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变异男友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真相大白

第九十六章 真相大白

        苏维从医院出院,已经是五天以后。

        她其实并未受很严重的伤,只是因为失血有点多加上身体疲劳所以差点休克,好在就医及时,加上她的造血功能似乎比一般人要强得多,所以第二天就苏醒了。

        不过谢大夫喝陈伯都要求她多住几天,就怕有个什么。

        苏维觉得没有必要,而且还有一些事没处理清楚,她不想待在医院浪费时间,但奈何两位老人严肃起来十分可怕,陈西也和他们站在一边,于是她便活活在医院躺了五天。

        躺的这三天期间,贺天齐和调查科的人来看过她,并且带了一个消息:宋白海在交待完自己所做的所有事之后,不想承受牢狱之灾,自杀了。

        贺天齐对此是有所怀疑的,因为宋宜风当天见了宋白海,虽然两人的对话之间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就在宋宜风走后不久,宋白海就选择了自我了断,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因为有了宋白海的教训,梁启正那边贺天齐已经加大了看管力度,就怕他也出什么事,贺天齐还指望能从他那里得到关于宋宜风也全程参与了变异人实验的证据。

        另外,码头大战那天逃走的变异人,贺天齐本想通过他们身上佩戴的惩罚环来追寻他们的踪迹,可是没想到那些惩罚环的信号都断了。贺天齐怀疑有人吸收了他们,而吸收了他们人,除了宋宜风不作第二人想。

        贺天齐没有在医院多待便离开了,这几天他一直在查宋宜风的动向,因为如果宋宜风也真在做什么变异人实验必定会有一个基地,贺天齐想找的就是这个实验基地的具体位置。

        苏维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梁启正,因为就在码头大战的当天,陈西已经认出了梁启正就是当初将他绑在实验台上,给他注射了试剂的人。

        贺天齐替苏维做了安排,但是也提醒了她:“我们审了他许多天,他都始终没有透露什么,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同时也不要刺激他。”

        苏维点头:“我明白。”

        这几天她将所有的事情串在一起,也对事情的始末有了大致的猜测,来见梁启正不过是求证一些细节而已,梁启正就算不回答,她也知道父亲的死多半是他做的。

        梁启正看到苏维和陈西的时候,并没有惊讶,他也猜到她们是为了什么而来,一直没对调查科开口的他,忽然松口了:“想问什么,就问吧。”

        苏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太激动之后才问道:“我想知道,我爸爸是不是你杀的。”

        梁启正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苏洪山、梁启正和白然是大学同学,苏洪山和梁启正是研究生物科技的,白然学的是计算机。当时毕业之后,苏洪山和白然都选择继续留在学校深造,梁启正却想出国,他为了出国做了许多准备,可是却未能申请到目标大学的奖学金。

        梁启正家境并不太好,自费过去根本不太可能,加上他的父亲又突发脑溢血,需要一大笔钱治疗,他的出国梦几乎已经碎掉。此时一个喜欢他多年的富家千金却跟他说,只要他愿意和她结婚,无论是他父亲的医疗费还是他出国学习的费用,她都可以承担。

        一边是初恋女友白然,一边是父亲和前途,梁启正自然选择了后者。

        于是他和白然分了手,接着便和富家千金订了婚,之后去了美国。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的奇怪,我去了美国之后没多久,我的未婚妻家里就破产了,她的父亲欠了许多钱,别说给我父亲治疗了,她承诺我的学费再也给不出来,所以我只好跟她分手。”说到这里,梁启正看了一眼苏维的表情,自嘲地笑了一声,“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无所谓,既然说出来了我也不怕你们瞧不起。你们不知道我为了能深造付出过多少时间和精力,你们根本就体会不了当时我绝望的心情。”

        梁启正为了完成学业,在美国过得极其辛苦,他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模样再回去,可是事与愿违,他求胜心切,闹出了抄袭论文的丑闻,最后不得不灰溜溜回国。

        回国以后,他凭着自己的文凭和利用国内外信息不对称的优势,重回k大任教。起初梁启正还动过要追回白然的念头,直到他发现白然原来是宋居安的情妇还有了孩子以后,他便彻底死了心。因为未来集团在徐市势力庞大,根本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后来得知白然的孩子是苏洪山劝说着留下来的,梁启正更是将所有怨气都撒在了苏洪山身上,也就是苏维小时候撞见的那一次。

        和苏洪山决裂以后,梁启正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跟苏洪山还有白然联系,直到后来苏洪山发现了宏因子,而白然又促成了未来集团投资苏洪山的实验,于是苏洪山便找到了梁启正一起参与。

        然而梁启正却拒绝了苏洪山的邀请。他表面上是觉得苏洪山的这个发现不成立,实际上却只是嫉妒苏洪山一路走来这么顺利。

        他什么都有了,有白然的友谊,有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有自己的事业,还能获得一整个集团的投资成为名人。每一点,都是他梁启正没有的。

        梁启正不想活在苏洪山这样的阴影下,所以他刻意将自己埋首于学术当中,可是他又常常忍不住去关注苏洪山的实验,甚至还自己偷偷做研究。几年后,他听到苏洪山被未来集团撤资的消息,第一时间赶去慰问了苏洪山。

        并不是什么患难见真情,而只是想站在高处同情自己曾经嫉妒的好朋友而已。

        白然已经去世了,苏洪山也已经离了婚,而他的事业也遭遇了滑铁卢。梁启正以为,至此为止,他们算是又站在了同样的起点,但想不到的是,未来集团竟然在这个时候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宋居安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他也在进行这项实验的消息,承诺他如果加入,若是实验成功了,那么以后这项实验挂的都会是他的名,不会有苏洪山半个字。

        梁启正虽然讨厌宋居安,可是这个诱惑对他来说不可谓不大,金钱,名气,成就感,所有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极度渴望的,所以他没有考虑多久就答应了。但是他对自己自视太高,苏洪山忙活了这么多年都没能成功的东西,他才尝试了几个月就有点受不了失败的打击。

        这个时候偏偏苏洪山来找他借钱,他才知道原来苏洪山并没有放弃实验,并且已经有了全新的突破。苏洪山说得信心满满,梁启正便动了心思,他不仅将自己的积蓄都借给了苏洪山,还主动提出要帮助苏洪山。

        试剂最终研发了出来,可是他们却没有实验对象,梁启正知道苏洪山有收养一个孩子,便提出拿他来做实验,可是最后苏洪山还是没有下得了手。

        最终,苏洪山还是找来了一个实验对象,那是一个濒临死亡的癌症患者,苏洪山给了他家人一笔钱,并给了癌症患者一个希望,所以患者自愿接受实验,可是没想到,实验最终还是失败了。

        “实验失败后,你父亲他很接受不了。那一日他没有吃午饭,就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关了两三个钟头。我怎么劝他都没用,就先离开了,后来我再去叫他,他已经不在房间里。我本想在他的电脑里将我们最后做成的试剂资料复制出来,结果却发现你父亲已经将资料都销毁了。”梁启正说到这里,向看守的警官要了一杯水,喝完之后,才继续回忆。

        虽说是和苏洪山一起研发试剂,可是真正主导的还是苏洪山,梁启正能接触的部分不多,苏洪山对于整个试剂的制作过程的记录又没有全部给梁启正看。所以就算凭记忆,梁启正也没办法复制出来。

        “当时新版本的试剂还有一份,我们原本还有另外一个实验方案,可是你父亲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下去的斗志,而小风,”梁启正看了一眼陈西,“是现成的,可以再做一次的测试对象。”

        所以,当晚梁启正在陈西的饭菜里放了一些安眠药,趁他睡得很死的时候,他将他绑在了实验台上。

        之前因为实验对象是个癌症患者,因为担心他身体承受不了所以才分阶段做的,而他们一开始的配比方案的剂量其实比分阶段的要猛。

        因为梁启正觉得巨大的刺激能够在短时间内最大限度的激活宏因子的作用,他将最后一支试剂全部打入了陈西的体内,可是他还没有将另外一部分加速试剂注入,苏洪山便返回了。

        他看到陈西躺在实验台上,和梁启正争执着来到了外面。

        梁启正想说服苏洪山进行最后一次实验,苏洪山却因为最终没能守护好陈西而自责不已。

        “为了这个实验,他的情绪早就已经很不稳定,甚至有些失常,那一日他的精神状态便极其不好,还对我说已经写好了遗书打算去死。”

        “所以那时候你就动了杀机?”苏维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

        梁启正点了点头说:“是,我是动了杀机,但是我知道现在杀了他没有用,我拿不到新试剂的资料,回去未来集团也不会待见我,所以我不能让他死,我得先拿到那份资料。”

        为了稳定苏洪山的情绪,梁启正说他们可以不继续拿陈西做实验,可是为了救他,他们也得继续研究下去,苏洪山觉得梁启正说得有道理,当日便打算回去将留在书房里的u盘拿回来。

        梁启正担心苏洪山情绪反复,便跟着一起去了,结果没有想到苏洪山的情绪真的反复了,船还没行驶多久,苏洪山便觉得梁启正在骗他。他们再次发生了争执,而这一次,梁启正错手将苏洪山推进了海里。

        再后来,梁启正便返回围屿,将所有能找的资料都带走回到了未来集团,继续在此基础上进行变异人实验。原本实验进展一直都没什么成效,直到今年,梁启正意外发现有些测试者会进入假死的状态,才明白也许他和苏洪山制造的新版试剂并非是失败的。于是他用尽各种方法来寻找当年有可能活下来的测试者。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陷入了宋宜风和宋白海两兄弟争取未来集团控制权的斗争当中,他原本是想帮宋宜风的,因为至少他是白然的孩子,可是他渐渐意识到,宋宜风更是宋居安的孩子。

        他们兄弟俩都拿他的命来威胁他,可是他已经受够了被人威胁的滋味了。他只要创造出一个完美的变异人并将他控制在自己手中,那么他就会扭转所有局面,所有人都不会再是他的威胁,而他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可惜,最终他还是失败了。

        “事情就是这样。”或许是回忆整个过程太耗力气,梁启正说完后,忽然觉得有些精疲力竭。

        苏维坐在他的对面,久久没有说话。

        她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可是却没有半点真相大白的轻松。

        “还有最后一件事,我想求证。我的血液为什么能够救活他?”苏维看了一眼陈西,视线再次回到梁启正身上。

        这依然是她的一个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