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风云激荡90年代在线阅读 - 第193章 别伤害感情

第193章 别伤害感情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顺利和小钰姐汇合,夏晨笑嘻嘻的,“萧总可以啊,这是提前听到信儿了。”

        “那是,有人跟斌总说,就有人跟我说,你当我没眼线呢。”小钰姐骄傲上了。

        几人走到个背人的地儿,夏晨忙不迭问道:“打听到什么了?”

        “老板戒备心还挺重,开始死活不说,后来见我不打算买了才露了点儿消息出来,说这vcd是通县一家黑作坊弄出来的,那家黑作坊的具体位置在哪儿他也说不上来,不过他说,如果机器出了问题,一个叫马五的会过来收货,拿回去修理后再返还。”

        擦!

        配套还挺齐全,连售后都配齐了。

        小钰姐这番话透露出来的内容有点多。

        “走吧,回公司,我得琢磨一下。”夏晨说道:“行长你接一下雪凝姐。”

        何正斌把赵雪凝抱着的vcd接过来,冲她笑笑,赵雪凝没搭理这厮。

        几人出了中关村,上车后夏晨给王镇海打了个电话,问他认不认识一个叫马五的。

        王镇海想了片刻后说道:“没听说过,我打听一下。”

        “老夏你说,会不会是咱们内部出了奸细?”何正斌又开脑洞。

        “不会,砸自个儿饭碗子的事儿,只要不傻没人肯干。”夏晨明白行长的意思,他是担心内部有人把机器核心技术泄露出去了。

        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这么说呢?

        原因很简单,还是那句话,vcd技术的科技含量太低了,多少懂点技术的人,一眼就能看穿。

        这也是后世vcd烂大街的主要原因。

        何正斌点点头,“我觉得有必要跑一趟通县了。”

        通县啊。

        通县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那里有个军事基地,任课老师是美国来的五星上将詹姆斯下士,培养出很多杰出的反恐人才,首推郭大爷。

        夏晨思维发散,很快又转了回来。

        要去一趟吗?

        “不着急,先找到马五再说。”夏晨揉着眉心作出决定。

        “那老板肯定跟马五熟得很,要我说,把他抓过来打一顿,还怕他不交代马五的行踪吗?”六郎还是坚持己见。

        夏晨再次揉揉眉心,他不想搭理六郎了。

        小钰姐这会儿若有所思道:“六郎说得倒也没错,打一顿不至于,吓唬一下就能成。”

        六郎笑着点头,憨憨的样子。

        夏晨从副驾驶上转过头来,带点儿惊讶看着小钰姐,“我是真没想到,你也认同六郎的观点。”

        “这个办法最迅速最简便,要不然咱们就只能守株待兔了……”说到这里,小钰姐笑了,“也不用守株待兔,咱们不是买了一台机器嘛,回去后把它弄坏了,然后过来找老板退货,我就不信老板能给退,到时候还怕见不到马五吗?”

        这就有点儿钓鱼执法的味道了。

        夏晨乐了,冲小钰姐竖起大拇哥,说道:“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办了。”

        正说着,大哥大响了起来,王镇海打来的,夏晨接通。

        王镇海说道:“晨子,我打听了一圈,就没人认识那个叫马五的,他不是城里人吧?”

        “我莽撞了大哥,他应该是通县那边的。”

        “郊县的啊,我说呢,怎么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

        通县这会儿还没划区,又远又穷,四九城的老人儿压根儿就不认可它是京城的属地,你要是说自个儿是通县的,老人儿们就会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打量你。

        就跟你是从廊坊来的差不多一个意思。

        “行了,这事儿您甭操心了,我这边想了个办法能把人给钓出来。”

        王镇海一听就来劲了,“别啊晨子,这么好玩儿的事情你怎么能撇下大哥自个儿玩儿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夏晨:“……那个字念乐,音乐的乐。”

        “甭管他念啥,你在哪儿呢?我过去找你。”

        “我回公司,你过来吧。”说完,他挂断电话,对大家说道:“老大非要掺和一脚。”

        “也好,老大在社会上混久了,他在,说不定还能产生个意想不到的效果。”小钰姐这会儿特女强人。

        夏晨的目光都迷离了。

        回到公司不久,王镇海就到了。

        王老大现在特有派,跟着夏总干了小一年,光游戏厅和录像厅的收益,就有小十万块。

        他都注重起仪表来了,穿一件藏青色的长款羊绒大衣,脚蹬三接头大皮鞋,梳油头,手里拿着大哥大,腰里别着bb机,胳肢窝底下还夹个包,一副乡镇企业家的豪横做派。

        一进门他就问道:“我听说市面上有影碟机的仿冒品了?”

        指着刚拆开的影碟机,夏晨嗯了一声,“这不,钰姐买回来一台,大哥你猜多少钱?”

        王镇海把手里的零碎放下,一只手就把影碟机抓了起来,瞧了眼,说:“挺粗糙啊,做工不行,也就……3000?”

        夏晨乐了,“1800。”

        “操!”把影碟机放下,王镇海愤懑道:“就是那什么马五鼓捣出来的?”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他肯定脱不开干系。”

        “娘的,造假都造到咱头上来了,好胆子!这还有啥说的,干他就完了!”

        旁边的杨六郎跃跃欲试、血脉贲张,江湖啊,我远去的江湖它又回来啦。

        夏晨快哭了,这群不服从教化的野生土匪啊,都是屡教不改的主儿。

        一个六郎就够糟心的了,现在又来了个土匪头子本头……

        夏晨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我立志要高大上的,要给伟大的先知们争口气的,怎么它就那么难呐?

        但是又一想,算了,气氛都烘到这儿了,再横扒拉竖挡的,不让老大他们干点儿啥,就伤害弟兄们之间的感情了。

        “大哥,你先别激动,当务之急是先把人找出来,咱这样干……”夏晨把计划跟王镇海介绍了。

        王老大一听就不困了,“这招儿高,我这就吹哨子喊人,让大家提前去中关村埋伏起来,只要那家伙一出现,放心,绝对跑不了他。”

        六郎接茬道:“当场把他摁地上!”

        萧钰叮嘱道:“也别真给人打坏了啊,注意个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