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四个崽崽扑到我怀里哭唧唧在线阅读 - 第285章 她还是穿得鲜艳些好看!

第285章 她还是穿得鲜艳些好看!

        隔日要去县里赴宴,李昙年特意穿了一身水红色的石榴裙。

        这石榴裙厚薄适宜,正是这个季节穿的,说起来,自从买了之后,她还从来不曾穿过,此番,一穿在身上,她少不得仔细查看了一番,就怕不合身,到时闹了什么笑话。

        陆执去屋门口唤她吃饭的时候,就看到她在屋里左右转圈的模样。

        那石榴红裙热烈又张扬,她一张小脸这一片明媚的红中越显精致,明明她并未施任何脂粉,却也压不住她骨子里的那股子美艳。

        一股子强烈的视觉冲突感迎面而来,陆执一时看得怔住了。

        他忽然发现,她还是穿得鲜艳些好看些!

        可待见她伸手扯了扯腰间丝绦,将那款款细腰又勒紧了几分后,陆执只觉身上一阵燥热,忙转过了身去,心下顿时就欢喜不起来了!

        她平日里向来穿得素净,如今,怎么忽就穿了这么鲜艳的颜色?

        陆执忽就想到了那句‘女为悦己者容,一时间,他眼神暗了暗。

        不论她想穿给谁看,他都不准,她的身边只能有他!

        早间饭桌上,陆执都闷着头吃饭,那脸色,沉的能滴水。

        饭后,他比昨日更积极地抢了送四小只的活儿。

        往日,他便不愿阿昙往那姓沈的面前凑了,如今,她穿得这么好看,他就越发不愿意了。

        只要想到,别的男人看她的目光,他面色就不怎么好。

        李昙年可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陆执要送四小只,她倒是可以直接去县里。

        毕竟,昨日就答应了元夫人要参宴,今日就该早些去,早些赏了花,再顺道去县里看看铺子,如果时间还早,她还能赶回来吃晌午。

        老根头才赶着牛车走了半段路的距离,后头就有一辆马车赶了上来,那马车不是旁人的,正是吴家的。

        吴岐听到外头那熟悉的车轱辘声响,一掀车帘子,果然就看到了那人平日里常坐的牛车。

        他心中一跳,一时不知那人为何要去县里。

        “这不是李娘子的车吗?李娘子定是要去县里参加元夫人的赏花宴,主子,咱们要不要将捎李娘子一程,也免得她坐牛车,浪费时间。”

        吴岐眸光动了动:“咱们的帖子呢?”

        鸳鸯一愣,那帖子不是早被主子扔在一旁了吗,他们今日可不是为了参宴的事儿。

        “让车夫掉头吧。”吴岐淡声说了一句,就闭上眼小憩了。

        鸳鸯愣了愣,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自家主子既是这么吩咐了,她也只有照办。

        于是,老根头又看见那原本赶在他们前面的马车,忽然间掉了头,他只道对方是走错了路,倒也没多想,只扬着马鞭加快了速度,唯恐误了李昙年的事儿。

        赏花宴就设在后衙的庭院中,李昙年刚下了牛车,就见后衙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马车了。

        那些马车虽没有过多的装潢,却也不是牛车能比的,所以,李昙年刚在牛车边上站定,就引来了一阵唏嘘声。

        “稀罕事儿是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元夫人不会还邀请了这乡巴佬吗?”说话之人是一个身着黄杉,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女。

        她的身旁还围了不少年纪相仿的女子,瞧得出来,众人对那黄衫少女都极为讨好,她一说完话,众人连连迎合。

        “可不是,快些让人将这破牛车赶走,真是什么车都敢停在咱们娇娇身边,咱们娇娇可是商会会长唯一的千金,可别让这种乡巴佬脏了咱们娇娇的眼!”

        “是啊,是啊,元夫人邀请的都是县里富户人家的千金,怎会邀这种人来,这人定是不要脸,想趁乱混进去的吧!”

        老根头听得这话,顿时气得不行:“你们胡说什么,元夫人可是亲自上门邀请年丫头的,我看你们穿得人模人样,这说话,怎么也不积点德!”

        说他的老牛可以,说年丫头就是不成!

        年丫头哪里都比这些人好,这些人凭什么瞧不上年丫头!

        “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黄杉女子,也就是黄娇娇拿过马夫手里的马鞭,就想上来打人。

        她向来跋扈惯了,根本就没将下头人的人命当命看,所以,她用了十足的力道。

        然而,还不等她将鞭子甩在老根头的身上,就有人用力地捏住了她的腕骨。

        那力道可不小,一时间,痛得罗娇娇痛呼了一声。

        “原来是罗会长家的千金,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那罗方正和罗奎都不是什么好竹,下面生出点歹笋出来,也不稀奇。

        李昙年又加重了一些力道,方才将罗娇娇推开!

        “你!”罗娇娇往后退了好几步,刚刚稳住,就对上了李昙年那张笑吟吟的脸。

        她自认自己在青河县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好样貌,可如今,眼前这女子一笑,确实美极。

        再看自己身旁那些个同伴都定定的看向了眼前女子,罗娇娇心里就越发不舒服了。

        她自出生起,就是这青河县里备受瞩目的存在,这乡巴佬凭什么比她比她耀眼,比她好看!

        “你们看什么看,没见过乡下来的?”

        冷声呵斥完,罗娇娇又意识到李昙年刚刚那话实在是太意味深长了,她当即怒道:“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李昙年并未多加理会她,只朝根叔轻声说了一句,就要往后衙走,罗娇娇咽不下这口气,只朝身旁的马夫冷冷地看了一眼。

        “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伤我之人给押过来!”

        她这声音刚刚落下,却听后衙里传来了一道怒极的声音:“谁敢!”

        是元若兰!

        众人一见元若兰过来,刚刚还有些嚣张的气焰,顿时都绷不住了。

        元若兰快步走到了李昙年的身旁,温婉至极的一张脸上,此刻全是怒意。

        “李娘子是我特意邀请来的,谁若是对李娘子无礼,便是对我无礼,我不想再听到一句对李娘子不敬的话,否则,我这赏花宴,你们也不必参加了!”

        说完,元若兰拉着李昙年就进了后院,只留了罗娇娇一行人,傻愣在了原地。

        半晌,有人忍不住道:“娇娇,咱们还进去吗?元夫人都发火了。”

        “发火了又怎么样,敢给我难堪,我定让她悔不当初!”说完这话,罗娇娇朝众人使了个眼色,待众人凑了上来,她就凑到他们耳边,叮嘱了起来。

        “你们一会儿······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