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幸灾乐祸

第二十六章 幸灾乐祸

        回到车上,宋宜风的神色依旧不虞。

        若不是这老东西留着还有用,就凭他还敢提她的名字,他都会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白然。白然。

        这两个字是他一生的污点。

        如果不是她,他又何至于会在宋家受尽冷眼,如果不是她,他又何至于要像现在这般,什么都要去争去抢?

        宋宜风从脖子里摸出一条坠子,坠子是复古的相框吊坠,表面上刻着一个迷宫的图案,似有什么象征意义。打开相框,里面放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只是照片微微有些褪色,看起来也有些年代了。

        照片上的女人有一双狭长的眼睛,人们常说有这样眼睛的人精明,是半点亏都吃不了的,但她偏偏在感情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先是被初恋男友抛弃,后来又爱上有妇之夫。

        照片上的女人就是白然,宋宜风的生母。

        宋宜风看着照片里笑得灿然的母亲,嘲弄地笑了。

        如果有人问他,他恨不恨这个人,他的回答肯定是“是”。

        那为什么这个项链他要日日带在身边?答案,也只有一个:博取他家老头子的同情。

        宋宜风知道白然对于宋居安来说,多少还是有些不同的,从他每次盯着这条项链时出神的双眼便可窥之一二。因此不管宋宜风有多厌恶白然,却始终没有把这条项链摘下来过。

        宋居安这大半辈子情妇无数,但能给他生下孩子的,也就只有白然一个。倒不是他有多么爱白然,而是白然藏得太深,等到宋居安发现时,孩子都已经一岁了。

        宋家有家规,外面彩旗飘飘可以,但是带着小旗子回来是不行的,因此宋居安每交往一个情妇,都会跟他们约法三章,要钱要名要宠爱都行,就是不能要孩子。

        一开始,白然对这样的条约并不在意,她选择和宋居安在一起也不是为了爱情,她的爱情早就死在了那个仅仅因为一个升职名额就离她而去的男人身上,自然也不会想给他生孩子。之所以答应宋居安跟他交往,不过也是为了报复前男友。

        宋居安看中她的皮囊,而她看中宋居安的万贯家财。那个负心汉不是找了个有钱的女人吗?那么她要找一个更有钱的男人,哪怕对方是有妇之夫。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脑子被一个“恨”字所占据,就容易偏离轨道,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泥足深陷,无法回头。

        宋宜风的到来,对白然来说完全是个意外。她曾经想把他打掉,然而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她又突然反悔了。也许是母爱被唤醒,也许是想给自己的下半辈子找个陪伴,最终她走下了手术台,用尽一切方法,瞒住宋居安生下了他。

        虎毒尚且不食子,宋居安发现宋宜风的存在后,也没有办法,只能将他们母子养在了外头。直到后来白然去世,他才将宋宜风接回宋宅。

        那时宋宜风已经十三岁,不再是天真懵懂的年纪,知道自己身份有别,为了在宋家生存下去,不得不伏低做小看人眼色下饭。外界报道却说他好命,虽说是私生子,但终归一脚踏进了豪门,将来即便只能得到微小的股份,也能衣食无忧一辈子。

        可那些撰写报道的人并不知道,在宋氏这样极注重血脉的豪门世家里,“私生子”的标签意味着什么。

        宋宜风正回忆着一些并不愉快的过去,车外冷风乍起,过往的学生们都裹紧了衣服一个个步履匆忙起来。已经是过了立冬的天气,虽说徐市的地处南方不算太冷,但宋宜风穿得略有些单薄,车窗又开着,车内的温度迅速下降。没多久,车内的人工智能系统自动为他打开了空调,并关上了车窗。

        “滴”的一声响起来,宋宜风才晃过神,将相框坠子合起来,重新塞回衣服里。

        “主人,您想去哪儿?”冰冷的电子女声响起来,询问着宋宜风的下一步行程。

        宋宜风本想回宋宅,但突然一股疲惫感涌上来,他往椅子上一趟,对电子女声说了一声:“随便逛逛吧,只要别回家。”

        “主人,如果你需要散心的话,小智向您推荐附近的滨山公园。”人工智能系统“贴心”地调出了附近的地图,宋宜风没有异议,车子平稳地朝滨山公园开去。

        车子开了一会儿,路边突然闪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

        又是她?她怎么还在这附近?

        “小智,改道,跟上前面那位小姐。”宋宜风下指令。

        “好的,主人。”

        ***

        足足走了两个小时。

        苏维从k大走到这家名为“欣怡水果”的水果店门口,足足花了两个小时。

        明明坐车半小时都不需要的路程,她磨磨蹭蹭花了这么久的时间,而且到了门口都不敢进去。

        或许是类似的一种近乡情怯的情绪在作祟吧,她只敢远远地站着,看着收银台里忙碌的身影。

        她比上次看见的时候,胖了一些。胖了一些好,至少证明生活过得不错。

        上次见她还是什么时候?好像是一年前吧。

        【“你来这干什么?!”恼怒的语气。

        “这是我身上全部的钱了,都给你。”一小叠钞票塞过来。

        “下次别这个时间过来了!真是的,让你叔叔和弟弟看见了,我就麻烦了。”她的手被捏住,捏住她的那只手很凉,几乎凉到她的心底。】

        记忆杂乱的在苏维脑子里窜来窜去,她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流眼泪。

        一年前,她所在的公司资金链断了,她毫无预兆地失业,手头上的钱又都还了债,连房租都交不起。万般无奈下,她上母亲家求助,然后,母亲对她说了那些话。

        有时候下意识地嫌弃比起有备而来的辱骂来得更让人心灰意冷。

        此后,她再也没有主动找过母亲,当然,母亲也不曾找过她。

        在这一点上,她们大约是世界上最有默契的母女。

        “妈妈!我要喝奶椰!”不远处,一个男孩的声音飘了过来。

        苏维揉了揉微红的眼睛,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男孩穿着中学生的校服,留着精神的平头,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月牙状,模样,竟与她有几分相似。

        “嘉嘉,回来啦?好,妈妈就给你弄。”水果店里的女人眼睛也弯成了月牙,她走上前替男孩卸下书包放在一边,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背,接着又忙不迭地去给男孩开奶椰。

        苏维想到刚才电话里的迟疑声,苦笑了一下,转过了背去。

        还是不要打扰他们的天伦之乐了吧。

        她是那样憎恶父亲,憎恶到父亲的名字都不愿意提起,就算知道什么也未必肯说出来,罢了。

        苏维刚离开,店内的女人似乎感应到什么似的,忽然放下手里的奶椰走出了店外,然而她四下张望,却没能看到任何熟悉的身影。

        “妈妈,你怎么啦?”男孩见到母亲异状,也跟着走了出来,面带疑惑的问。

        “你们娘俩站外头干什么?饭都做好了。”一个中年男人也从水果店走了出来,见母子俩呆呆地站在大马路上,招呼他们进去。

        “哦,没什么,刚刚好像看到嘉嘉他学校的数学老师,想提醒他他老婆在我们店订了一箱樱桃别忘了拿的,可走出去却不见人了,可能是看岔了吧。”女人回了男人一句,带着男孩转身回了店内。

        “真是可怜。”宋宜风在车内盯着苏维略显萧瑟的背影,啧啧了两声。不过他嘴上说着可怜,目光却丝毫没有同情的情绪,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凭着他收集来的资料,水果店里那个女人的身份,他几乎不加思考就猜到了。

        资料上说是苏维的母亲放弃了她的抚养权,换言之,她是被她母亲抛弃的。这一点,从刚才她的表现来看应该是真的。

        正因为是真的,宋宜风才幸灾乐祸。他性格偏执,天下的可怜人越多越好,人们过得越是不开心,他越是感到愉悦。

        上帝如果是公平的,就不该让他一个人不开心,不是吗?

        原本只想看看这个女人打算走多久,没想到却意外看到这样一幕,也算值回了他在她身上浪费的时间。

        宋宜风的怀心情忽然好了些,在目送苏维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野中后,他甚至让小智放了一些欢快的音乐,接着,在这欢快地音乐当中,驶回他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