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旧识

第五十九章 旧识

        陈西刻意放慢了脚步,想看身后之人什么时候现身。然而当他提高警惕之后,却又发现那人的气息越来越弱,到最后竟然消失不见了。

        他猛然回头,身后都是普通的行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可疑的。

        又往前走了几步,确定没有人再跟着,陈西这才加快脚步往苏维喜欢喝的一家粥铺走去。

        待陈西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路的镜头,街道一旁的小巷子里,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抬了抬帽檐,露出来的一双眼睛,和陈西的眼睛一般,呈琥珀色。

        他看着陈西远处的方向,忽然嘴角勾起一抹充满邪气的笑容,随后,他转身,以一种诡异的弹跳力跳上屋檐,接着便犹如有轻功一般,飞速在楼顶间移动,往福安家园的方向奔去。

        因为明日有一场测验,陈东今日放学得比较早,快走到小区门口时,他准备和同路的同学告别,但道别的话还没说出来,忽然他听到路边的大树发出沙沙的响声。

        下意识地抬头一看,一个身影在他眼前闪过。

        “浩浩,你刚刚有没有看到?”陈东赶紧拉了拉同学的胳膊。

        名为浩浩的男生抬头朝着陈东看过去的方向看,一脸懵圈:“看到什么呀?”

        “刚刚好像有个人在树上,‘嗖’的一下就不见了,简直跟蜘蛛侠一样!”陈东生怕浩浩不信,一个劲地笔画刚才看到的情景。

        “什么蜘蛛侠,我看你是眼花了吧?”浩浩什么都没有看到,自然是不信的,见陈东还在手舞足蹈地解释他刚才真的看到了有人,浩浩伸出手贴在陈东的额头上,笑道,“要不然你就是烧坏脑子了。”

        陈东最讨厌别人不相信他,刚才他明明看到了的!他打开浩浩的手,不满地说了一句:“你才烧坏了脑子呢!”便走了,连跟浩浩告别的话都忘了说。

        “少看点漫画和电影吧!多刷几套语文题吧,不然老师又说你偏科!”浩浩在身后提醒陈东,然而陈东压根当没听到,直接往前走了。

        他飞快地钻进了自家在的单元,然后一口气冲上了天台,刚才他看到那个影子好像就是往他们这一栋的屋顶过来的,他想上去看看,好确认自己不是眼花。

        然而他气喘吁吁爬上顶楼,却什么都没找到。

        陈东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树上,周围的屋顶上都没有人,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幻觉?陈东晃了晃脑袋,带着疑惑的表情下楼。

        在经过苏维的家所在的楼层时,他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这几天,那傻大个又搬上去了,说是为了不打扰他准备期末考试,哼,以为他年纪小就不知道吗,傻大个哪里是为了他呀,分明是为了谈恋爱。

        就连小区门口的流浪狗恐怕都知道他们俩有“奸情”了,同居就同居嘛,反正之前他们本来就是同居的。干什么弄得就跟他们不往来了似的。

        陈东不满地撅起了嘴巴,他是不会承认这几天没有了陈东跟他抢被子,没有了苏维那个凶巴巴的女人跟他抢肉吃,他反而觉得有些寂寞了……

        要不要现在上去看看?陈东抬脚准备过去,然而背上的书包提醒他,他可是连自己家门都还没入呢。现在过去了干什么?难道说过去做作业?

        “笨死了。”陈东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打消了去苏维家的念头,还是先回家做完作业再说吧。

        等到陈东到家,却被爷爷告知,苏维今天生病了,陈西带着她去了谢大夫的医馆,两人现在都不在。

        陈东抬头望了望天花板,有些遗憾,看来今天是见不到人了。

        可是他没想到,当他看着天花板的时候,楼上苏维家里,他刚才在外面看到的那个影子的真身,正在翻箱倒柜寻找着什么。

        陈西回到谢大夫医馆处的时候,苏维已经再次睡着了。

        见她这次睡得挺香,不像做噩梦的样子,陈西便没叫醒她,转身将买回来的粥放到了医馆后院的厨房里,打算等苏维醒了再热给她吃。

        从厨房走出来,正好碰到谢大夫在后院捡药材。

        他一言不发地走过去,蹲了下来,捡起地上的一味药闻了闻,又放下。

        谢大夫侧头看了他一眼,眉毛抬了抬,问:“小子,你记起来了多少?”

        陈西也回望过去,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谢大夫的五官,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的话,您之前应该是住在苏叔叔隔壁的那位研究员,曾经还教我打过乒乓球。”

        “看来你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还记得我曾经教你打过乒乓球。”谢大夫停下捡药的动作,从旁边拉来了一把凳子递给陈西,示意他坐下说话。

        陈西没有拒绝,顺从地坐了,他刚好也想跟谢大夫聊一聊。

        没错,苏维一开始的第六感很准备,谢大夫和陈西是旧识。

        谢大夫是围屿实验室的前研究人员之一,在未来集团尚未撤资之前,他就已经退出了实验室。他本来就不是围屿实验室的骨干,一开始加入也只是对苏洪山写的那篇关于“宏因子”的发现有兴趣,想多了解一点罢了。可是后来他还是受不了良心上的谴责,无法认同他们拿活人做测试的做法,便辞了职。

        一开始,未来集团的人并不允许他离开。因为实验室的事是机密,当初进围屿之前所有人都签订了保密协定和生死状,不得泄露实验室内部的情况,否则不仅仅要面临巨额的赔款,甚至生命都会遭遇威胁。

        要不是苏洪山极力替他担保,说他根本没有接触到真正的核心实验,就算泄密也泄不了什么,未来集团才放了他出围屿。

        谢大夫脱离实验室后,便没有再过问任何一件有关围屿实验室的事,而且他也放弃了从前一直专注的细胞研究,转学了中医,后来才开了这家中医馆。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谢大夫都一直在未来集团的监视下生活着,他们不放心他,甚至曾经还派人要过他的命,若不是他命大,被路过的陈伯救了,他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自那之后,谢大夫便一直过得小心翼翼,他改了名换了姓,又搬了几次家,直到后来未来集团撤资围屿实验室,苏洪山自杀身亡,他才彻底摆脱了未来集团的阴影,从此安稳了下来。

        原本谢大夫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围屿实验室扯上关系,直到陈西的出现。当陈西第一次被陈伯带着来他的医馆时,他就认出了他是那个曾经被苏洪山收留在围屿的孩子。而他的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谢大夫也很熟悉,那些曾经在实验室里被当做测试品的人,在被注射了“宏因子”试剂之后,瞳孔都会变成这种颜色。

        只是因为试剂并不成熟,那些被测试的人基本没有活过超过一个星期的。所以乍见到陈西时,谢大夫心中十分震惊。

        纵使他早已经决定不会再过问围屿实验室的事,但终究还是有好奇心。他本想找个机会问问陈西,可仔细观察下来,却发现当时的陈西懵懵懂懂如几岁的孩童,而且显然失去了记忆,谢大夫便作罢了。

        念在总算和陈西认识一场,谢大夫便对陈西多留意了几分,后来,随着和陈西接触得越来越多,谢大夫也发现了陈西身上的变化,他的脉搏变得越来越有力,同时行为举止也渐渐成熟起来,恢复成他现有年龄该有的样子。

        直至今日,他更确定了,这孩子不但心智已经恢复,恐怕还想起了不少从前的事,要不然刚才他也不会一直用那种眼神看他了。

        “其实我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我虽然记起了您,也记起了苏叔叔,甚至连小维我都想起来了,可是却完全想不起来我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陈西摸了摸自己比常人要尖一些的耳朵,说道。

        自从上次被绑了之后,这几天他的脑海里断断续续闪现出不少以前的片段,密闭的空间,冰冷的仪器,以及他倒在地上痛苦翻滚的模样。

        他的面前站了一个人,他试图抓住他的腿向他求救,可是那人却掰开了他的手,任由他痛苦不堪。

        再后来,便是他独自一人在冰冷的实验室里醒来,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为何在那,只凭着生存的本能,孤独地在围屿生活了十几年。

        “想不起来也好,不管是谁,总归是从前和你认识,甚至是很亲密的人,这样想来,想不起来倒是一桩幸事。”谢大夫拍了拍陈西的肩膀,安慰道。他虽然在围屿实验室待的时间很短,但那会儿带家属在围屿的人并不多,因为陈西年纪小,又非常懂礼貌,和许多工作人员相处得都不错。

        何况拿他做实验的,很有可能就是苏维的父亲苏洪山。

        当时有传闻,苏洪山在未来集团撤资后并没有死心,东拼西凑借了不少钱继续做研究。这件事,从苏维近年来的现状来看并不是假的,只是谢大夫知道,即便是苏洪山借了钱,实验也做不下去,因为他缺少活体实验对象。

        原本那些用来当测试品的人就是未来集团的找来的,未来集团不仅撤资,基本上所有工作人员也都撤走了,更不用说那些测试者了。而“宏因子”试剂又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注射,必须经过一系列的血液检测分析,证实血液里本身就存在部分“宏因子”才行,苏洪山根本没有人力和金钱再去寻找这些测试者。

        唯有被他收养的陈西是现成的。

        在进入围屿后,所有人都做了例行的检查,陈西当时是符合条件的,只是当时的检查只是做一个统计,而且也是为了提炼“宏因子”试剂做备用的血源,并没有打算拿他们当测试者。但如果苏洪山走投无路,又一心想成功的话,陈西是他唯一的人选。

        只是这些日子,陈西和苏维的感情谢大夫也看在眼里,他并不想随便说出自己的推断,而影响这两人的感情。

        然而他没有想到,他们刚才之间的对话,被苏维听了个正着。

        她是被自己肚子发出来的“咕噜咕噜”声给闹醒的,一醒来,便觉得胃里空得难受。她记得睡之前陈西答应她会给他带吃的,可是房间里却没有人。

        她听到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便“唤”了几声,可是因为没有力气,她的声音很小,外头的人没听到。

        没办法,她只能挣扎着起来去找陈西。

        结果,便听到了陈西和谢大夫的对话。

        苏维咬了咬唇,看着陈西那略带苦恼的侧脸,心中“咯噔”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进还是退。

        似又一股巨大的浪潮袭来,淹没了她的心,她觉得呼吸更加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