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又来一个

第八十二章 又来一个

        宋宜风的效率很快,苏维想要的资料,没过几天他就送到了她的面前。

        “这是以前存档的实验室工作人员名单,不过并不完整,你看看有没有你想要的人。另外,你说的那个女人……”宋宜风将旁边的椅子拉了过来,坐在苏维的旁边,发现苏维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电子荧幕前,便没再说下去。

        苏维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上的资料,一个个头像滑过,有些是她见过的,她父亲从前在研究所的同事,但大部分都是陌生人。

        忽然她的手指在一个女人的头像前停下了。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气质清冷,五官明艳,苏维总觉得有点似曾相识,但又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

        她并非是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为了区别她的身份,她的头像边框颜色都和其他人不一致。

        资料显示她叫白然,和她的父亲在一个研究所里共事过,甚至连大学都是同一所。苏维指着白然的头像,转头问宋宜风:“她是谁?为什么要特别标注出来?”

        宋宜风盯着荧幕前白然的头像,眼中闪过一丝怀念,随后说道:“她是我母亲,虽然不是这个实验的工作人员,但是却是发起者之一。”

        苏维震惊了一下:“你母亲?她是你妈?”

        宋宜风点头:“刚才就打算跟你说的,你想查的,和你父亲关系匪浅的女人,大概就是她了。”

        苏维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去,点开白然的全部资料。

        这份资料做得很出乎苏维的意料,包括白然并非宋居安原配的事都写进去了,这相当于宋宜风变相承认自己是私生子。

        就算是客观,这也客观得太可怕了。

        如果宋宜风的母亲和她爸真有什么,这关系可真就复杂了。脑子里什么东西叮了一下,苏维忽然明白一件事,宋宜风一早就知道她是苏洪山的女儿,那么也知道她父亲和他母亲的关系。这人一早就盯上了自己,除了那份不知道在哪的试剂资料,剩下的就是报复了吧?

        苏维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她现在戳破了他们之间这层关系,宋宜风会不会恼羞成怒现在就杀了她。

        宋宜风似乎看出了苏维在想什么,忽然抬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别乱想了,我母亲和你父亲是纯粹的朋友,没有不正当的关系。”

        苏维的注意力都在白然这个女人身上,压根没有意识到宋宜风这个动作其实是有些亲昵的。她心想,难道不是?可是宋宜风刚才分明说过他妈妈就是她要查的人吧?

        “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和我妈妈都误会我爸了?”

        宋宜风点头:“应该是。”

        他在苏维地注视下,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也给苏维倒了一杯,放在了苏维的面前。苏维没有喝,只是催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宜风喝了一口水,像是故意吊着苏维一般,直到苏维耐心快要耗尽,他才露出一抹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继续说:“当年你父亲被研究院解雇之后,是我母亲向我父亲建议考虑一下资助你父亲做这项实验的,她和你父亲是多年好友,对你父亲的实力坚信不疑,于是我父亲考察之后答应了她的请求。不过讽刺的是,这个实验一开始的目的并不是制造什么变异人,而是真的像当初对外说的那样,是为了做抗癌研究。我母亲也是因为这一点,才去找我父亲的,但是没想到后来一切都与她的意愿背道而驰了。”

        “我母亲和你父亲从头到尾都是清白的,所以你父母离婚的事情应该与她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我也查了,你父亲之前并没有和其他女人有过密的接触,所以我姑且可以推测为,你父母之间也许是有误会。”宋宜风一边说,一边留意着苏维的表情,判断着她是否相信自己。

        苏维没有注意到宋宜风的眼神,她整理着自己的思路,发现了一个问题。

        如果宋宜风说的是真的,白然就是她父母之间的那个人,那么陈西呢?陈西所说的那个阿姨又是谁?

        苏维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团乱麻。

        可尽管混乱,她还没忘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她抬起头问道:“梁启正你认不认识?他和我父亲曾经是研究所的同事,也是大学同学,既然你母亲和我父亲也是同学,他们三个应当认识才对。”

        苏维问宋宜风要实验室的人员名单,就是想确认梁启正是否在里面,如果他也曾是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之一,那么他就有可能是陈西晕过去之前见到的那个神秘人。因为普通人不可能对注射试剂这么熟练,只有相关的研究人员才懂如何操作。可是梁启正居然没有在这份名单里。

        苏维认真盯着宋宜风的眼睛,等待着宋宜风的回答。

        宋宜风任由苏维探寻着,面不改色地回答:“认识,不过没有接触过。”

        仿佛知道苏维不信自己似的,他补充:“我的身份你也知道,我父亲的妻子容不下我,我母亲是瞒着我父亲生下我的,她为了保护我,从小就将我交给佣人阿姨照看,隔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来看我。说起来不怕你笑话,关于她的人际关系,我都是通过唐纳德和卡罗琳的调查才清楚的。”

        宋宜风说完,嘴角苦涩地弯了弯,纵使苏维不断告诫自己,这人善于伪装不要轻易相信,可是看到他这副表情,却还是忍不住觉得抱歉。

        私生子的身份应该是他很忌讳的话题吧,苏维将心比心了一下,放弃追问梁启正的事了:“算了算了,我就随口问问,你别勉强自己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

        苏维摆了摆手,继续翻阅电脑上的资料。梁启正有没有参与实验这件事,看来还是得另查了。

        “小哥哥,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算啦,算啦,我们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我跟你说些好玩的事吧。”

        明明只是一句普通的安慰的话,却叫宋宜风的脑袋里响起了来自遥远回忆的一个声音。他定定地看着苏维的侧脸,有些出神。

        “这资料太多了,方不方便我拷贝过去看?你处在这个位置上,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做吧?我就不在这耽误你了。”苏维是在宋宜风的办公室里看这些资料的,一开始讨论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宋宜风安静了下来,而且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又冒出来了。

        听到苏维的声音,宋宜风找回自己的神识,他抬手看了看表,待会儿的确有事,便也没有为难苏维,点头道:“可以,请自便。”

        他说完,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前往洗漱间。

        他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刚才你在想什么?不要被所谓的回忆欺骗了,记住你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对着镜子里的倒影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后从旁边的抽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将脸上的水擦干净,恢复了一贯的假面走了出去。

        在宋宜风去洗手间的档口,苏维将资料拷贝到了u盘当中。

        宋宜风一回来,她便告退。

        宋宜风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桌上一份文件打开,准备做事。

        苏维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听到宋宜风说:“苏维,你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其实是见过的。”

        在听到“苏维”两个字的时候,苏维就已经在心中开始吐槽这位总裁真是每次都不让人好好“撤退”了,但是听完后面的话,她吐槽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什么?”苏维回头,满脸不可思议。

        又来一个小时候见过的人?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