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合作愉快

第六十七章 合作愉快

        苏维手里攥着宋宜风刚才还给她的红色软皮日记本,站在院子里等着贺天齐将车子开出来,送她和陈西回去接东西。

        方才,宋宜风的话一直在她脑子里回响,就算她想停都停不下来。

        宋宜风说,陈西就是父亲有所保留的最好的证明,因为陈西和其他变异人存在很明显的区别。

        “很抱歉,我们未经陈先生的同意便私自采取了他的血液做分析,事实证明,在我们集团撤资之后,你父亲的实验反而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陈先生血液里所含的宏因子数量和当年的测试者还有我大哥如今做出来的实验品都不是一个等级的。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你父亲存有另外一份研究方案,并且制作了另外一种试剂,这个试剂被用在了陈先生身上,不但改变了陈先生的身体构造,而且,克服了以前实验的一个巨大缺陷。”宋宜风看了一眼卡罗琳,卡罗琳便会意地将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里调出两个数据图,投放在了一旁的白色墙壁上。

        众人纷纷看过去,纵使看不懂那些奇奇乖乖的专有名词,但是属于陈西的那份图表的数值,是明显高于另外一个样本的。

        苏维不知道宋宜风什么时候采集到了的陈西的血液,甚至连陈西自己有不知道。但有一点,两人是知道的,那便是给陈西注射试剂的另有其人,并不是苏维的父亲。两人默契地对望了一眼,彼此都明白这件事暂时不能说出去。

        无论那个人是谁,这个新型试剂出自苏维父亲之手是毫无疑问的,否则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只有一个陈西了。

        苏维猜测,也许是那个给陈西注射了试剂的,后来被父亲追出去的人,只是无意之中发现父亲制作的新型试剂,并用在了陈西身上,并不知道这个试剂是如何制作的。

        只是这个人为什么要将试剂打入陈西的体内?如果是和实验室无关的,只是偶然闯入的人,应该不至于会这么做?除非是和这场实验相关的人。难不成,在所有人都撤离之后,父亲另外找了人帮他?

        听陈西的描述,父亲走投无路时,的确动过要拿他做实验的念头,但最终还是不忍心。

        等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父亲为什么还要自杀?

        苏维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和父亲相处的时间虽然少,但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生命的人,除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先前她以为,像警方所说的那样,实验失败对他刺激太大,所以他会选择轻生,可他都没有对陈西做过什么,而且又研究了新的试剂,没看到试剂的最终效果,他怎么可能会自杀?

        不是自杀的话,那就是……他杀!

        回想起陈西所说的,他在被注射试剂之后,她的父亲便追着那个人出去了,会不会给陈西注射试剂的那个人,就是杀害他父亲的凶手?

        苏维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只是她疑惑的是,如果父亲不是自杀,为什么他会给她写那份遗书?那份遗书她比对过,是父亲的笔迹没有错,不太可能会造假……

        这里头,究竟有什么隐情?

        苏维在一边内心波涛汹涌的时候,宋宜风以为苏维还是不肯相信,拿出了进一步的证据——那本红色软皮日记本。

        “它怎么会在你手里?”苏维看到宋宜风亮出的东西,诧异道。她记得这本日记本昨天在打斗中应该掉落在家里了才对。可是转念一想,宋宜风既然能派人救他们,顺便将日记本带过来也不是什么难事,苏维的惊讶也就维持了两秒便消散了。

        只是,这本日记本又是什么证据,里面的内容她几乎都能背出来了。

        不等苏维问,宋宜风已经主动回答了:“这本日记本,有夹层。”

        他说完,苏维便眼看着他将日记本翻开,并将外壳的底部示意给苏维看,苏维看到日记本的底部确实被划开了口子。“里面有什么?”她问。

        宋宜风又卡罗琳的手上接过一张已经有些泛黄的卡片,递了过去。

        苏维接过,还没看清楚是什么,陈西便有些疑惑地开口:“数独?”

        宋宜风挑眉看了一眼陈西,似乎有些惊讶他居然隔这么远就一眼看出来了。“没错,是数独,而且我已经解开了。”

        宋宜风说完,卡罗琳便举起了手里的平板电脑给大家看,屏幕上写的是一串字母加数字的组合,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律,倒像是什么软件的登录密码。

        “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这串字符像是我们平常所设的密码。苏小姐,虽然你坚称你父亲没有给你留下任何东西,但我相信我的直觉,这串数字,一定和那份资料有关。”说道这,宋宜风仿佛担心苏维会生气一般,特意加重了语气补充道,“当然,我绝对相信苏小姐没有说谎,我只是想说明,只是你没有找到而已。”

        现在,其实宋宜风不用强调什么,苏维也已经确定他所说的那份资料是存在的了,只是如果父亲有留下来的话,会放在哪里呢?究竟自己还遗漏了什么地方没有找?

        “宋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思考了一会儿,苏维下定了决心,“我会和你们合作,好好想想关于这份资料的线索,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们必须保证我和他的安全。”

        苏维看了一眼陈西,昨天那样危险的情况,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陈西看出苏维眼中的不安,也不顾在场还有别人,轻轻握住了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苏维心里一暖,他好像一直都没有变过,无论什么场合,只要她感到不安,他便会给她力量,从来不管他人的目光。

        或许,刚才不应该对他那么凶的。

        想到这,苏维也反握了一下陈西的手,掌心传来他的温度,她回了他一个笑容。

        眼看着苏维和陈西旁若无人地亲密,不知怎地,宋宜风竟然觉得他们那交叠在一起的双手有些刺眼。一种焦灼的,想将这两只手拉开的念头,慢慢盘旋向上,直达他的脑海。

        他有些低气压地说道:“如果苏小姐早有这种惜命的觉悟的话,一开始就不应该拒绝我。”

        “阿风。”卡罗琳听到宋宜风忽然变了语气,忍不住出声提醒。刚才在外头的时候,她便已经感觉到宋宜风的情绪不对,这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现在在场的还有贺天齐,他竟然都不分场合暴露自己的情绪了,卡罗琳既担心,又觉得心里很难受。

        因着卡罗琳这一声提醒,宋宜风猛然惊醒,随之脸色更是一沉。他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人险些失态,这令他十分气恼。只是他是一个极会隐藏自己的人,很快神色便恢复如常,脸上又挂上了那虚伪的笑容。

        “抱歉,我这人有点记仇,不过苏小姐请放心,既然大家现在在同一条船上,你的安危我自然会保证。不过陈先生的话……”宋宜风以玩笑地语气揭过刚才的失态,随后以一种很难办的表情看了看陈西和贺天齐两人。

        苏维眉头一皱:“小西怎么了?你们想拿他做什么?”

        她心中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她昏迷不醒的时间里,他们是否已经对陈西做了什么?她老早就有一种感觉,宋宜风一开始找上她,真正的目标是陈西,现在就算证实的确有那份资料的存在,但不代表宋宜风对陈西就没打主意。

        他都说了陈西和别的变异人不同,而且他还是这么久以来活得最久的变异人,就算她找不到她父亲留下来的资料,只要他们拿了陈西去做研究,迟早也能研究个什么东西出来。

        苏维立马将陈西拉到身后:“你们想对他做什么!”

        宋宜风看着即将发怒的苏维,果断将烫手山芋扔给了贺天齐:“这事儿,还是贺队长来说吧。”

        一直在一旁观察众人并旁听的贺天齐,陡然被点名,脸上是一片愕然。他惊讶地看着宋宜风,显然没料到这人比他想得还要阴险!这种摆明会得罪人家姑娘的事,就由他来解释?

        贺天齐比在场的人年级都要大,这么多年的警队生涯也让他磨练了一种老练淡定的气质,可现在他却忍不住像小青年一般,狠狠瞪了宋宜风一眼。

        宋宜风接收到他的眼神,一点心虚都无,还抬了抬手,示意他向苏维做下说明。

        眼看着苏维眼中怒火中烧,马上就要发作的样子,贺天齐没有办法,开口道:“苏小姐,是这样的,昨晚的那两人你也知道有多厉害。虽然他们的生命有限,但以近来大量失踪的人口来看,宋白海制造的变异人还有很多,宋先生虽然提供给了我们他设计的武器,可是那武器并不是普通人能驾驭的,哪怕是我们受过专业训练,用过一次,手都好几个月才能恢复原来的机能,一不小心还可能废了。眼下,能够对抗那群人的,也只有陈西了,所以昨天我便向陈西先生发出了邀请,请他加入我们特殊事件调查科,我会负责训练他的体能,宋先生这边会提供技术支持,让陈西成为我们的王牌……”

        “王牌个屁!别以为用这种冠冕堂皇的词就能掩盖你们的目的,你们根本是拿他当武器!”贺天齐还没说完,苏维实在忍不住,粗暴地打断了。

        她想到了昨夜陈西倒在她面前的一幕,他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那是为了救她留下的痕迹,她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点点失去生气,可她什么都做不了。

        一想到以后他每天可能都会遭受到这样的危险,她便完全没有办法冷静。

        苏维的问责令贺天齐很头疼,平时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给人做思想工作了。贺天齐在做刑警的时候交往过一个女友,在得知他要加入特警队时,也是像苏维这般闹腾,甚至比她还要激动,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最终只好分手。

        但劝不进去也得劝,现在宋白海闹出这么大动静,死了那么多人,又失踪了那么多人,局长每天如坐针毡,调查科的同事们这阵子也很好受。

        “苏小姐,我们……”贺天齐正斟酌着用词,打算再劝劝苏维,却看见陈西抬手对他做了一个制止地动作。

        贺天齐将剩余的话吞了下去,看着陈西从苏维身后走过来,绕到她的面前,对她说:“小维,不要怪贺队长了,是我自愿的。”

        苏维愣住了,她以为是宋宜风这个阴险的家伙胁迫的,却没想到陈西居然是自愿,她急切地抓着他的手臂,“可是,为什么?”

        陈西深吸了一口气,安抚式地拍了拍苏维的手,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你担心的也是我所担心的,昨晚的事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他再也不愿眼睁睁看着苏维受人胁迫而自己无力拯救,所以,虽然明知道宋宜风和贺天齐是在利用他,但是他也心甘情愿的答应了。只要能让他变得强大,让他能够护她周全,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不会犹豫。

        “你……”苏维还想说什么,但是陈西却没有给她机会再说下去,他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苏维的嘴唇上,轻声说了一句,“相信我。”

        随后他转身看向宋宜风语贺天齐:“宋先生,贺队长,你们放心,我既然答应会配合你们就一定会做到。安危也无须为我操心,我比任何人都明白这其中的危险性。但是,也请你们做到你们所承诺的,保证好小维的安全,如果她有什么意外……”

        陈西琥珀色的眼眸闪过一道寒光,令他原本柔和的面容多了三分冬月的冰冷:“任何伤害她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你放心,苏小姐的安危,我们特殊事件调查科会负责到底,我以性命担保。”听到陈西再次允诺,贺天齐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挺欣赏陈西的这份担当,主动将保护苏维的任务揽了下来。当然,这么做的原因,也是出于对宋宜风的提防。

        到底,还是不能完全信任他。

        事已至此,就算苏维再反对也无力改变定局,她有些不安地看着陈西的背影,忽然感觉到宋宜风在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

        她回看过去,只看到宋宜风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可那笑容却是不达眼底的。

        他说:“那么,苏小姐,陈先生,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