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农家果儿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假的?

第一百二十七章 假的?

        前院是绣工作坊,西厢房和两边的小房子都用来做绣品生意,东厢房给了麦穗母女两个住,以后这里主要交给麦穗管着了。

        姚家三个妯娌当然也过来帮忙,但麦穗就住在这里,管起来更方便一些,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果儿对这个姑姑也很放心。

        作坊重新进行了划分,比以前更加细致,根据每个人的手艺专长,分了裁剪组、针线组,浆洗组、刺绣组、包装组等好几个组别,这样一划分,不但能更好地提高工作效率,也能吸纳更多的妇人进来。

        选人这个任务还是交给三妯娌来做,地点就放在老宅前院,到时候作坊开在这里,先让大家熟悉一下流程。

        包氏矜持地站在一堆来报名的妇人中间,她特意打扮得光鲜靓丽,头上是一套金灿灿的鎏金头面,一抬手,腕子上那对银镯让众人看直了双眼。

        “三柱媳妇,听说这对银镯子是三柱专程买给你的?啧啧啧,还是人家三柱会疼媳妇,这么粗的银镯子都舍得给媳妇买。”

        一个婶子当众夸起来,言语中带着恭维。

        “可不是,就这一对镯子足足十两银子呢。”孙六媳妇适时跟大家宣传道。

        她这次来报名可是跟包氏私下里说好了,她针线上不行,就在浆洗组干,虽然挣的钱不如别的组多,可是好歹也能挣钱不是?不枉她这段时间天天上门给包氏当免费的下人。

        众人听了孙六媳妇的话更是咂舌,七嘴八舌都是些羡慕恭维的话,包氏脸上愈发得意。

        “就是样式有些普通了,显得单调,若是上面刻上花纹就更好看了。”

        人群中莲秀突然说了一句,包氏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淡了。

        莲秀家里条件比较好,县城的首饰铺子也是逛过几次的,她说这句话其实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包氏抬起腕子仔细看了看,这镯子就是光溜溜的一个圆圈,连个花纹都没有,好像是有些单调了。

        包氏心里一动,有了主意。

        隔天包氏便抽空去了一趟县城,她打算到县城的首饰铺子里,找银匠给她把镯子重新打造一番,弄一个新式样子出来。

        她打听过了,十两的足银,打造成最新款的样式,最多补一两多的银子就可以了,这点私房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是毛毛雨的事。

        包氏是赶着中午去的,不到两个时辰就回来了。不过回来的时候气势汹汹,似乎憋着一肚子的火。

        姚三柱正躺在自家院里的炕上翘着二郎腿,惬意地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端起桌上的小酒盅喝上一口。

        包氏一把掀开帘子,看见男人这副德行,更是气得手脚发麻,她顺手拿起炕边的鸡毛毯子,抡足了力气朝姚三柱身上打去。

        姚三柱没有防备,身上顿时被打的生疼,他蹦起来一边躲避一边喊道:“你这婆娘发什么疯?好好的打我干什么,快给老子住手......快停手,疼死了......”

        姚三柱想要抢过鸡毛毯子,无奈包氏挥舞得太厉害,他根本没有机会近身,只好朝院子里跑去,嘴里喊着陶氏:

        “娘啊,快来人救命,这婆娘发疯了。”

        两人的动静顿时惊动了全家人,大家纷纷跑出来,目瞪口呆看着这两口子满院子跑着你追我打,闹成一团。

        “住手!”

        姚老爹一声吼,两人立马停下了。

        陶氏见两人安静了,冲上来就要打包氏,包氏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哭起来:

        “爹娘,姚三柱他黑心,给我买的这对镯子是假的,一两银子都不值!”

        众人:“......”。

        这些天包氏到处显摆她这对银镯,谁不知道这对价值十两的镯子是她男人送给她的,两人明晃晃的秀了好一阵子恩爱。

        陶氏第一反应是不信:“假的?三柱媳妇儿,你凭啥说这镯子是假的,你到底听了谁的胡言乱语就回来发疯,瞧瞧你男人都被你祸害成啥样了,你这个疯婆子。”

        包氏扯着嗓子道:“人家首饰铺的银匠师傅说的,还能有假?”

        刘氏见状上前劝道:

        “会不会是那银匠师傅故意说谎?这些做银匠的可不一定都是老实人,说不定是想坑你。”

        包氏狠狠甩了一把鼻涕眼泪,吼道:

        “怎么可能?我当时就不信,又去了城里最大的银楼,那银楼里的师傅也说是假的,就面上包了一层银,里面是铜的!哎呦,真是丢死人了,我不活了。”

        包氏之前有多神气,现在就觉得有多现眼,坐在地上不顾形象地大哭起来。

        众人目光纷纷朝姚三柱看去。

        果儿也冷眼看向抱着脑袋蹲地上装死的姚三柱,就他这幅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果儿感觉头上被人敲了一闷棍,直到现在脑子还嗡嗡作响,看来是自己用错方法了。

        见陶氏还要护着儿子去骂包氏,姚老爹开口喝道:

        “够了,都给老子消停些,还怕村里人都听不见是咋的?老三,你他娘的给老子滚过来。”

        姚三柱听见老爹的声音,身子一个哆嗦,慢吞吞站了起来。大家看他这心虚的模样,就知道包氏没有撒谎,忍不住都叹了口气。

        姚老爹脸色铁青朝主院走去,姚三柱磨磨蹭蹭跟在后面,陶氏气得在后头捶着儿子的后背:

        “你这个不省心的,刚好了两天又捅娄子出来,一两的银子你敢说十两,看这回你爹咋收拾你......”

        老大老二两房人也怕老爷子气出个好歹,都跟着过去。何氏跟刘氏则走到包氏身边安抚她。

        主院里,姚老爹气得连脱鞋抽儿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叫人给他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院子中间,指挥老大老二两个把姚三柱揍了一顿。

        完了叫他在院子里跪着交代怎么回事。

        姚三柱哭丧着脸,他能交代个什么,不就是想给自个儿身上多装些银子么,谁成想会这么快露馅儿。

        这两天不过跟朋友出去喝了两回酒,已经花出去了一大半,又买了银镯子,即便是假的,也值快一两的银子呢,剩下的一点儿碎银还都在东跨院那几株梅花树下埋着呢。

        可是这会儿老爷子在气头上,他怎么也得好好认个错:

        “爹,我错了,我错就错在不该骗我媳妇儿,好不容易闺女见我辛苦干活,孝敬我俩钱儿花,我有心给媳妇买镯子戴,可是也想孝敬爹娘,就想着省些银子下来,过几日给我娘买对金耳环戴,还想给爹也买个啥,就当是儿子的一片孝心了......”

        姚三柱絮絮叨叨声泪俱下,听得陶氏直抹眼睛,可姚老爹越听越窝火,终于没忍住,还是脱下鞋子朝脑袋上砸了过去。骗谁呢,满院子瞅瞅,这些话也就老太婆相信。

        果儿心情复杂地去了主院,她是等那边没了动静才过去的。

        一进院子,只看了一眼跪在正当中的姚三柱,便一声不吭朝屋子里走去。

        姚三柱略微抬头看见闺女过来,想要喊一声,可是看闺女一点儿都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无奈地又把头低下了。

        老两口坐在炕上,姚老爹照旧默默抽着他的旱烟袋,陶氏端坐在那里也不吭声,看到果儿进来狠狠瞪了她一眼,都是这个死丫头惹出来的事,要不是这个死丫头,她爹也不会好心办了坏事。

        若是这丫头不给她爹钱花,就是给,也应该少给一些,都不至于成这个样子。

        还有包氏那个不省心的婆娘,就算男人没给你买足银的镯子,也不能这么闹腾,这不是成心害她儿子被罚么?娘儿俩一对不省心的!

        陶氏这里暗自腹诽,果儿则走上前,主要对着姚老爹说道:

        “爷,奶,今儿这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以后我不会这么惯着我爹了,就算是想孝顺我爹,也要当着爷奶的面儿,叫爷奶心里有数。”