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冲动是魔鬼

第八十五章 冲动是魔鬼

        与其乐融融的谢大夫医馆院子相比,宋家主宅就显得气氛凝重多了。

        偌大的餐桌前就坐了四个人,大大小小的碗碟从长桌桌头摆到卓尾,比起苏维他们的那顿年夜饭只会多不会少,可是餐桌前的四人似乎没有什么胃口,大多菜都没有动。

        自从上次在集团不欢而散,宋白海就越来越懒得在宋居安面前装听话装孝顺了。潘亚琴仗着儿子的气焰,对宋居安的态度也越来越随意,年前她索性搬离了宋家主宅,直接出去跟儿子住了,原本这顿年夜饭都不打算来吃的,但是宋白海说要来,她也就跟过来了。

        席间,谁都没有说话,大约是彼此都明白,一开口可能连这片刻的和平都维持不了。于是简单吃过饭后,宋居安便借口累了,先回了房。

        宋居安一走,潘亚琴和宋白海也没多留,一前一后起身离开。

        不过令宋宜风意外的是,在离开前,宋白海居然对他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只不过这句祝福,听起来不是那么让人愉快,仿佛宋白海在前方准备了什么“大礼”给他一般。

        宋宜风独自坐在餐桌前,将最后一口汤喝完,随后擦干净嘴巴,拿出手机给唐纳德打了一个电话:“最近的进展如何?”

        那边传来唐纳德的声音:“伊万那边研发的新试剂已经顺利到了他手上。”

        “是吗,难怪宋白海今日如此得意,看来很快他又要有新动作了。”宋宜风了然,交待唐纳德,“继续盯紧宋白海,有什么动向第一时间报告给我。”

        唐纳德说了一声“是”,正准备挂掉电话,宋宜风的声音再次传来:“她……那边,现在怎么样。”

        唐纳德一时没反应过来宋宜风问的是谁,下意识地反问:“谁?”

        宋宜风那边久久没有回复,唐纳德一拍脑袋,他糊涂了不是,还能有谁?忙回答:“苏小姐现在和陈先生还有贺队长在一家名叫谢大夫医馆的地方吃年夜饭,这个点,估计已经吃完了。”

        “行了,我知道了。”宋宜风没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从宋家出来,宋宜风原本打算回住处的,可是走到一半,他忽然又调出导航,掉转车头往谢大夫医馆的方向驶去。

        谢大夫医馆院子里,程璐去而复返,还带了家里佣人做好的一些消夜和一些换洗衣服,交给了贺天齐。

        贺天齐便带着这些东西与下属小三儿一起回调查科和兄弟们交班去了。

        程璐任务达成,打算回去。苏维和陈西经陈伯和谢大夫的邀请,已经决定留下守岁,连时歌是个怕寂寞的,也缠着要留下,因此苏维便邀请程璐也一起留下。

        程璐却拒绝了苏维的好意。

        连时歌在一旁劝:“你一个人回那空荡荡的家有什么意思嘛,不如留下来,人多热闹多好玩。”

        连时歌说完,陈东便捂着嘴偷笑,连时歌瞪了他一眼,陈东才收敛。

        程璐看着连时歌和陈东,不知道两人在笑什么,但她还是谢绝了:“往年我从来没有在外守过岁,都是在家陪着爸爸妈妈过的,今天任性地出来吃饭已经很不孝了,所以,我想回去陪陪他们。”

        程璐说完,失落地笑了笑。

        她这么说,连时歌也不好再留,苏维叮嘱了几句让程璐开车小心,程璐便转身走了。

        陈伯和谢大夫在内堂里看春节联欢晚会,院内就只剩下苏维、陈西、连时歌和陈东四个,他们在谢大夫的药炉里生了一堆炭火,一边烤火一边等待着零点到来。

        连时歌和陈东似乎完全没有年龄差,两人凑一块就是活脱脱的一场相声表演,逗得苏维和陈西忍不住哈哈大笑,时间也在这笑声中变得特别快。

        时间很快便接近了零点,消停了一下的烟花声此时又开始密集起来,正欣赏着烟花,苏维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摸出来一看,竟然是宋宜风。

        “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拜年么?”苏维嘀咕了一句,按下接听键。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宋宜风的声音:“我现在在谢大夫医馆外面。”

        苏维“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哎?”

        陈西拧着眉毛也站了起来,他虽然没看苏维的手机,但是凭着对气味的敏感,他已经知道宋宜风此时就在谢大夫医馆的外面。

        连时歌和陈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脸懵逼,直到苏维和陈西先后出去再回来,然后身后还跟了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他们才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这是情敌?”

        连时歌是认识宋宜风的,也知道宋宜风和宋白海之前为了争得广大建设的支持,双双追求程璐的这件事。

        说实在的,当时媒体写得好像很风光,什么豪门公子为当红明星争风吃醋之类的,但明眼人都知道这里面只有利益根本没有真心。连时歌虽然不喜欢程璐,但是程璐好歹是真心喜欢过他的,所以他不想消费她,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连时歌有点瞧不起他。

        程璐的父母才过世多久,他消费完了她,转眼便缠上了苏维。

        宋宜风淡淡地对连时歌和陈东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论实力,连时歌是杠不过宋宜风的,毕竟人家财大气粗,但他可以选择无视,于是拉着陈东一起偏过头,当没看见。

        陈东小声问他:“大明星,他是谁啊?”

        连时歌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未来集团的二公子,且很有可能是未来集团的继承人。”

        徐市的人基本没有人不知道未来集团大名的,陈东惊讶地捂住嘴,没想到今天还真是开了眼界,不但见了明星,还见了这么有名的土豪。

        连时歌对陈东的大惊小怪的表情很不满意,他不想待在这里看着宋宜风这张阴嗖嗖的脸,于是扯着陈东进了内堂,和陈伯还有谢大夫一起去看春晚了。

        于是,药炉房里便只剩下三人。

        苏维觉得有些尴尬,她方才接到的电话的时候还觉得宋宜风在开玩笑,可真看到人在外头又觉得压力山大。本来以为说句“新年快乐”就能打发走了,毕竟他这种贵公子哥肯定不愿意在这种破地方久待,可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往里面走,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给苏维。

        陈西本来想拦住他,可是因为今天陈伯,小东还有谢叔叔都在,他不想惊动了他们,便作罢了。只能紧紧盯着宋宜风,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宋宜风进了药炉房,看到连时歌和陈东腾出了位子,也不等苏维招呼便直接坐下了。

        火盆里的火烧得正旺,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么原始的方式取暖了,心里竟然难得升起一丝亲切感。他伸出手来烤了一会儿,烤暖和了,才发现苏维和陈西都还站着,没有坐下。

        “你们怎么了,坐啊?”宋宜风似乎完全没感觉到尴尬,还问苏维,“请问有水喝吗?我有点渴。”

        苏维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陈西,陈西冲她点点头,她便回了一句:“你等等。”接着便转身向内堂去泡茶了。

        药炉里便只剩下陈西和宋宜风。

        这还是两人头一次面对面,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

        陈西站了一会儿,还是坐下来了。见火炉里的炭火烧得差不多了,他拿起一旁的铲子又添了一些炭进去,新炭烧得噼里啪啦响,有一枚不知是不是受了潮,冒出大量的青烟,一时之间熏得整个药炉都是。

        “咳咳咳。”宋宜风忍不住被呛得咳嗽起来。

        陈西的嗅觉比宋宜风敏感,早在烟雾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憋气,待烟散了一些他才恢复呼吸,顺便嘲讽了一把宋宜风:“宋先生,我们这里比较简陋,不适合你久待。”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赶人。

        可是宋宜风脸皮厚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他揉了揉快被熏出眼泪的眼睛,说道:“相信我,我的适应能力不会比你差,毕竟小时候也没少吃苦的,你说对吗?”

        说到最后,他睁着被熏红的眼睛看着陈西,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一瞬间,陈西脑子里像过了电一般,闪过一些碎片化的画面。

        两个男孩,一个坐在凳子上吃冰激凌,而一个被大人牵着,远远地看着另一个。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他说对吗?陈西觉得宋宜风话中有话,但是宋宜风却并没有接着回答他。

        此时苏维端了一杯水出来,她走到药炉房里,将水杯递给宋宜风。

        宋宜风接过水杯,说了一声谢谢,也没有嫌弃谢大夫家的杯子陈旧,直接送到嘴边咕噜咕噜几口喝了,仿佛是在应征刚才自己说的“适应能力”似的。

        喝完,他还冲陈西挑衅地挑了挑眉。

        “幼稚。”陈西吐出两个字,脸色很臭。

        苏维眼看着两人之间的气氛挺剑拔弩张的,坐下来小声问他,刚才他们在聊什么。

        陈西还没说话,宋宜风却比他先开口:“没说什么,我不过是询问一下陈西先生最近的训练如何,你别这么紧张。”

        宋宜风已经不再“苏小姐,苏小姐”这么的叫苏维了,要么称“你”,要么直接称名字,从称呼上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陈西没有错过这种语气,他忍了忍,没说话。

        可是接下来宋宜风的一个动作,彻底惹怒了他。

        不知道哪里飞来一块烟花爆破之后的纸片,恰好落在了苏维的头发上,宋宜风看见了,伸手便替苏维取了下来,还将苏维垂下来的一缕发丝给拨弄了上去。

        陈西看在眼里,“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苏维都吓了一跳。

        苏维拉住陈西的胳膊,有些无奈地劝道:“小西,冲动是魔鬼,你要冷静。”

        陈西低头看她:“放心,我很冷静。”

        放心个鬼啦,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像冷静了?苏维小声嘟囔着,她刚说完,陈西便挣脱了苏维的手。

        他走到院子中央,捡起放置在大树下的平时用来压药材的砖头又返回。

        “宋先生不是想知道我最近的训练情况吗?那么你看好了。”陈西一边说着,一边生生用手掰断了捡起来的砖头。

        碎屑“沙沙”地掉落在地,陈西面无表情地继续说:“或者,宋先生有兴趣的话,可以亲自来检验一下,我会注意让着你的。不过,我最近力气越练越大,有时候难免会控制不好力道,先提前声明一下。”

        陈西说着,便开始活动筋骨,他的手指和胳膊都被自己掰得“咯嘣”响,一副做好准备的表情。

        “小西,你别乱来。”苏维知道陈西是认真的,忙拦住他,陈伯他们现在还内堂里面,而且宋宜风绝对不是陈西对手,这个时候要是弄出什么伤痛来,那才真是麻烦。

        陈西却没有动,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宋宜风终于起身,不过他不是真要应战,而是打算走。

        “罢了,陈西先生的训练既然效果显著,那么我也就放心了。我今天来,其实主要还是提醒你们一声,这几天多注意安全,我大哥他似乎想准备给我一份新年大礼,可能他会有什么动作。虽然我想劝你们先来我这避一避,但是想想,可能我那儿也不是个安全的地儿,总之,贺队长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了,你们小心。”

        宋宜风说完,便径直往医馆的门外走去。

        出于礼貌,苏维想送一送他,可是手却被陈西十指相扣紧紧扣住。

        苏维很是无可奈何:“小西,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陈西却说:“我去送,你就待在这,等我回来一起倒计时。”

        苏维才不放心他去送,刚才他那副想把宋宜风灭了的样子,万一出去真打起来了怎么办?陈西猜透了她的心思,再三保证道:“放心,我不会揍他的。”他只是有件事还想问问宋宜风。

        说完,他松开苏维,跟着宋宜风的身影一起出去了。

        陈西回来的时候,时钟刚好走过23点59分钟,还有一分钟便是全新的一年了。连时歌和陈东专门从内堂里跑了出来,和苏维还有陈西一起倒数。

        当时钟终于走到零点的时候,天空中一瞬间炸开许许多多绚烂的礼花。

        街上的人们、家里的人们,都喜气洋洋地互相说着:“新年好!”

        整个城市都弥漫着一股喜气洋洋的气氛。

        此时,苏维的手机“叮”“叮”“叮”地响了起来,基本都是祝福的消息,小涵的、阿超的、秋月姐的,每一个人都祝福她新年能有新气象。

        然而在那一堆祝福当中,夹杂了一条令她顿时感到有些心慌的消息。

        消息来自于她的母亲,不是祝福,而是没有头没有尾的一个字: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