶至,又或辽东健卒到后,再同鲜卑交战也未尝不可。”

        “那依你之言,我等匆匆忙赶至此间,只是为做这缩头乌龟不成?”荀攸话音刚落,公孙瓒尚未言语,那典韦便朝荀攸吹胡子瞪眼睛地喝喊道。

        “典韦,不可对先生无礼!”

        公孙瓒见之,先喝退典韦,而后面上不悲不喜地询问道:“公达所言,瓒心知晓,只是正如典韦所言,我等匆匆而来,如若只是畏缩不出,时间一长,恐会冷却将士们的一腔热血。再者说来,倘若北平无兵可援,辽东援兵路上遇阻,我等又该如何自处?”

        “主公所言,攸亦知晓,只是攸先前所言,非要主公一直龟缩于这城池之中,而是先不要主动进攻鲜卑部队。”

        “二者有何不同?”

        “主公一路匆匆而来,鲜卑必然不知,在未曾知晓主公已至的情况下,其必然不会停止侵略的脚步,用不了几天,鲜卑兵锋自然会逼至此城,且此蓟城乃幽州西北唯一大城,鲜卑必然不会放过。”

        “待到鲜卑来时,我们大可先打开城门,诈降鲜卑,诱其部队进得城来,于中途降下巨石断敌中军。而后再以典韦将军为主,率领城中军民巷战杀戮鲜卑,臧洪将军为辅,统领守军于城墙之上抵御城外鲜卑。”

        “鲜卑乃草原勇士,城中巷战必不如我等,再者典韦将军勇猛非凡,一者可大破鲜卑之兵,二者又可大增我军士气。待到我军首战告捷后,再此出征对敌鲜卑,则形势必强过今时用兵。”

        荀攸侃侃而论,听得臧洪典韦满心佩服,待其语毕,公孙瓒则拜说道:“公达果然大才,此后公达便为我之军师,所有人行事必要听从军师号令,不得擅自行动。”

        臧洪自不必说,朝荀攸委身施礼,以表祝贺。那典韦此时对荀攸的态度可是大有反转,赶忙道歉道:“诶呀,军师,原来你还留有如此后手,方才是某唐突了,军师还望莫要计较,某在此与军师赔不是了。”

        荀攸初闻公孙瓒将自己拜为军师,心中正喜,不料却被典韦的这一番话语给打破了氛围,本想装着清高些却不成,硬生生被其逗笑,当下只得笑谈道:“无事无事,以后也全要靠二位将军相助才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