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究竟是谁

第三十七章 究竟是谁

        谢大夫介绍的餐馆,开在沿江路的一片名为“长宁里”的住宅区里,离小西和苏维住的“福安家园”不算远。

        “长宁里”曾经是徐市的一块古城区,房子都保留着旧时的青砖绿瓦的风味。不过这古城区几年前遭遇了一场大火被烧损了一半,市政府重新修葺后,便将新修葺的这一边建成了商业街,另一边则好好的保护了起来,打造成了博物馆。因为有这么一段历史,加上宣传做得好,所以“长宁里”即便没有地处闹市,人流量也不小,能在这里开餐馆,生意不会差到哪里去。

        小西,不,应该叫陈西了,工作的这家餐馆,名字取得文艺,叫“花庄”,内里装潢也颇为古典,各个角落都有上好的陶瓷花瓶搭配娇艳欲滴的鲜花,走进去令人如沐春风,尤其受女性客户的喜欢。

        开业才第一天,花庄的午市就热闹无比,陈西因为生得好看,被老板派去门口做迎宾员,还给他套上了一身民国的长衫和马褂。

        陈西样貌本就生得好看,因为变异而形成的琥珀色眸子,如果没有阳光的折射,不但看起来不恐怖,反而给他的面容平添了一丝异域风情,加上稍尖的耳朵,整个就精灵下凡。

        恰逢时下正在热播一民国妖精剧,根据一个热门的小说改编,陈西这扮相就跟原著人物活了似的,一时吸引了不少女生的关注,甚至有要跟他合影的。

        陈西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下意识地看向老板。那老板是个心思活络的,思考了几秒,便一拍大腿对众人说道:“小店今日开张,承蒙各位赏脸,这样吧,凡在店内消费的,一律八折,外加可以和门口这个小哥合影,怎么样?”

        正值饭点,女孩们本来就都是来找吃饭的地方的,一听哪有不同意的,一个个从老板那儿拿了号码牌,一个个跟陈西合了照,再进去找位子。

        原本生意不错的花庄一下子就坐满了。加上人们都有从众心里,看到门口排起来的那一长队,无论男女都凑了过来,队伍一直排到了隔壁的饭馆门口。

        花庄老板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直感叹谢大夫介绍的这位小哥简是福星,可他忘了,就在前十分钟他还嫌弃陈西太木讷,不会笑不懂吆喝,白生了一副好皮囊。

        老板高兴了,可苦了陈西,他从来没有面对这么大一群人过,更何况这群人还总是对他动手动脚的,一会儿搂他的腰,一会儿让他比心,让他极度不适应。

        然而他却不敢拒绝,因为早上和苏维道别的时候,苏维叮嘱他要乖,要好好听老板的话。他不想让苏维失望,所以一直在忍耐。

        可是事情却越来越往失控的方向发展,起初只是女生要求合影,渐渐有些孩子觉得好玩,也跑来要求合影,熊孩子不受控制,看到他的尖耳上手就要捏,抱着熊孩子的家长非但不阻止,反而还让他配合低下头,他不大情愿,可老板却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你就陪他玩一下,我给你加工资!”

        听到加钱,陈西动容了。如果苏维知道他能多挣钱,应该会很开心吧?于是他配合了,低下头让那孩子捏了他的耳朵。这便也就罢了,孩子再熊顶多不过下手重一些,不会起一些肮脏心思,可之后来的一波男人,提出的要求就变了味道。

        也不知道是谁散布出去的谣言,说长宁里新开的一家名为“花庄”饭点请了一个“人-妖”过来,只要交钱随便干什么都可以。

        这一波男人就是听了这个谣言才过来的,他们都是这附近游手好闲的混不吝,靠着祖辈留下来的房子发了家,天天聚在一块吃吃喝喝寻乐子。一听有“人-妖”,本也是无聊来凑个热闹,可见着陈西那漂亮的脸孔,便起了秽念。

        有个刘海挑染了黄色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数了几张,别到陈西的褂子中间,顺手往他胸上摸了一把,回头朝他那几个乌合兄弟说道:“啧,平的!看来是改造不大成功的,这钱出得亏了。”他身后的几人就哈哈哈地大笑。

        陈西对眼前这个人非常反感,尤其是当他的手压在他胸膛上的时候,他觉得胃里都在翻江倒海,要吐了出来。

        但那群人却还没有放过他的意思,黄毛男人身后一人怂恿道:“敢不敢扯掉他的裤子,鉴定鉴定他到底是真还是假?”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陈西是个男人,这几人当然也看得出的,他们是故意这么耍流氓罢了。

        “有什么不敢?”黄毛男人说着就要上手。

        哪怕是动物,都有自己不可侵犯的尊严和不可逾越的底线,何况是人。陈西虽然总被陈伯和苏维说傻,可他实际上只是太久没有融入社会,不代表他是真的傻,也不代表他可以任人欺负。这群人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很生气,后退了一步大声说道:“我讨厌你们,请你们离开!”

        陈西这张脸,不笑的时候本就有几分生人勿近的高冷范,生起气来更有一种不容侵犯的气势,一下子倒也震慑住了几人。

        但这几人胆子早就混得天大,不怕闹事,就怕丢面子,加上陈西的声音听起来气势有余,可说的话又像小孩子闹脾气,几人顿了几秒之后就恢复了常态。那黄毛男人脸上漾着令人生厌地笑,语气也轻浮极了:“你讨厌我们,可我们喜欢你呀,乖,今天让爷几个开心了,这些都是你的。”

        说着他又掏出了一把钞票,在陈西眼前晃了晃。

        电子支付的年代,几乎已经没有人会带这么一大把现金在身上了,但这几人出门已经习惯如此,为的就是能体会一把拿钱砸人的爽快感。

        可黄毛还没来得及体会这爽快,自己反被钱砸了。

        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个女人,气势汹汹从他手里夺过钞票,随后他脸上一痛,刚才的钞票就砸在了他的脸上,散落一地。围观的人群一阵惊呼,便纷纷蹲下去捡钱。

        苏维真是气到整个人都在发抖,老远她就看到了陈西被这群人吃豆腐,当时她便马上往这边赶了过来,可是因为还隔着一条马路,花庄这条路又人山人海,等她到的时候,就听见黄毛要扯陈西裤子的话。

        她脑子里轰地就炸了,上前就抢了那人的钱摔了过去。

        做完这些,她拉着陈西就要走,但那黄毛反应极快,伸手就挡住了他们。

        “臭娘们,你谁啊?竟敢打老子的脸!”黄毛被下了面子,露出一脸横相。

        “呸,你当街耍流氓,有脸吗?”苏维一气就会忘记分寸,机关枪似地回呛对方,但她说完便觉危险,紧紧攥着陈西的手后退了一步。

        黄毛彻底被惹怒,扬起手就要给苏维一巴掌,陈西一把将苏维扯在身后,巴掌最终落在他的脸上。

        清脆的一声响,白皙的脸蛋多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红印。

        陈西捂着自己的脸,条件反射地抬头瞪了黄毛一眼,那眼神全然不似刚才的天真懵懂或厌恶,而是一种令人如置极地冰川的威慑。

        黄毛本想再来一下,可看到陈西的眼神,浑身汗毛竖起,再次扬起的手也顿在了半空中。

        此时终于有人看不过去,指责了一句黄毛这群人太过分,到底是大庭广众之下,有人起头便有人呼应,很快声讨黄毛一群人的声音此起彼伏。黄毛一群人不服,和在场的人们吵了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将花庄堵得水泄不通。

        不想第一天开张就上负面新闻的花庄老板站出来,将黄毛一群人拉到一边,又是道歉又是给优惠券的一通好劝,终是把这群人劝走了。

        闹剧收场,围观群众也渐渐散去,至于那些原本想跟陈西合影的女生,见陈西被打,也失去了兴致,进的进屋吃饭,有的干脆换了个地,没多久花庄门口恢复了常态。

        花庄老板松了一口气,刚想让陈西进来算了,却见苏维拉着陈西冷冷盯着自己。

        他有些心虚,张口话却堵在了喉咙里。

        “老板,这活儿我们不干了。小西,进去换衣服,我们回家。”苏维开口道。

        “可是……”陈西想说他想帮她赚钱,可见苏维那生气的模样,没接着说下去,“哦”了一声便往更衣室的方向去了。

        陈西离开后,苏维继续冷眼看着花庄老板。

        花庄老板被她盯到分外不自在,没办法,只好拉下面子道歉:“苏姑娘,实在对不住了,但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啊,下不为例行不行?谢老好不容易拜托我这一回,这人才待了一天就回去了,我怎么好跟谢老交待?”

        苏维冷眼未变:“刘老板,我早上离开的时候,是真心感激您能给他一个机会工作的。可现在我要收回我的感激。我家小西虽然不够聪明,可是他也有尊严。谢大夫那儿,我自己会去交待,不劳您费心了。”

        她说完这句话,便没再多说,一直等到陈西换了自己的衣服出来,便上前拉住他的手走出了花庄的大门。

        走出花庄,刘老板又追了出来,手里拿了个信封塞进苏维手里,面带愧色地说道:“这是今天的工钱,怎么说陈西今天确实给我们带了不少客源,这是他应得的。”

        苏维没有拒绝,接过信封,也没道谢,便拉着陈西接着走了。

        走出了长宁里,苏维忽然停了下来,刚才高昂着的头颅此刻垂得很低,她只觉得鼻子酸涩,眼眶发红,本想忍住,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眼泪簌簌地落下。

        陈西发现苏维情绪波动变大,本就吊着的一颗心更加慌了,他觉得是自己刚才惹苏维生气了,忙绕到苏维面前,想让她抬起头来,可苏维却固执地不肯抬头。

        他没有办法,只好蹲下来,仰着头,这样就能和苏维面对面。

        她在哭泣,可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哭泣,慌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一会儿,他只能笼起袖子给她擦眼泪,可又想起上次在游乐园的时候,他想替她擦汗却被她躲掉了。他从不做她不喜欢的事,所以手快碰到她的脸颊时,又收回去了。

        他丧气地说:“都是我的错,我又惹你生气了。”

        苏维一把扯过他的袖子往自己脸上一擦,恶狠狠地说:“对,是你错了,你错在哪里你知道吗?为什么要听那老板的话?为什么刚才不反抗?那天你一个人打几个人的气势到哪里去了?”

        苏维越说越觉得难受,其实她恨的是自己,她太知道被人侮辱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她不想陈西重蹈她的覆辙,可是她却护不了他,她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护得了他。她吼他,不过是在发泄,她也不想,可她不知道如何排解心中的愤怒。

        人们往往更容易对最亲近的人发脾气,苏维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已经把陈西当成了至亲。

        苏维吼完,本以为陈西不会有回应,毕竟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英勇过人的那一面了,可出乎她的意料,陈西居然开口了。

        他说:“我想反抗的,可是,我失去了力气。”

        他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几天,他的脑海里总是在闪现一些过往的画面,他在围屿的海边徒手捉住一条大鱼的场景,他一手劈开黑狗救下白狗的场景,还有那天晚上他一人打败好几人的场景。

        他的手,明明应该是有力气的,可刚才他被打的时候,想还手,却没能感受到有还手的能力。他很疑惑,他的力气究竟去哪里了?

        “而且,我知道你想要这个,他说只要我听话,就给我加工资。”顿了顿,陈西指着苏维手里攥住的信封,定定看着她说道。

        苏维愣住了,她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人,面容不变,可比起之前那个傻呆呆的他,分明不同了。但比起那个冷酷又强大的小西,似乎又还没到达那个程度。

        他究竟有多少种变化?

        他,又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