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包”治百病

第二十章 “包”治百病

        隔日,小西独自一人在楼顶上晒太阳。

        苏维又去了影视城,临走前她“威胁”,如果他还不能适应光线,就把他扔出去。小西惊恐地捂着嘴巴后退了三步,倒在床上泫然欲泣,但没能引起苏维半丝同情心。

        自从他沉迷于电视剧以后,三天两头苦情女主附体,起初苏维还能赏个白眼给他,后来渐渐连眼皮都不抬。她想不明白为何模仿能力和记忆力如此强的一个男人,老天要把他变成一个傻子。这会儿她倒忘了,其实始作俑者不是老天,而是她老爹。

        至于为什么要强迫小西适应光线,要从昨日苏维回家说起。

        话说昨天苏维刚从影视城回到家里,看到小西乖乖坐着看电视本来还有点欣慰,这熊孩子总算也乖了一回,正准备摸摸他的脑袋以资鼓励呢,“砰砰砰”的敲门声就来了。

        苏维打开门一看,门外站了一个穿西装戴墨镜的大叔,很是社会的样子。她看着对方,对方也透过墨镜看着她,面面相觑了几秒,墨镜大叔正要开口说话,“砰”的一声苏维把门关了,门外传来“哎哟”一声,墨镜大叔撞到了鼻子。

        关了门之后苏维冲进房里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将门挡住,尤嫌不够,她又跑到小西的面前,扯着他的衣后领就往门口拖。

        “哎?痛,痛。”小西站起来摸了摸快要着火的屁股,不满地瞪着苏维,但在苏维瞪回去的时候,怂掉了。

        “你去那坐着,千万不要放对方进来知道吗?”苏维推了一把小西,小西顺势坐在了椅子上,一脸茫然。

        苏维没空跟他解释,因为门外传来一阵阵敲门声,敲得她头大。

        她在客厅里来回踱步不知如何是好,虽然这人面生,可看样子多半是来讨债的,究竟是哪家雇了黑社会?还没等她分析明白,就感觉有人在戳她的肩膀。

        “唉,别烦我。”苏维以为是小西,不耐烦地躲开,但是身后突然响起的一个粗犷声音令她下一秒脊背生凉。

        “我说小姑娘,你也太过分了吧,我不过就是上门请你付个钱而已。”

        苏维回头,墨镜大叔鼻子下挂着两行血,墨镜也摘了下来,一双豆豆眼无奈地看着她,倒是没什么恶意。

        苏维的大脑顿时捕捉到了关键性的信息:“付钱?什么钱?”连墨镜大叔是怎么进来的都没空思考。他用的是“付”字,而不是“还”字,一字之差,至少代表他不是来催债的。苏维放松了一些,但在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她又差点暴走。

        原来白天小西并没有一直乖乖在家看电视,中途他出去了一趟。因为从围屿带回来的那副墨镜实在是太破了,他出门不久后镜脚就断掉了,啪叽一声摔地上,无力回天。

        小西的眼睛不能见光,没有了墨镜他觉得很难受,再看到路边一家眼镜店的广告后,就走了进去,拿走了他们店里最贵的一副墨镜。

        多贵?整整7000块。

        苏维听到这个价格,第一反应就是卧槽,第二反应就是质疑价格,这破小区附近的眼镜店哪能有这么贵的墨镜,而且还这么丑!八成是骗子!

        可人墨镜大叔早就有备而来,双手奉上某品牌的价格标签和认证书,令她哑口无言。

        苏维虽然穷,但以前也是见过好东西的,这个牌子是个常见奢侈品牌,证书看上去也不假。

        “小姑娘我可没坑你啊,原价我可是8000买回来的,没戴几天。本来呢是不外售的,但这位小哥非要这款,戴着就不取下来了,我这不是没有办法么就跟过来了,还在这干等了一个小时呢……要不是刚才出去打了个电话,我何必遭这个罪?”墨镜大叔有些委屈地摸了摸鼻子,不摸还好,一摸,鼻血君又欢快地掉了下来。

        “哎哟,纸,纸。”墨镜大叔忙仰头,小西非常默契地递了一抽纸过去。

        敢情人家都已经在家里待了一个小时了,难怪房间里满地都是瓜子!苏维觉得灵魂快要出窍了。

        “不是我说,这位小哥不但眼光好,人也不错,小姑娘你好福气呀。”止住了鼻血,墨镜大叔继续说道,说完还拍了拍小西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小西知道这个手势的意思,是在夸他呢,一脸得意地看向苏维,期待她的夸奖。

        眼光好个锤子啊!

        苏维一看他那副德行,想把他活埋的心都有了,哪里还会夸他,抬腿就往小西腿上来了一脚。

        小西抱着脚“哎哟”直跳,他不明白,怎么又挨打了呢?

        苏维不理这个败家玩意儿,向墨镜大叔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到门外说话。

        小西透过猫眼往外看,只看到两人在外咕叽咕叽,他很想听到两人在说些什么,闭上了眼睛将耳朵贴在门上。说来也奇怪,当他只专注听这一件事上的时候,原本门外微弱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

        “哎,可惜了,难得有人跟我眼光一致我还挺开心的。”墨镜大叔不无遗憾地摇头。

        “呵呵。”苏维干笑了几声,可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

        “行吧,我也不强人所难,你把眼镜找来还我就算了,不过,我这鼻子你可得赔我点医药费啊。”墨镜大叔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也是看对方是个可怜的小姑娘他才没多计较。

        “一定一定,我这就进去拿。”苏维转身就开门。

        小西听到两人的对话,一个箭步冲到床头把墨镜拿起来背在身后。苏维一进来就看到他不高兴地看着自己,撅起的嘴巴能挂一油壶。

        “拿过来。”苏维按住额角抽动的青筋。

        “不要。”小西摇摇头,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没了墨镜他以后还怎么出去玩?

        “卖萌也没用,我数一二三,你再不拿过来,以后别再靠近我方圆一米之内!”苏维威胁道。老实说这威胁一点威慑力都没有苏维也是情急喊出来的,但没想到小西还挺吃这一套,眉头纠结成团,苦哈哈地问:“不给是不是以后都不能亲亲抱抱?”

        墨镜大叔还在门口等着,闻言感叹:“年轻真是好啊。”

        苏维耳根跟血洗过一般,也懒得多解释什么,赶紧上前从小西手里夺回眼镜盒塞回大叔手里。

        小西觉得这是默认,抠着后脑门在一旁“嘿嘿嘿”地傻笑。

        苏维没眼看他,将他反锁在房间里,自己则跟着墨镜大叔一起去小区外的诊所检查鼻子,任由小西在屋内不停拍门。

        皮这一下很开心?那就让你继续皮好了。

        后来,苏维再回家,先是训了小西一顿,后来她又思考,老这么关着他不让他出门也不是办法,而且老戴着墨镜也太奇怪了。索性,她决定一劳永逸,让小西适应光线。

        当天,小西就被苏维拖到了天台上,笔挺地躺在竹席上盯着天空看了半天。秋天的日光比夏天的温柔,可再温柔的光线对一个怕光的人来说也是酷刑,小西被晒了一天眼睛都快闪瞎了苏维才肯放过他。

        后来苏维接了一通电话,不是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小西听得懵懵懂懂,只知道苏维今日要出门,便以为逃过一劫,可惜他还是太嫩了。

        ***

        阳光真是烦人的东西啊,小西使劲撑着自己的眼皮望着天空,没多久就泪流满面。

        陈东奉旨上天台来叫小西吃饭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误以为他有什么伤心事,陈东挠了挠脑袋走到他身边,用脚蹭了蹭他的腿,说:“喂,你怎么了?”

        “嗯?”小西听到有人说话,从竹席上坐起来,眼泪由横流变自由落体,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睛被眼泪浸润之后更加闪闪发亮。他看了一眼陈东,陈东下意识地捂住了双眼。

        之前小西戴了墨镜,陈东还不觉得他的眼睛可怕,可现在直视着他,陈东总觉得像盯着哈利波特与密室中那条恐怖的蟒蛇。

        “你,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啦,转过头去。”陈东摆了摆手,盯着那双眼睛的话,感觉自己下一秒会变成石头。

        小西“哦”了一声,配合地转过了头。

        “那个……上次的事我是有错……可是,是你先撕了我的书的,所以,所以……”陈东支支吾吾地,其实就是想就上次的事道个歉。

        老实说他也不是一个很记仇的人,这几天小西吃住在他家,虽然还是傻里傻气的,可是对他算不赖。尤其是前天吃晚饭的时候,碗里还有最后一块肉,小西明明很想吃,但最后却让给了他。陈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块肉给攻略,但他就是抗拒不了这种简单直接的善意啊。

        “所以……所以……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陈东所以了半天,忽然发现小西根本心不在焉,憋了半天没说出来的“对不起”又憋了回去。

        罢了罢了,道歉在于心意不在于形式。陈东这么想着,打算直接叫小西下去吃饭,但小西忽然转过头来,极其苦恼地问他:“小东东,我们算朋友吗?”

        小东东是什么鬼?陈东内心一万个拒绝:“不要叫我小东东!”

        但小西要是能听进去就不是小西了,他继续我行我素地叫着小东东,问:“小维维生气了,怎么样才能让她开心起来呢?”

        陈东听到这个这个和“小东东”一样技术含量的名字,瞬间原谅了小西,原来也不是光恶心他一个人呐。他垂着脑袋思考了一下,回答他:“怎么才能让一个女人开心起来,这还真是个哲学问题。”

        “嗯?”“复制器”小西也低下头,“什么是哲学问题?”

        “呃……”陈东哑然了,他就这么随口一说而已,真是没有幽默细胞。但看小西无比诚恳认真,陈东掏出了手机,“这个时候,求助于网络就对了,等等啊。”

        哒哒哒地打出一行字,半晌,陈东有了答案:“包!包治百病!”

        小西歪着脑袋:“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