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动手动脚

第五章 动手动脚

        苏维合上日记本,久久没有说话。

        “你怎么了?”被忽略已久的怪物此时开口。

        他感知情绪的能力似乎还挺强,觉得身旁的“同类”似乎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悲伤当中。那种悲伤,比起他三天找不到的吃的还要严重。他蹲了下来,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听到怪物关心的声音,苏维惊醒,渐渐从刚才的情绪中抽离。

        她将日记本收到了随身携带的包里,再看向怪物时,满眼都是内疚。

        这个人,应该就是父亲日记里提到的实验对象x吧。这岛上的人都已经撤离,他又显然不是正常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还活着,可除了实验对象,她想不出他还会是什么人。

        “对不起。”苏维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代替父亲向他道歉。

        怪物虽然不知道“同类”在致歉什么,但他很有礼貌地朝她笑了笑:“没关系。”说完,脑袋朝苏维的手心蹭了蹭,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抚摸的感觉。

        苏维忽然又想到了她的狗,这个人某种时候还真的挺像“维他命西”的,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不是没有名字么?我给你取个名字怎么样?”

        怪物抬起头来,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闪现出耀眼的光芒:“名字?像‘小山’一样吗?”

        “小山?谁?”难不成这里还有其他人?

        “小山是我最好的朋友。”怪物说着,走到床边,拾起一个脏兮兮的乒乓球,兴冲冲地给苏维看。

        “你以为你是汤姆汉克斯拍《荒岛余生》呐!”苏维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刚说完她却瞄到了乒乓球上有字,那字迹同样很熟悉,苏维一把将乒乓球夺了过来。

        乒乓球上的确有字,虽然模糊了,但还是能看出来是一个小小的“山”字,“山”字旁边还有一个哭脸表情,按笔迹来看,分别出自两个人。

        “小维,要不要跟爸爸来打一场羽毛球?”

        “真的吗?爸爸你今天有空了吗?”

        “是呀,爸爸今天一天都是小维的,高不高兴?”

        “高兴!”

        ……

        “爸爸,你又要走了吗?”

        “对不起小维,爸爸工作上出了点问题,需要马上回去解决,咱们下次再打好吗?爸爸保证,下次爸爸一定陪你……”

        “呜哇……你骗人!你每次都这么说。”

        “小维乖,爸爸发誓好不好,绝对不骗你。”

        过往的画面一闪而过。

        苏维记得那时自己才八岁,父母刚离婚。父亲平时工作很忙,好不容易才有个周末空出来陪她打羽毛球,结果中途还是被一通电话叫了回去。

        她很不开心,在这个乒乓球上画了这个哭脸。后来她握着这只乒乓球在床上睡过去,醒来后发现它就不见了。她以为是父亲回来拿走的,可是她并没见到他的身影,后来听到厨房有响动,她兴冲冲地跑过去,结果只看到钟点工阿姨。

        说不失望是假的,有哪个小孩不希望天天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呢?

        当时她就这么站在了厨房门口嚎啕大哭,差点背过气,后来她就很少哭了,因为她已经习惯了父亲的经常缺席。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和父亲的关系越走越远,远到连他想要自杀,她都没有觉察。

        原以为丢了的乒乓球,居然会在这里出现,苏维握着乒乓球的手有些许颤抖。

        所以那一天,他是回来过的。

        她再也强装不了坚强,眼角开始湿润。

        就在她再次愣神的期间,怪物凑到了她的身边,他听不懂苏维说的什么汤什么姆的,但见苏维又陷入了刚才的悲伤情绪当中,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脑袋。

        这个动作,令他觉得舒服又有安全感,所以他也用在了苏维身上。

        苏维一愣,回过神后忙别开脸擦眼睛。

        怪物收回了手,眼睛仍然专注地盯着苏维,他在观察她。

        他独自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还没看到过其他跟他长得相似的“同类”。不过眼前的这个“同类”既跟他长得像,又长得不像。她的头发比他的长,她的皮肤没他白,耳朵也小小的圆圆的。看到这里,他忍不住伸出手碰了碰她的耳朵。

        这一碰,彻底冲走了苏维的感性。

        似有一阵电流从全身而过,她捂着自己的耳朵跳了起来:“你在干吗?流氓!”

        怪物的表情忽然就委屈起来,他虽然不知道流氓到底是什么,可是潜意识里却知道这个词不是好词。

        “我不是流氓。”他反驳。

        他这一委屈,苏维又心软了,颜控真是没得治!她缓和了语气说:“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怪物歪着脑袋问她:“什么是动手动脚?”

        苏维被噎住了,刚觉得他智商很低吧?可是他又认识字,而且还能分辨人的情绪,可是说他是正常人吧,他又问一些这种她完全答不上来的问题。

        “到底是真傻子还是假傻子?”她狐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怪物,心想他该不会是装的吧?

        “我可不傻!”怪物非常不满地回答,显然知道“傻”是一个比“流氓”还具侮辱性的词语。

        “好,既然这样,那你告诉我,有没有在这里看到过一个钱包?”苏维想,既然乒乓球在这里,那父亲的其他私人物品也应该在这才对。

        可她刚才翻了一遍并没有找到。

        “什么是钱包?”怪物问。

        “就是这样大小的,颜色……”苏维回想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见过父亲的钱包长什么样,一时语塞。

        “算了算了,问你我才是真傻。”苏维已经放弃和这个二货沟通,她起身,打算按原计划去家属区找钱包。

        “对,你才傻。”怪物还知道以牙还牙。见苏维起身,他也紧随其后,不过刚走出门,他又一溜烟转了回去。

        苏维感觉到身后的动静,正诧异地回头,便见怪物重新出来了,他的鼻梁上多了一副歪脚的墨镜,头上戴了顶破渔夫帽,朝着她走来。

        原来是去换装备了。

        苏维看着他滑稽的打扮,“噗”地一声笑出来。

        怪物不知道她笑什么,跟着“嘿嘿嘿”地傻笑。

        “真是个傻子。”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怪物傻笑,她心情突然就好了些,原本想把他赶回去念头也打消,任由他跟着。

        家属区在实验大楼的后面,苏维原本还在找过去的路,怪物忽然拍了拍她的肩膀,指了指一旁的树林。

        苏维不明所以,怪物已经往树林里走去,走了几步,发现她没有跟上,回头向她勾了勾手。

        迟疑了一下,苏维还是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