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以牙还牙

第三十五章 以牙还牙

        连时歌的车子停在了一个老旧的社区门口。

        大门是由那种很有年代感的红色砖块砌成的,砖块的颜色都已经褪得差不多了,右边墙上挂了led屏幕,什么广场舞集会的通知在上面滚动着,再往上看,墙面上还有几个金色凸面字“福安家园”。

        连时歌将墨镜往下拉了一下,瞄了一眼助理给他发来的照片,是这里没错了。

        “福安家园”正是苏维现在住的小区,连时歌是来找她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吃错了什么药,自从苏维那天脑袋被砸破之后,他心里就总是不得劲,吃饭也吃不香了,睡觉要么失眠,要么做梦,梦见苏维顶着一脑袋血站在他面前让他跪下向她道歉。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群演而已,戏弄了就戏弄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连时歌以前也没少戏弄别人,为何独独对她有愧疚感?

        为了缓解心中的那些不得劲,他做了不少努力。先是给了程璐脸色,但发现即便给她脸色,心中还是有些不爽,后来碰上一个投资商突然从剧组撤资,他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干脆加大了投资,生生把以程璐为一番的女主戏挤成了以他为一番的男主戏。

        以为这么做就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可连时歌还是失眠了,今晨起来,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有了黑眼圈,他足足敷了五层眼膜都没能补救得回来。

        想到明晚还有一个重要的慈善晚宴要出席,他的死对头陆玖也会参加,如果今晚再失眠的话……连时歌浑身打了个激灵,他已经预想到媒体会怎么捧陆玖踩他了。不!他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连时歌边咬着指甲边来回踱步,眼睛瞟到茶几上的手机,心一横,马上捡起来打了个电话给他的助理,让其从群演的头头那儿问来了苏维的地址,然后亲自上了门。

        其实连时歌也不知道见了苏维该说什么,道歉他是绝对不会做的,但是不见他心中那块石头落不下。

        连时歌将车子停好以后便下了车,刚走到小区门口,他拿出手机翻到从助理那拿到的苏维的联系电话,心想要不要先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万一人不在呢?但在拨出去的瞬间他又挂掉了。连时歌心中的偶像包袱在作怪,他是谁?红至全国乃至亚太地区的偶像哎!为什么要给区区一个群演打电话?

        但如果人不在,岂不是又白跑一趟?连时歌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忽然瞄到旁边有个水果店。他想起之前自己为了拍戏减肥什么都不能吃的时候,苏维曾经给过他一根香蕉。

        当时他因为一场戏被ng掉了十八场,导演当着他的面什么都没说,但背后却说他连一旁的桌子的演技都不如。桌子是死物,需要演技吗?连时歌越想越气,又没吃饭,坐在一旁休息的时候肚子咕噜噜直叫。他偶像包袱极重,不想被人听到,所以选了个极僻静的角落,没想到那个角落是苏维平时的休息“基地”,他没坐多久,苏维就一边啃着香蕉信步走了过来。

        连时歌当她又来要签名的,有些烦闷地拒绝了:“今天没有心情,不签了。”

        说完他的肚子就咕——的一声响了,夸张得如夏日闷雷一般,吓得他故意“啊”了两声来掩耳盗铃。

        “我不是……算了。”苏维本想解释,但又觉得没意义,于是打住。又见连时歌盯着自己手里的香蕉吞口水,便将另外一根没吃过的放在一旁的石阶上,也没管他拿不拿,就走了。

        正因为她撞见过他的窘迫,所以他后来对她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在意,想“报仇”,可真当他利用程璐报复完,却浑身不舒服了。

        连时歌回忆起往事,脚步不由自主往水果店走去,他的脑回路很奇怪,总觉得一切都因那根香蕉而起,所以一切也应该由香蕉来结束,于是他从水果店出来之后,手里就提了一袋香蕉。他心想,就算人不在家,东西反正送到了,他的良心也该得到抚慰了。

        结果人还没走进去,就撞见了刚从小区门口出来的苏维,她的身边,还站了个看起来就愣头愣脑的小子。

        连时歌心中一喜,得来全不费功夫,省得他找借口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上她家,现在就说自己是恰巧路过,然后香蕉一送,万事大吉。

        “明信片!”连时歌远远地叫住了苏维。

        苏维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开始以为自己幻听,回头一看,戴着墨镜浑身上下散发着“臭美”味儿的人可不就是那位宇宙超级大明星。

        “你来干吗?”苏维不知道他找来这里要做什么,上次的事她心中还有脾气,故而没给什么笑脸。

        “呃……”连时歌一时语塞,直接将香蕉递过去,“给你送这个!”

        “哈?”苏维一头雾水,这是几个意思?

        “就是……就是,反正你先收了,上次的事咱就一笔勾销了。”连时歌强硬地将塑料袋塞到苏维手里,说完就溜。

        “站住……”连时歌没有停。

        苏维冲旁边说了一句:“小西,拦住他。”

        小西立马听话地三两步跑上前,挡在了连时歌的身前。

        他敌意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威胁,不是武力上的,而是别的。

        小西很不喜欢连时歌的这种长相,因为在苏维画的那些画里,绝大多数的男人都长这样,而且通常都没穿衣服。

        苏维的那些画,正是她之前在漫画网站上更的那些,小西这阵子学会了用电脑,拿了苏维的笔记本翻来翻去,翻出了不少“存货”。看着整个文件夹都是这样的画,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苏维喜欢的,当天晚上他就学着画上面的样子,将自己扒光了躺在床上,嘴里还咬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支快开败了的玫瑰。

        苏维帮陈伯收了摊回来之后,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后来知道前因后果,她拿了床毯子将他裹成了一个卷推了出去,并且勒令他以后再也不许碰她的电脑。

        连时歌被小西那琥珀色的眸子盯得全身发麻,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停下了脚步。

        “我明白了,你是来道歉的吧?”苏维不紧不慢地踱到连时歌面前。

        他嘴硬道:“怎么可能!从小到大,我就不知道道歉两个字怎么写!”

        “原来你这么笨啊!那我就放心了。”小西插了一句嘴,眼里的敌意也变成了同情。原来是个比他还笨的笨蛋,那他就不用担心了,因为苏维根本不喜欢笨蛋。

        小西那一脸看傻子式的表情令连时歌分外崩溃,“我不是这个意思!”

        “噗”地一声,苏维忍不住笑出声,连时歌更被这笑声涨红了脸,最后他投降:“好了,好了,我是来道歉的,你满意了吧?”

        “不满意。”苏维答得斩钉截铁。她为什么要满意?她的脑袋被砸破了,至今还有一小块疤留着,工钱又没有领到,多重损失,一袋香蕉就能冰释前嫌了,当她什么,猩猩吗?

        “那你要怎么样?”其实连时歌本可以不问这句的,他歉也道了,东西也送出去了,不管苏维满不满意,他已经为自己的良心找了一个平静的借口,即便现在强行离开,晚上大约也不会再失眠。虽然这样挺阿q的,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又有谁不阿q呢?之所以接着问下去,是因为他那点玩心又起来了。

        他发现苏维这个人,总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有些明白自己为何对她始终有些在意了。她就像是他发现的一个新游戏,不玩到下一关,永远无法解锁新剧情。

        他在问出口的时候,忍不住会想,她会提什么要求呢?重回剧组,还是要钱?

        然而苏维却给了一个他完全没想过的答案。

        苏维左顾右盼,走到一边拾起一块破砖头递到他面前,“以牙还牙,你要是敢给自己一砖头,这事就算了。”

        连时歌惊恐地打了个趔趄,他最贵的可就是他这张脸,这一转头砸下去,简直断他财路!不就是不小心玩过了吗?犯的着这么狠?

        “怎么不敢啊?我料定你也不敢,啧啧,没有那个诚意就不要学人家大度来道什么歉了,是小人就小人到底一点,婆婆妈妈算什么男人。”苏维的鄙夷溢于言表,本来要是连时歌不找上门来,她兴许也就把这事给忘了,可既然对方送上门来给让她怼,她不怼个开心对不起之前小心翼翼受的那么多气,反正她也没打算在影视城混下去了。

        最开始当群演,她是天真的以为或许有机会进娱乐圈,毕竟艺人好赚钱,而且圈内也不乏替父还债终成名的例子。后来她渐渐明白了,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天赋和好运的,她还是正经找份工作比较有出路。

        说到找工作,苏维最近还真接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李妍打过来的。

        李妍说给她介绍一份工作,是一家游戏公司,在招原画师,想到曾经抓包过她在员工休息室偷偷画画,便问她想不想试试。

        苏维从未想过李妍竟然有想帮自己的一天,她虽然对此有所怀疑,但后来看过李妍发过来的资料,又觉得她不是在坑自己,便打算去试试。她今天出来,就是打算去买套正装用来去面试的,没想到会碰到连时歌。

        想到自己还有事要做,苏维也不多跟连时歌纠缠,她根本就不在乎他道不道歉,因为他与她本来就没什么要紧的关系。

        “小西,走了。”苏维扔下砖头,招呼了一下小西,就绕过连时歌往前走。

        小西感觉到苏维的情绪波动,眼眸倏地又冰冷起来,他扫了一眼连时歌,面无表情地跟了上去。

        说来也是因果报应,那砖头好巧不巧,正好砸在了连时歌的左脚尖上,他“哎哟”了一声,疼得抱住左膝盖跳了起来。

        “喂,你站住!喂——”连时歌叫住苏维,但苏维根本没有回头。

        当晚,连时歌又失眠了,可这次却是脚趾头疼的,次日,他坐着轮椅出戏了慈善晚宴,恰好被举办方安排和陆玖一起合影,最终合照一出来,陆玖盘亮条顺,而他眼底青黑,又坐在轮椅上笑得干巴巴,生动诠释了何为“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不过这一次,连时歌没把这一茬算在苏维头上,苏维的那句“小人”令他耿耿于怀,他要用气度证明,他才不是什么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