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假千金跑路后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179章 “裴唱晚,你被骗了。”

第179章 “裴唱晚,你被骗了。”

        话音落地,一道讥诮的冷哼蓦地就从楼梯口出来。

        裴唱晚不耐烦地转头,就看见宋宴辞长身玉立的身影,这人也不知道是多久下来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听见了自己说了多少关于他的小话。

        其实他还是有些怵宋宴辞的,当即瞧见他的目光后,便从沙发上起了身,期期艾艾地看着他叫了声:“宴辞哥。”

        这般转变,一下就惹来了裴临渊的嗤笑。

        裴唱晚立即回头瞪了裴临渊一眼。

        不过宋宴辞并没对她说什么,而是直接将主要矛头转向了沈听瓷。

        毕竟他从不愿意在没必要的人和事上浪费时间:“你说呢?”

        沈听瓷实在是没有想通这件事怎么就和她有关系了。

        她小愣了一下,随即道:“这件事和我的关系应该不大吧。”

        宋宴辞扯着嘴角冷冷一笑,并没打算让沈听瓷就这样糊弄过去,他看着她说道:“刚才裴唱晚说,让你和她一组,你的想法呢?”

        见着和自己有关,裴唱晚是立即转头看向坐在她身边的沈听瓷:“你说,你谁和你一组。”

        沈听瓷刚准备出声,就见着小姑娘双眼似要喷火,正牢牢地盯着她,大有一种只要她敢选择宋宴辞,就和她同归于尽的架势。

        “宋小瓷。”宋宴辞直接叫了她的小名,“你可要想好。”

        “别忘了,你昨天是怎么答应我的。”

        这个称呼对江云兮而言并不陌生,只是她看向还没开启的摄像头,心头那点紧张这才消散下去。

        “宋宴辞,谁准你乱取外号的!”沈听瓷还没说什么,裴唱晚倒是一下就奓了毛,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宋宴辞的目光依旧落在沈听瓷的身上。

        “沈听瓷!”裴唱晚也万分紧张地盯着她。

        沈听瓷有些头疼,她看向宋宴辞,但是她目光也不过是落在宋宴辞的身上,可宋宴辞已经猜到她想要说什么。

        他垂眼避开沈听瓷的目光,随后说道:“这样,我们抓阄吧!”

        “公平吗?”

        裴唱晚闻言,一下就昂了头:“可以。”

        事情得到比较圆满的解答,宋宴辞也就没有在紧追着不放,而是径直去了厨房。

        裴唱晚雄赳赳气昂昂地坐下,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不过其他人,特别是江云兮可不是这样觉得。

        她说道:“你和他抓阄也不是不行,记得检查。”

        “检查什么?”

        听见她问完后,裴临渊不可置信地转头看着裴唱晚,似乎有些不明白她是怎么问得出这样的话。

        裴唱晚不明所以地对上裴临渊的目光,随后问道:“你干嘛要这样看我。”

        “好奇一件事。”

        “什么?”

        “你真是我裴家的人吗?”裴临渊说完这一句话后,便直接起身走了,完全没有半点想要继续和她说下去的心思。

        裴唱晚听完后,霍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只是没等她追过去,就被谢颜晚给拉住了手。

        “姐!”裴唱晚急得不行。

        谢颜晚淡淡道:“我觉得没必要过去自取其辱,你觉得呢?”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顿时又将裴唱晚气得比刚才更甚。

        “姐!怎么连你也这样说!”

        谢颜晚别过头,眼中闪过微末的笑意。

        裴唱晚转而像江云兮撒娇,几人热热闹闹地说着话,等着早餐送来。

        等裴唱晚闹完后,沈听瓷这才放下手机:“今天直播还没开吗?”

        被沈听瓷这么一说,几人才想起来她们现在还在录综艺。

        于是几人倒是很默契地一同看向镜头。

        【他们竟然都没发现现在直播已经开了吗!我觉得有点可爱怎么办?】

        【她们几个说话的时候真的很温馨啊!就像朋友一样!希望真的别因为一个男人闹得不可开交吧!】

        【希望别雌竞!沈听瓷和江云兮这样互相惦记就很好啊!】

        【宋宴辞就是个渣男啊!在江云兮和沈听瓷之间不清不楚的!】

        “开了。”江云兮说着,脸上不适宜地流露出几分懊恼来,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一世英名竟然会毁在这种小事来

        “没事。”谢颜晚安慰着,随后起身就往餐厅那边走。

        【没看出来,晚晚还有点偶像包袱在。】

        【其实我觉得沈听瓷和她们关系都挺好的,有些人能别挑拨离间了吗?】

        【这是有多见不得别人好啊!】

        【现在就我好奇一会儿沈听瓷是不是要和宋宴辞一组吗?】

        等他们吃完饭后,就到了每天的分组时间。

        裴唱晚谨记着之前江云兮的话,刚要跳起来的时候,宋宴辞已经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纸条拿了出来,随后递给了裴唱晚。

        “之前说好的。”

        一句话瞬间就将裴唱晚的那些小心思给彻底搅碎。

        她冷着脸看着宋宴辞:“我是女孩子,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吗?”

        宋宴辞没回答她的话,只是冷着脸看她,其中的含义简直是在明显不过。

        显然是没有这个打算的。

        裴唱晚气得不行从茶几上随便抓过一个:“我要这个。”

        江云兮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看见裴唱晚满怀希望的将那团纸条打开,袒露在镜头之下,随后就看见了一张空白的纸条。

        “这什么意思?空的?”裴唱晚抖着纸条问。

        宋宴辞淡淡道:“意思就是,你输了。”

        宋宴辞没有去看那团纸条,而是看向沈听瓷:“我和瓷瓷一组,现在有问题?”

        裴唱晚气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抓阄是她自己的问题,她也不好耍赖。

        等着分组结束,宋宴辞和沈听瓷纷纷上楼的时候,直播里的观众,就听见谢颜晚说道:“真傻,真的。”

        裴唱晚郁闷地转头看她:“我没有!”

        谢颜晚嗤笑一声,靠在那示意裴唱晚去看茶几上没有动宋宴辞动过的纸条:“不信的话,你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他都赢了,是我运气不好。”

        裴临渊也有些无奈,随即说道:“姐的意思是,这个纸条也是空的。”

        “裴唱晚,你被骗了。”

        裴唱晚将信将疑地将那张纸条拿起来,展开,里面就如他们所言,也是空荡荡的一片。

        她真的被骗了。

        “不过,愿赌服输。”谢颜晚叹气,随后怜惜地看着裴唱晚,揉了揉她的脑袋,“真是小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